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針的記憶

近日在工作上隔了一段時間才又遇到戲劇類節目,而且是很久沒做的推理單元劇,一開始也是得花點時間去摸索,才能抓到一點感覺。可是在工作的過程中,卻也不知為何一直想起一年多前去上某大學的推廣進修部開設的翻譯課,在某一堂課上老師分配每個人一小段做字幕練習,後來她指著我負責的那一段當中的某一句對大家說:「同學,這個呢就是典型的翻譯腔。」

在頭腦忙著翻譯,思索螢幕上的每一句的同時,一年多前的那句話就像跳針唱片一直不停地在頭腦的另一邊播放,成了一種很煩人又割捨不掉的東西,一直催促我不要再被人看扁,要翻得好一點。(翻譯腔到底指的是甚麼我不知如何說明,但一般被視為不夠精緻、不夠中文化的翻譯都被視為翻譯腔。)到現在過了一年多後,雖然所有10堂課上教過了甚麼都已經忘光,但就是記得那天這堂課上起來感覺超不舒服,覺得有人濫用教師的位子和權力,在上課時故意讓同學難堪(問同學幾個月前的教學內容、問同學情色性愛字眼應該如何翻譯以顯示她自己的厲害),結果這位老師還是結業測驗的負責人,所以到結束時還要再被她的評語刮一次臉才能拿到那張結業證明的紙。

那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而現在腦袋中對那句話和那個場景產生的反感,其實就像是在對空氣打拳一樣,一點用也沒有。但理性上雖然知道這事,情緒上還是沒有辦法脫離,在工作過程中,就這樣忍著忍著,好不容易才奮戰結束,跟平常一般做的節目相比是三倍挑戰,因為有一部分是在對付那句話。不過,我同時也一直告訴自己,教學者有多少實務經驗、她是否經歷過這種每天都在翻譯、兩三天就換一個不同類型的節目(當天就要返還的案子很多只是本人沒碰而已)這樣的生活?她是否又知道實務界的要求或客戶都怎麼看待翻譯的?這些其實我們都不知道……而她的名字我也忘了。假如連名字也忘了,應該也就不要那麼在意才是?

現在這時代有很多人常常會罵翻譯品質不佳,也有人直接說字幕翻譯是不值一看。我不否認有時會有一些看起來怪怪的翻譯出現,也看過iTune的電影有些字幕出了明顯的錯,例如東翻成西,12翻成20,電視頻道上的也會有一些走非常字面翻譯的路線結果看起來…(老實說大腦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我記得看過一本書說就算一句話有些不按文法的排列或包含一些錯誤,大腦仍有辦法理解。)但是進到實務界,有很多事其實是很難為外人了解的,先前還有一新聞說到有人嫌今年被譽為「女性版斷背山」的電影 Carol 片名在台灣譯為「因為愛你」翻得不好,但事實上決定片名的是電影公司,也不是譯者,而片名翻譯的考量,其實跟行銷或老闆的意思比較有關。(過去還有更奇怪的片名翻譯「刺激1995」、「1996麻雀變鳳凰」,所以這根本比不過,而且我覺得「因為愛你」…只是感覺稍嫌平淡,可是以一部愛情電影來說,其實也沒有甚麼不好)

我常常覺得,假如批評真的能促進和改變些甚麼,那批評的存在就有其益處,不至淪於為罵爽的。而教學界的討論和關注若能影響實務界,或去改變實務界,那教學界所說的就真的有點用,否則就只是在玩「自己圈子的遊戲」,叫一些人進去他們的圈子,但是沒有在改變外面那個其實很需要改變的世界。

真的希望下回不要再讓自己的腦袋如同對空氣打拳了,這樣其實很累。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7 thoughts on “跳針的記憶”

  1. 可以感覺到翻譯的工作真的很不簡單
    真是辛苦了
    對外文能力欠佳的人而言像我,,,,^^"
    還真的很需要你們辛苦的付出
    所以只有感謝!

    文中的一段不愉快的回憶也讓我深覺
    有些在上的人的確會不自覺
    以他們專有的學識及權利指責下邊人的不對
    他們隨口一說一罵早已忘了被罵的人是誰
    但對下位者而言可能就是一輩子抹不掉的痛苦記憶
    我想這種像被欺負的經驗我們多少都會有
    因此也提醒自己不要犯跟他們同樣的錯

    把這件事情忘了吧
    只要自己對得起自己所做的
    持續進步中
    那就好了
    加油喔!

    1. 謝謝你的鼓勵!這一行有其殘酷的一面,業界的血汗、學界的權力遊戲、同行之間的競爭還有老鳥對新人的態度等等,但是因為它本身的願景—促成跨文化的交流—因著這一點,其他的那一切,有時就稍微能睜隻眼閉隻眼。的確,我真的覺得人要謹言慎行,特別是教學現場。不管是甚麼科系、甚麼課程內容,到最後其實能留給學生的,通常都是所謂的「身教」。

  2. 我以前也是在推廣教育領域規劃課程,老師也是一環而已。我也上過老師的課程,她說我寫的小說裡面的男主角罵髒話不是文學,我覺得她層次無法當我的老師。

    1. 其實我也有一點點類似經驗,國中去上寫作班,也有老師在評我的詩時蠻直接的說妳到底要表達甚麼,然後我就隔了很多年都沒有寫。其實我相信老師是引導者、引路人,不應是權威者,而慢慢地我們應該成為自己的老師。

  3. 這篇寫出了我多年的感覺。 進入現實中的表演藝術市場之後,我覺得學術界的理論多半停留在腦中推敲、沙盤演練、以及鼓勵自己不落入俗套的知識和心理建設。 真正的實戰經驗要靠自己摸索,靠自己闖出風格。
    我的作曲老師曾經說過,藝術很難教,也不太可能「教」得成功,老師的功能,是幫助學生做成他們想要做成的樣貌,幫助學生學得經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