給自己的提醒/Note to Self(2014)

因為前幾天生活中的小小經歷,使我重新思考我和英文這個語言的關係。

A few days ago something happened in my life, and it makes me reconside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 and English.

一直以來,我有很多機會透過英文吸收資訊,或是以英文與人溝通。

Through out my life, I have been given lots of opportunities to access information written in English or to communicate in English.

有一段時間,我覺得英文如同一種避風港。我用另一種語言表達自己,彷彿這樣就能逃離中文環境裡的一切令人失望的事或痛苦的事。

There was a time that I saw English as certain kind of shelter for me.  I use English as an alternative language to express myself.  By writing or speaking in English, I thought maybe I would be able to get away from all the disappointment or miseries that happened in the Mandarin-speaking environment that I’ve been surrounded all my life.

在這種想法之下,英文是無聲的好朋友,沉默地張開雙臂接納著我。

English then became sort of like a silent company, opening its arms, embracing me in silence.

又或者,在我可以用英文與人溝通的時候,我會覺得我好像變成了以英文為母語的人,像是一個英語系國家的公民。

Or, every time when I communicate with people in English, I would see myself as if I was a native speaker or a citizen from those English speaking countries.

然而,這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罷了。最近透過我的工作,我學到不少英文的片語,我也更深刻感覺到,這個我所以為的好友,還有很多事我不知道,這個語言也不是我的母語。

But all this is just my wishful thinking.  I’ve come across with lots of English idioms at work recently. That makes me feel more than ever that I actually don’t know very much about this “good friend of mine," and English is not my native tongue.

這樣的領悟看似戳破我長久以來對英文的幻想,但也是一種對於個人的釋放。既然英文並不是我與生俱來的擁有的某種東西,我就不必在意我的英文好或不好,或者要為了符合我取得的學位去努力假裝英文彷彿是我的母語一般。當我可以放下這一些,我就能回來看我自己,也看看身邊圍繞著的其他美好的語言,或是我其實一直很熱愛的某些語言。

This revelation seems to bring my idealization of English to an end, but it is also a liberation.  English is not something that I was born to inherent, so I don’t have to care that much if my English is good or bad. I don’t have to work hard on building an image that is coherent to the diploma I received years ago, and I don’t have to pretend to be some sort of native speaker anymore.  When I can let go of all these, I can take a good look at myself and my surrounding.  I can set my eyes on other beautiful languages around me, or I can look at some other languages that I have been passionate about.

能夠在此時此刻有此發現,我很高興。雖然我每天還是得要讀很多英文,但是我想我跟這個語言之間的關係會不一樣。希望這個想法可以帶出更多的不同。

I am glad to have this revelation at this moment in my life. Although I still need to read in English everyday, I think I’ll have a different relationship with it. I hope this difference in thought can bring up difference in other areas of my life.

廣告

阮丹青《Light 薇光旅程》

不曉得現在還有沒有人記得她以前是歌手?(不過我以前也沒在聽她唱歌就是了)自從幾年前,有一次從圖書館借到她的鋼琴演奏專輯之後,我才開始對於她的音樂創作有一點熟悉。我很喜歡她前幾年的那張專輯《問候》,聽起來非常療癒,是那種能讓自己徜徉其中的音樂。

今天剛剛發現到她在這個月推出了新的專輯《Light 薇光旅程》,真是個好消息。聽著她的音樂,會想到很多年前巨石音樂公司旗下有不少跨界音樂演奏家,像是陳冠宇、張中立、賴英里、高培華。 繼續閱讀 阮丹青《Light 薇光旅程》

波士頓印象

apartments-architecture-boston-302186
圖片來源:Pexels

在社群網站上,我很喜歡看的一種照片,是美國麻州波士頓(Boston)的紅磚房屋。上面這張網路上找來的照片只是其中一個範例,還有很多其他不一樣的紅磚房。用紅磚打造的房子,跟其他建材蓋成的房屋相比,就是有一種不同的風情,看著看著也令我好奇,實際的房子又會是怎樣的一種風貌。 繼續閱讀 波士頓印象

張敬軒 — 黃色大門

等了一段時間,張敬軒的《Dahlia II》終於在五月底問世了。這張專輯延續了先前《Pink Dahlia》的概念,選擇了女歌手的歌曲來翻唱。大致聽過了一輪,可能因為不少歌曲的原版給我的印象都還很深刻,所以目前還不太容易去接受新的編曲和感覺,但對於更年輕的一班聽眾會是一個重新接觸這些歌曲的好機會。在所有歌曲當中我最喜歡的是這首〈黃色大門〉,可能也因為我沒有聽過容祖兒的原唱,所以我沒有甚麼先入為主的想法,就是很直覺地喜歡這樣的感覺和詮釋。 繼續閱讀 張敬軒 — 黃色大門

有時候 I 不等於我

(敬告:全站文字請勿複製,若要將文章的網頁連結分享至其他社群網站或個人部落格,麻煩請先留言知會一聲。)

在工作當中,如果遇到的案子當中的文字內容牽涉到與當下不同的時空,例如:戲劇背景設定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或者是再往下到1950、1960、1970年代,到底該怎麼處理才好,有一段時間還滿困擾我的。 繼續閱讀 有時候 I 不等於我

歌單測試

最近開始在KKBOX上面建立歌單,把清單整理好上傳分享之後,感覺上也可以稍稍滿足本人過去沒完成的DJ夢。不過我不是名人,應該沒人會注意到無名小卒傳上去的東西,所以只好自己廣告:

夜晚的歌單 張敬軒

夜晚的歌單 李克勤

如果不是他們的會員,就只能試聽每首歌的一部分,會員的話應該就沒問題。原本我希望他們設計「嵌入碼」的功能會有效,貼上嵌入碼之後就可以出現一個播放器,我看過別人的部落格有這個,但不曉得為什麼在 wordpress 這裡不能用。如果有人知道怎麼做,歡迎告訴我,感激不盡!

 

 

 

 

 

Robin Williams: Come Inside My Mind

不知不覺,羅賓威廉斯(Robin Williams)先生離世快要四年了。在他離開的前幾個月,我正好有機會接觸到他近年重返電視圈的一部辦公室喜劇《瘋狂廣告人》(The Crazy Ones)。只是很可惜,這部影集只有一季就腰斬了。等到後來聽說他過世了,我就想到不知道這事有沒有影響到他的心情。如果當時電視公司決定續訂第二季,事情會不會不一樣呢?

HBO頻道最近剛發布了這部紀錄片 Robin Williams: Come Inside My Mind 的預告,期待亞洲地區也能盡快播出。

〔時光收音機〕陳昇 — 六月

說到六月這個月份,也會想起這一首還在念書時聽過的歌曲。歌曲的感覺很輕快,到了夏天的時候常會想起來。一開始並不知道為什麼這首歌要叫做六月,後來聽說這就是昇哥替藝人六月寫的歌,她也以此當藝名進入了演藝圈。當時,應該也沒有人想到一首歌曲可以讓另一個人的命運有所改變,但人生的際遇、機緣巧合,有時候真的非常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