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國香織《寂寞東京鐵塔》(2005)

好久以前寫下的感想。要是今天重看這本書,我的感受可能也會不同。當年參與演出的傑尼斯偶像們,如今都變成熟男了。

我以前老是看不懂江國香織,常常不理解她的人物為什麼會如此,然後為什麼又會有這麼多讀者。結果昨天晚上重看的時候,不知為何我突然很能理解和感受人物的心情。

「寂寞東京鐵塔」主要是以透跟他朋友耕二的角度來寫的,所有的女性的角色也是經由這他們兩個來寫。即使不知道事實上男孩子是否會這樣子看待女孩子,也不知道男孩子是否真的會對一段關係有如此冷靜的思考,至少江國對於這兩個男生心情的描寫,會讓女孩子或是對於感情有疑惑的女孩子產生共鳴。她筆下的人物是外表看來溫和無害但可能內心裡會想一些很絕望的事情的人,看起來好像很冷靜,但還是有不安的情緒,只不過不輕易讓人看見,而心裡藏著一種永遠無法消除的哀傷。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曾經覺得江國的小說有一點做作,不知道在哀傷和絕望什麼的一個原因。

從小我們被教導,人要樂觀積極向上,但是我們還是會不自覺地朝反方向去。如果只用佛洛依德的「死之欲力」(death drive)一語帶過,我就跟吊書袋的三腳貓沒什麼兩樣,不過暫時也想不出更好的答案。

「寂寞東京鐵塔」呈現了兩段不太相同的姊弟不倫戀情。透和詩史的關係較為心靈與精神傾向,耕二和喜美子的關係主要在身體上。身體的層面在後來還是虛空,但不表示另一對就比較好。我認為透的內心還是會覺得,那種有如果凍一樣慢慢凝結的狀態,其實一直都存在。

我喜歡透說,他覺得跟詩史在一起的自己,是跟平常、跟別人相處時不一樣的自己,是最自然、自由、幸福的自己,這個部份因為跟詩史在一起而被喚醒。我懷疑台灣男人也會有這麼浪漫的思考嗎?

電影版將會是由岡田准一飾演透,黑木瞳演出詩史,松本潤飾演耕二。看小說時並不覺得岡田准一會適合演出透。並不是因他和黑木瞳曾演出母子的緣故,而是覺得或許換成松本潤、森田剛、小田切讓會好一點,這三個人感覺上比較有陰暗面,岡田則好像不會有心事的感覺。但也許看完電影就會改觀。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