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iniscence (and Two Songs)

前幾天在這裡提到了Juno的新歌〈念念不忘〉。後來把手機裡面的〈耿耿於懷〉重溫了一下,聽著聽著,意識也不知不覺走進檔案室,找到一個很久以前的檔案,是關於自己在大學時代的一段感情。

一開始認識對方是在網路上,學校的BBS站裡,某個討論區。我們從書籍開始,之後開始漸漸聊了很多,過了一陣子知道他剛好是朋友的朋友,在某些社團裡十分活躍。他是念理學院的,不過對於文學和創作很有興趣,我認識他的時候,他會在社團帶小說讀書會,而且正在寫一部長篇小說。他會彈鋼琴和拉中提琴,也會打棒球。我們大部分的時間像筆友,利用BBS的信箱互相通信,約出來見面只有一兩次。

在我們密切通信的一年多期間,他已經甄試上研究所,我正在準備研究所考試。我們聊天的內容滿多的,也會分享彼此的創作。後來大約在我研究所考試前一到兩個月,他寫完了他的十萬字小說,也把它寄給我看。故事內容是甚麼我已經忘記了,不過似乎帶著村上春樹的風格。而如果是在今天,他的小說應該就可以透過電子書形式出版,不必管出版社喜不喜歡。

我猜我是他的好讀者吧,不過後來的情況可能也不是非常好—假如就因為他寫的小說令我對他的好感度暴增,進而決定告白的話……說起來有點像歌手常常收到歌迷來信或留言說,想要當他老婆或她老公之類的。而這種事,相信從歌手的角度來看,應該滿…滿無厘頭,然後臉上有很多條線吧!

但那時候真的覺得他是個good option。他很細心、很關心人、也常常鼓勵我。大家興趣相近,能夠聊得來,他也很有才華,多才多藝。所以那時就沒想太多,在距離研究所考試前一個月告白。現在想想,這個可能沒有那麼喜歡我的人,可能是擔心我把考試搞砸,所以就表示出答應交往的樣子。然而從那之後我們也沒有維持多久,後來在我參加某個研究所考試的口試之前,他就跟我說,我們還是不要以這種關係繼續下去了。

雖然這中間只經過大約兩個月的時間,卡著研究所考試加上學校的課業,從某個角度來說,根本還沒有好好經營,但收到這樣的 notice還是令人覺得很難受。我有好幾天都不曉得自己在幹嘛,吃東西沒有感覺、沒有味道、甚麼都沒有。看見被遺忘在校園角落裡的布娃娃,都令我想大哭一場。

後來,我們還是有聯絡一陣子,也曾出門一起唱歌和拍畢業照。但這些事讓我的頭腦無法理解。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增加了互動,但對方依然清楚表明立場,使我也不知道他真正的意圖是甚麼。回想起來,在我還沒收到他斬釘截鐵的notice之前,他的確曾經明示暗示過自己喜歡的女生類型。如果那時能夠聰明一點catch到當中的意思,我應該可以趁早收攤,也不會讓之後那些令人困惑的互動有機會發生。

在那之後,我離開了台北,到別的地方去念研究所,在新的地方認識了新朋友之後,這一段關係漸漸越來越淡,我們也就完全沒有聯絡。在新的地方,我遇到的事情更奇妙,總結下來,我覺得我真的就像Juno的歌裡面說的,「不懂得如何談戀愛」。

先前常常往教會跑的日子裡,對於感情方面的事已經做了不少反思和禱告,這些過去的經歷,已經成為了不會痛的疤痕。「要是那時候沒有選擇告白,我跟他的關係會變得如何?」這種問題到了今天,也已經失去意義。但是在我們互相聯繫的那段日子裡,能夠遇到有人關心和鼓勵,依然是值得感謝的事。對於這段關係中那些曾經令人耿耿於懷的事,到了今日已不再令人念念不忘。不管發生過甚麼事,我還是願意說,life is so beautiful。有疤痕的人生,代表你經歷過一些事, 總歸都是好的。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