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music

熟悉的陌生人—粵語歌與我

第一次聽到〈愛的根源〉是在電影《香江花月夜》,後來過了10年我才買了這張專輯來聽
第一次聽到〈愛的根源〉是在電影《香江花月夜》,後來過了10年我才買了這張專輯來聽。

聽粵語歌是我多年的嗜好。一開始,它是耳朵旁邊全然陌生的聲音,到了今天,這個陌生人已經稍微有點面熟,即使對方並不認識我,但對我來說卻有一種親切感,而算一算認識這位陌生人,竟然已經二十幾年了。

我跟我同輩的人差不多,接觸粵語歌的第一個管道是電視劇主題曲。第一首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來自江湖》的主題曲〈明天仍要繼續〉。到底十幾歲的時候聽到詞人寫著「明天眾多苦痛/命運繼續來/一點不放鬆」心中有何感想,現在已經無從考究。但也許我只是被歌聲和旋律吸引了。聽著譚校長淡然地唱著「沒有去試過/怎知它錯…」,就算只是出現在電視劇片頭的那兩三分鐘,卻還是讓我想要坐下來,好好從頭聽到尾。在那一刻,語言不再是問題,陌生反而引發了更多的好奇心。好奇心沒有殺死貓,只是讓唱片行成為我下課後流連忘返之地。

第一次買克勤哥哥的專輯其實買到的是翻版碟…不過我倒因此愛上〈一千零一夜〉這首歌
第一次買克勤哥哥的專輯其實買到的是翻版碟…不過我卻因此愛上〈一千零一夜〉這首歌。

從那之後,多年來在眾多歌手及創作人的引路之下,使我持續在耳朵旁邊編織對於粵語歌的記憶。久而久之,這些記憶打造出了一個令人安心的角落,讓人能在此休息沉澱、療傷止痛或是孕育新的夢想。雖然這個語言聽起來已經逐漸有些熟悉,但還是永遠有陌生字詞不定時出現,讓我的好奇心無從消逝。

前幾年,我終於有機會踏上粵語歌的家鄉。第一天晚上我嚴重失眠,在翻來覆去的時候,聽到電台播出林憶蓮唱的〈情人〉。出門在外突然聽到自己喜歡的歌,感覺就像回家一樣。聽完那首歌,我也有安頓下來的感覺,可以好好睡覺。

這張專輯曾經陪我完成美術課作業,畫出一張超大的國畫。
這張專輯曾經陪我完成一份令人煩惱的美術課作業,畫出一幅超大的國畫。

有時我會想,如果多年之前我沒有機會聽到譚校長的那首歌、完全沒有機會接觸粵語歌,是不是就不會有後來往唱片行跑的時光,也不會有今天這個耳朵旁邊熟悉的角落?我的人生會變得如何?的確,假如沒有聽過粵語歌,我並不會活不下去,但我想我會少了很多美妙的記憶,對這個語言的印象可能就會停留在「聽起來有點吵」的階段。旅行的時候,也就不會在地鐵車廂努力拍下顯示出「下一站天后」的指示燈,也不會特別想點一份「糖不甩」來看看薛凱琪唱的到底是什麼食物。

 

當年會認識到明哥的音樂純屬意外,我也沒有想到後來就一路跟著到下世紀再嬉戲了
當年會認識明哥的音樂純屬意外,也沒想到後來就一路跟著到下世紀再嬉戲了。

雖然粵語對我來說還是有些不熟悉,但我感謝這位陌生人豐富了我的生活。有人說它奄奄一息、快要消失,但我覺得現在還不到要對著它唱〈青春常駐〉的時候。記得有聽過某位詞人說過,他持續寫作粵語歌的理由,是希望也許有人聽到了,會進而喜歡這個語言。我想那個希望的確在海的另一邊實現了,而我相信應該也有在其他地方默默開花才是。念念不忘,也許真的必有迴響。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