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是最容易背叛的情人。

(註:不知不覺,這一篇已寫了一段時間,《神鬼認證5》都快要上映了)

最近才有機會看了那部沒有 Jason Bourne的《Bourne Legacy》(神鬼認證4)。一般上,一篇故事的主角若是死了就沒戲可演,但是這部電影以奇妙的方式告訴我們主角沒有了,故事還是能還繼續下去,或許用平行宇宙的方式來說,Jason Bourne的故事只是整個故事宇宙中的一個小故事,與其他小故事平行發展。而且就算再怎麼不好看,大家還是看了,就算再怎麼罵,他們已經賺到電影票錢了……

《神鬼認證4》看似與本篇主題毫不相關,但是再仔細一想,卻也覺得有一點關聯。新來的主角Aaron Cross(他還是好好回去演鷹眼吧,不要再亂入了)在這部電影裡,最主要的任務就是:擺脫自己原來那份工作,那一份靠著藥物維持的工作。把這個故事看成一個職場工作的比喻,像是在說,工作與人之間的連結不是必然的,得藉著某種東西(藥物)。透過連結之後我們得到一個新的身分(特務),但是那個身分並不等於真正的我。故事中看不出來為什麼Aaron想要擺脫藥物的控制,但是脫離藥物之後,他能夠重新經營另一種人生。而派發工作給他的單位(中情局),可以隨時中止計畫,任意處置特務人員的生命。看來工作不僅需要靠外來物才得以維持與人之間的連結,工作也是一位最容易背叛的情人。

當然,不是每個人在職場上都會遇到這麼糟糕的雇主,但是現代社會的工作,跟過去相比,也特別強調工作賦予個人的意義和情感面,個人也越來越容易、甚至是被鼓勵在工作中投入更多的情感,彷彿這份沒有生命的工作,能夠對我們的付出產生回報。例如我們希望(或雇主希望)自己能夠更加投入工作,對工作更有「熱情」,我們希望公司也像一個溫暖的大家庭,同事能互相幫忙,老闆能給予提攜指教,跟客戶之間也像朋友一樣……但事實上,現實世界永遠比起理論或課本複雜,如果在職場中遇到了令人在情感上無法接受的狀況,你要怎麼處理?當你覺得自己似乎被老闆同事客戶出賣、被工作背叛,會不會在這種感覺的背後,其實顯示出你對於工作的情感投入有些過頭了呢?

上個月初我在誠品買到一本名為《我們嫁給了工作》的書(2003年,大塊文化出版)。原文的書名叫做Married to the Job,不小心還會以為是跟Steve Jobs結過婚的人寫的爆料書籍。我看完以後才發現原來這本書的原文早在2002年就已經出版,我所看的譯本也早在2003年問世。所以,一本出版已經十年的商管書籍,對此刻的我們會有什麼幫助?這本書是一位美國的心理諮商師Ilene Philipson,就她所遇到的個案在職場上受到的心理傷害,提出來的一些意見。從書中當時的大環境來說,美國還處在一個鼓勵人們積極投入工作,犧牲個人生活的一種社會氣氛當中,而當時中年裁員或金融危機引發的職場工作變動都還只是剛剛開始的現象。經過了這麼多年,就算在中年面臨職涯危機的人越來越多,但是對於工作的情感投入這方面的討論卻不多見。想當然耳,如同這本書的作者所言,這種心理上的感受常被當成是個人適應能力的問題,不容易找到適合的人給予支持,有時就連專業的心理諮商師可能也不見得能理解。此外,從另一個角度而言,這種對於鼓勵對工作投入情感、尋找有意義的工作、尋求樂在工作的社會氛圍,也算是一種維繫社會安定的力量,要不然,各行各業豈不就沒人要幹了?

在這本書的結尾,作者要我們思想的是,如果我們不為工作而活,不再在情感上依賴工作帶來的快樂和滿足,那我們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我們的生命到底對誰有意義?老實說,雖然我不像書裡那些人對於工作有那麼深的情感投入,但是當我回顧自己在職場的經驗,我的確也是不自覺地在依賴工作,依賴它帶給我在經濟上的安全感,透過職稱帶給我某種不真實的虛榮感,還有完成各樣工作帶來的快感,受到主管同事稱讚的榮譽感等等。當這些部分沒有完全被滿足時,逐年累積下來,內心的失落感是揮之不去且非常可觀的。我也還在試著擺脫這種對於工作的過度投入,如同Aaron Cross嘗試擺脫藥物的控制一樣。我不知道之後一切會變得怎樣,我的確希望會有好的結果,也希望我跟Aaron一樣最後可以成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