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星星的日子。

vanuatu_sunset_ocean_218283現在出門不管是搭公車,或是搭捷運,在車上很少看到沒有在滑手機的人。有時候,也能看到很小的小朋友拿著平板電腦玩得不亦樂乎。手機在我的生活周遭開始普及的時候,差不多就是接近21世紀的開端。然而,在手機普及之前的日子,我們是怎麼生活的?就算想起來了,那些答案可能也會令如今的我們感到訝異。

我念小學的時候,那個年代當然沒有手機。樂高玩具也是昂貴的中產階級物品,家裡能買一套,都算是不錯的事情了。

我不玩樂高的時候,通常都是在畫畫。摺紙我並不是很在行,一直到國中我才會摺紙星星。(至於那些會用超小紙張摺紙鶴的同學,我的心情除了膜拜以外還是膜拜)後來因為開始學習電子琴,所以課餘時間大多拿去練琴,而不練琴的時候,都在聽廣播電台和聽隨身聽。那時候,曾經以素人身分去參加過市區裡某明星國中的美術班考試。那也是我頭一次明白,原來想唸美術班要去補習,不是你喜歡畫畫就行的了。雖然考試失利,但偶爾還是會畫畫,在午休時間偷偷爬起來畫。雖然有時會被同學嘲笑我的素描畫得有問題,但還是會偶爾畫畫。現在想想,也不知道那種畫畫的心情,是甚麼時候失去的了。

練琴、讀英文、作文班、偶爾畫畫、寫短詩,這些都是那時候的我,閒暇時常常做的事。但是還有一件很小的娛樂,想起來都覺得好好笑。

這個活動叫做「看星星」。

這名字聽起來很正常,但這並不是拿著望遠鏡對著天空的觀星活動,而是我同學發明的,午休時睡不著的娛樂。而且,應該沒有很多人知道。我想,可能只有三個人知道這是甚麼:發明這項娛樂的男同學、他的好友,還有我。

我們三個人的位置坐得很近,所以我們慢慢變成好朋友。從某一天開始,我發現他們兩個常常在講「看星星」這件事,而且講得很愉快。所以後來我就決定問他們那到底是甚麼意思。

他們告訴我,只要午休趴著睡覺的時候,把藍色的制服外套蓋在頭上,就可以看到星星了。

聽起來有點白癡對吧?可是那時候,我真的覺得很好玩。當光線穿進制服的空隙,看起來真的就像星星一樣,而且一次還可以看到很多星星。假如外套換一個方向,星星的位置就不同了,看起來也就不一樣了。我還發現,只有藍色的制服外套才能玩,因為黃色的運動服外套顏色太亮了,無法製造出夜晚星空的效果。

後來到了高年級,我就和這些同學分開,他們有人也轉學了。看星星這件事我偶爾也是會玩,但我從來沒跟那一班的任何人分享過,後來連我也忘了這個有點天真的娛樂活動。然後不知道是哪一天,突然想起來的時候,發現如今的衣服材質比以前密實,只能帶給你一片沒月亮也沒星星的「黑夜」。

可是,我卻也是在後來的日子,才有機會遠離城市,真正抬頭仰望星空。在南投的杉林溪、阿里山,我曾經見過彷彿伸手可得的星星。而如今可能還要往其他地方才會看得到了。

這麼一說,似乎連真正的星星,也都被我遺忘許久了。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