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下)

在字幕方面,很特別的自然就是那些惡搞的電影名稱。其實那些名稱在片中停留時間很短,並不容易注意其中的耐人尋味之處,加上要是對於被惡搞的電影不熟悉,就會感受不到它的好笑之處。我也只整理了一些,因為其他的我還真的因為不熟所以不知道哪裡好笑。

惡搞片名

被惡搞的電影

導演

A Sockwork Orange

A Clockwork Orange

Stanley Kubrick(史丹利.庫柏力克)

襪子橘子

發條橘子

Breathless

Breathless

Jean-Luc Godard尚盧·高達

真的斷了氣

斷了氣

David Lynch (Did Not Make) Brew Vervet

Blue Velvet

David Lynch(大衛.林區)

大衛林區(沒拍)之藍絲絨猴啤酒

藍絲絨

Death in Tennis

Death in Venice

Luchino Visconti (維斯康堤)

魂斷網球

魂斷威尼斯

Monorash

Rashomon

Kurosawa Akira(黑澤明)

皰疹羅生門

羅生門

The Seven Seals

The Seventh Seal

Ernst Ingmar Bergman柏格曼

第七封印之七隻海豹

第七封印

從英文片名的對照,其實可以看得出是一些字詞的變化,或是運用了一字多義。翻譯的時候其實也採取較貼近原文的做法,至於「笑果」問題,其實跟每個人對於電影的知識比較有關,因此貼近原文至少讓人能理解,也是一種處理方式。其實還有一些也蠻好笑的片名,就像是下面這個畫面,但是因為所有片名全部出現在同一個畫面中,那字幕就帶不到了,當影片停留時間太短一下又出現大量的字,這就是字幕無法處理的時候。

screen shot

因為這部電影是以青少年及校園環境為主題,因此語言上自然是比較口語,也有一些時下用語,例如貓用「喵星人」來代替。還有「噁爛」—這到底是啥東東?當中偶爾也有比較台式的用法或是台語,一般上這種風格的語詞是電影字幕比較會有,因為電視頻道是全亞洲放送,通常比較不會過於台式。(不過近年來有些例如「是喔」或「超…」已經漸漸偷渡上去了,有的不用也不行,因為你也想不到更簡潔、更易理解、更符合當下時空的詞了。)但是說來對於比較台式的語詞,或是台語,真的要看片子的調性和情境,或是角色適不適合。在這部片中,當葛雷頭一次去瑞秋家拜訪的時候,兩人隔著樓梯對話到最後,突然冒出葛雷說「水啦」,但是我每次看到這個詞,不管它出現在哪,我都會想到這個:

雖然以情境來講,片中的那個時刻,使用這個也沒有不對之處,但是可能因為本人會一直想到蔡振南大哥的語言教學,所以就一直覺得有點怪。不過片中有另一個段落使用了台語「靠北」,就覺得還蠻貼切的。這一段是葛雷很不高興厄爾把他們要替瑞秋拍電影的事情告訴她,因此跑到對方家去找他理論,結果反被厄爾痛罵一頓:

Hey, yo, shut your ass up, man!

閉上你的鳥嘴

Like you care so much aboutwhat other people think,

你最好在乎別人怎麼想啦

boy, you go around here……kissin’ everybody’s ass,

你大搖大擺地走過來,一副跟大家很麻吉的樣子

Look, nobodygives a shit about you, Greg!

葛雷,誰鳥你啊?

All right? Nobody give a shit!

好嗎?沒人鳥你

And then the one girl who do actually care about you……

好不容易有個女的真的在乎你了

you wanna come over here and bitch and whine about some films, yo? Huh?

你卻跑來靠北影片的事?

Because somebody actually cares about you?

就因為有人真的在乎你了?

Like, damn, I’m so tired of you treating this girl like she a burden.

我受夠你把這個女的當成累贅了

You know, her life is over after this!

她就快沒命了

And you want to come over here bitchin’ and whinin’ about some irrelevant bullshit!

你居然只想到跑來靠北這些無關緊要的廢話

Like, yo, you so close to me knocking your shit loose right now, son!

我就快要痛扁你了

所以,我覺得很難說用國語夾台語好還是不好,真的要看情境。雖然我的實務環境大概比較用不到,但是還是很高興學到有這樣的處理方式。每次只要看到厄爾講話的神情,再配上字幕,就會覺得那個「靠北」出現得既貼切又好笑,結果成為印象深刻的一幕。字幕能有這種效果,我想這也算是成功了。

 

廣告

3 comments on “Me and Earl and the Dying Girl(我們的故事未完待續)(下)

  1. 漫遊者-Lu 說道:

    翻譯實在太不容易了
    你們實在很厲害!
    那妳腦筋要一直轉一直思考
    一定很累吧!

  2. Lady Oscar 說道:

    這一篇太好笑了~ ^O^ The Seven Seals 和蔡振南的台語讓我笑得停不下來!

    這部電影看起來很棒。 下次找來看~ (謝謝介紹 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