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與虛構

自從先前一段時間在工作之餘曾經花時間創作故事之後,這半年多來的時間卻似乎很難再度下筆。是因為缺乏靈感嗎?似乎也不是,因為總是有些零碎的片段故事和角色模模糊糊地堆積在記憶的某處,偶爾也會想起來,但是很缺乏好好把它寫下來,或是寫成完整故事的動力。先前寫的東西很不願去修改,總覺得我不想動它任何一處,然而沒聽說有誰出版文章不修改的,許多人都會大力東砍西砍,甚至別忘了福爾摩斯的催生者柯南.道爾爵士,他寫福爾摩斯寫到煩了,最後決定讓福爾摩斯領便當—乾脆整個系列都砍掉。所以,寫了又不想修改的故事要幹嘛/能幹嘛呢?而且我又不覺得有發表之必要。有朋友說那這樣你寫來幹嘛?我也只能笑笑。其實,某種程度上說的也是對……所以最終,大概也就只有享受剛寫完時的高興吧。

雖然,曾經在這裡藉由電影《高海拔之戀II》和小說《贖罪》(The Atonement)討論過關於故事的力量,近年來文學作品看得越來越少的我,對於虛構故事的感受力的確是少了很多。我也會去思想真實和虛構之於人或社會的益處,但是至今還是不能得出一個孰優孰劣的結論。

去年看了由英國科學家Alan Turing的生平改編的電影《模仿遊戲》(The Imitation Game),我曾經思考這是否對於認識真實的Alan Turing以及同志族群是有幫助的,雖然我覺得它沒有呈現真實的歷史,但是以一個故事來講,寫完那篇文章之後過了這麼久,如今反思起來,卻覺得是我近年最為感動的一個故事。在電影快要結束時,Turing和先前訂過婚的未婚妻Joan多年後再相見,看得出當時的Turing已經深受藥物影響,心情也大受打擊。有一幕是Joan把報紙和筆拿給Turing,哄他玩填字遊戲,看到那裡真的是超難過的。有訪談提到Ben演完之後也花了一點時間才能抽離角色,由此可知這個故事的渲染力,連演員都深受影響。我當然希望故事可以有助於讓現實世界變得更好,但更好的目標應該是連真實都能為人接受,也就是當一個人呈現出真實的自己時能夠被接受,但這一點不管性傾向為何都已經很難達成了,更何況是同志呢?

今年早前看了《丹麥女孩》(The Danish Girl),這也是一部與現實情況有差距的傳記電影,但也是很令我感動:一個是想要活出自己的人,一個是在他/她身邊支持和包容一切的人。前者的勇氣令人動容,後者的愛之深令人訝異,也感動了奧斯卡評審讓 Alicia Vikander拿下小金人。我有點意外看到後面時居然會用掉不少面紙,就連散場之後,都還要過了一段時間才能平復心情。我去看電影還很少有這麼深的感觸。從也許沒那麼完美的現實,擷取和創造出令人感動的故事,這樣的作法適當與否?面對這樣令人嚮往的故事—在Einar的妻子Gerda身上展現的那份包容的愛—這個問題似乎也失去了意義。要是這個故事真能帶給人影響,我希望世界上能因此多點人展現包容之心,去包容和自己不同(但沒有對你造成生命或身體傷害)、包容自己所愛的人。

到底創作一個故事有何意義?我不知何時才能想通,但我的確盼望虛構故事就算不能拯救世界或解決問題,至少也要能讓世界更好一點點。

舊文重溫:

故事的力量: 高海拔之戀II (Romancing In Thin Air)

A Note on Writing: Ian McEwan, “Atonement”

The Imitation Game(模仿遊戲)雜感。

《丹麥女孩》的影評,這一篇有提到史實和原著小說在女主角Gerda在設定上的不同:

《丹麥女孩》安能辨我是雄雌?Gerda為何被改為異性戀?

 

 

 

 

廣告

8 comments on “真實與虛構

  1. 漫遊者-Lu 說道:

    創作對作者而言可能是抒發情緒的窗口
    當然還有其他,,,,,
    而作品對讀者而言
    更可提供不同面向的思考

    我還是會鼓勵妳繼續寫下去的
    不管有沒有要發表

  2. 牧紫日矜 說道:

    “No story lives unless someone wants to listen." ──JK.Rowling

    我想,story 不只是虛構的故事,同時也是人類存在過的歷史,或是曾存的情緒與過往。

    人是故事性動物、故事永遠比真實具有渲染力,很多歷史或人物之所以能被世人們所記,或是某個片段留存於某個人心中,藉由一個故事,無論是全然虛構或是將事實寫入,都提供了一個意境,讓讀者去避難、去深思、去發揮想像力、去尋求一個共鳴。

  3. 莎樂美 說道:

    故事就是一個虛擬的人生。創作出來就發生在某個時空。有了生命力。比如:口白人生。電影。

  4. David Yang 說道:

    欸是喔,我寫的東西都是想發表耶,就像寫部落格一樣,只是現在小說的進度如同蝸牛一般…(爬)
    真實與虛構,嗯,拿自己愛看的運動比賽來舉例,我不怎麼喜歡看運動類型創作的其中一個原因往往是,真實比賽的走向往往比虛構能創造的更加令人驚嘆,於是歸納起來,能讓人有所共鳴的都是那些過程…
    所以,希望自己能寫出觸動人心的東西…

    • serendipity 說道:

      真有意思耶!我想應該要這樣說,也許單就我那一篇來說,我感覺它現在對我來講還有一些私人情緒牽扯在內,然後以目前狀態而言似乎還不是公諸於世的時候。不過以部落格來說我也是寫好了就想發表的。你也有在寫作小說,那很好哇!我也是很希望能創作出感人的故事呢。對於運動類型的創作,我好像跟你是相反的,因為我不太熱中看球賽…不過我的確是覺得,運動類型的電影,到最後重點其實是人面對這項運動時的態度,談的是人性,可能我比較喜歡關注這部份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