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經驗與記憶之謎

在TED網站上看到《快思慢想》(Think Fast and Slow)的作者、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Daniel Kahneman)有一段很有意思的演講。康納曼從人們如何評價「快樂」為出發點,提到人們在判斷自己快不快樂,以及做出其他決定的時候,經常混淆了經驗與記憶的情況。康納曼所謂「經驗的我」(experiencing self)是指當下正在經驗某事的自己,而「記憶的我」(remembering self)指的在事後負責記錄、描述的自己。透過病人接受結腸鏡檢查的例子,康納曼指出人們是仰賴「記憶的我」做出對於各樣事情的價值判斷,包括對於自己生活的評價、以及做與不做一件事的決定。我們對於自己的認知,也是建立在「記憶的我」所描述的故事之上。當我們為一件事做選擇時,其實我們是在兩段記憶之中做選擇;在我們思考未來的時候,也是根據我們所事先想像的記憶(anticipated memory)來做判斷 。由此可知,留在我們記憶當中的事情主宰了我們的決定,也是造成決策偏誤的主因。經濟學從亞當斯密開始發展以來,其理論背後很重要的基礎就是:人是理性的。然而,透過對於大腦、對於人類行為的研究所得出的結果,倒是讓人對於「理性人」這個概念開始存疑。而《黑天鵝效應》(The Black Swan)的作者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Nicholas Taleb)從金融市場的波動也看得出,很多時候,人們的決策其實都不是理性的。

在這段演講的最後,康納曼提到,我們用來衡量快樂的標準不應該是我們的記憶,而是應該用我們和喜歡的人所花的時間來衡量,我想這意思應該是指假如我們今天和喜歡的人一起出門,結果卻遇到某件事情(例如服務生送錯菜或菜不好吃)使心情變差,我們不應該用這件事情來抵銷其他事情帶給我們的感受,或是帶給另一方的感受?不曉得這例子是否適當。

不過,我很同意講者所說的,一個人對於「快樂」自我評價,和他本身是否真的經驗到快樂,是不一樣的兩件事。所以看來有些時候,當我們不滿意自己所處的現況,可能我們應該先檢查一下我們的記憶裡面到底存了些什麼東西,再來做判斷,會是比較理想的方式。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