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執念。

一早清醒之前,我做了一個奇妙的夢。我回到第一份工作的地方,他們有了一個新的如同休息室一般的空間,不少老師都坐在裡面。我一邊在裡面走著,一邊尋找著我當時的第一位主管。走著走著,我遠遠看見他的頭髮比以前更加灰白,但臉孔卻是模糊的。我並沒有過去和他聊天,只是聽著身邊的人跟我講到這位主管的事情。奇怪的是我問她們是否知道他的太太和孩子的近況,但是她們都說他是單身,彷彿我們說的是兩個不一樣的人。(但是現實中,我的這位前主管的確是結婚也有孩子的)

接著,我和身邊的人一起走到辦公的地方去,許多現在在那裏工作的人把一些我留下的資料拿給我看。她們說我留下了很有用的東西,幫助她們很多。然而我發現到在我離開後,當年屬於我工作份內的事,如今被分散給好幾個人做。我打開那些資料,發現居然有我寫過的文章。那些看來像是雜誌評論文章,或是短短的笑話、小故事。這種東西不可能會在交接資料裡面出現,因為我工作的地方不是出版社。可是使用那些資料的人都說她們看了都很高興,覺得是工作之餘的一種樂趣。夢中的我閱讀著這些我所寫過的文字,心裡很納悶自己甚麼時候寫了這些,但也很驚訝那些文字讀起來滿流暢的,同時也滿專業的。

醒來之後我覺得很有趣,不知為何會在此時此刻想到第一份工作的地方。距離第一天踏進那裡都已經是…13年前了。我也不知道為何會想到在這份工作中的第一位主管。我們見面一起工作的時間其實只有半年,但到現在對於這份工作我想到最多的,也是跟他相處的時候。在念大學時他曾經是我的老師,但只是一門課而已,並沒有太深的感受。成為上司和下屬的關係之後,當中的改變令我難以適應,時常覺得很辛苦。印象中沒有聽過他的稱讚,做事時必須面面俱到、小心翼翼,不要出錯。有一次他說我的英文很sloppy,對於這件事耿耿於懷了很久。那種感覺像是一位崇拜Bob Dylan的創作歌手,有一天突然聽到自己的偶像跟他說:你寫的東西超爛。

後來,等他離開主管的位子之後,有一回從某個身為他助理的女生口中,聽到他和某些人說,我之前協助他的兼職工作部分「做得很好」。她說其他人也都點頭同意。記得當時我的第一個感想是:為什麼他不會在之前的時候跟我說呢?

從那時到現在,我也一直沒有機會再見到這位主管,也沒有聯絡。他持續發展得很好,去了公部門又安然全身而退,現在還是某單位的主管。想到過去曾經一起工作的這段經歷會覺得可惜,它好像破壞了先前在師生關係中的印象。假如沒有這段經歷,相信我會一直覺得他是個很好、很完美的人。但在我想起這位主管時感受到的幻滅與失落,也許最終都只是因為,我一直都沒有從他的口中聽過任何的稱讚。

這個夢讓我懷疑,那個有些不合理的期盼,是否到現在都還存在心中?然而那就像是一種執念,因為聽聞他一直都是一個不會稱讚下屬的人。(但是對學生或同行的晚輩都很好。)何以要期待得到對方的認可?那不會像是期待某種不可能的事嗎?面對自己心裡這樣的質疑,自己非理性的部分也無言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