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告別好好小姐。

「我想做好人。」

還有印象的話,應該會記得這是《無間道》的台詞(剛才查了一下,劉德華演的角色叫做「劉建明」—我只記得梁朝偉演的角色叫做「陳永仁」)。然而自己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就已經無意識地想要「做好人」:想要乖巧聽話、想要善解人意、想要體貼善良、想要盡力幫忙別人,就連在工作上也是如此。

「你好,請問能不能幫忙…」「請問是否能再擠出時間…」每天我都會收到這些跟工作有關的訊息。有時是群組信,有時是特別屬名詢問我的。可是通常因為已經把時間都安排好了,所以也都沒辦法再多抽出時間來。所以大多不是沒回就是回覆無法抽出時間。

一開始我對於一直說No這件事覺得有罪惡感,也害怕這樣一直下去,之後就會沒有接稿的機會。所以在工作時雖然把即時通訊關起來避免被訊息打斷工作,但要是沒有收到任何詢問的email一兩天,心裡還是隱約感到不安。

曾經我也覺得生氣和厭煩。在農曆新年前後及復活節前後,email數量十分驚人,急件量暴增,分割案件的情況非常多,一方面覺得自己真的沒辦法,一方面又覺得搞甚麼呀,這樣會有甚麼品質?(雖然說另外還有人在審稿)。

前幾天,我接到電話打來的詢問,突然用英文開口說No和拒絕這類的話,感覺也很奇怪,心裡還是有種罪惡感。然後那天晚上的時候我在想:為何我要一直覺得有罪惡感?

的確是這樣。當個好好小姐,接下超過你能負荷的稿件量,有甚麼好處?對於發稿的人,你讓對方早一點把稿子發出去,對他/她確實有好處,省下了時間。但是對自己呢?如果我會沒辦法好好睡覺,如果我會身體覺得難以負荷,這些根本就不是對方的一句謝謝、自己當時的一秒開心、還有急件的加碼能夠彌補的(多出來的又貢獻給醫院…有用嗎)。這根本就不是「加錢就可以」—至少我沒辦法。

這些事雖然我都知道,但好像還是會有個念頭:說太多No以後人家不找你。這件事聽起來像是要特別注意的警訊/壞事。但是它到現在也還沒發生。而發生了會怎樣呢?而這個念頭,到現在還是會讓認為說No對自己好的我沒有辦法回話。實在很可惜。

「我想做好人。」

「對別人好,卻不對自己好嗎?為什麼要這樣生活啊?」

「可是可以幫人很好…自己也開心…」

「可是你的身體不開心。」

「對…這我知道…」

「那為什麼你要容許這種事?」

「……那我問你,如果都沒有人要找你,你沒工作了,你會開心嗎?」

「……」

真希望我知道怎麼回話。告別好好小姐(大姊),而且還要沒有罪惡感,這有辦法嗎?看過那本近期的暢銷書《被討厭的勇氣》了,不過面對上面那句話,我還是無言。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