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中,吃是一門(奇特的)學問

Jpeg

美味的摩斯辣味熱狗堡…還是不適合午餐會議記錄者,讓一堆主管看到你吃得醬汁滴來滴去,連黃瓜也掉了,此原則同樣適用相親與約會,可以讓你成為被淘汰的對象…

以現在的時空來說,似乎是還沒出校門,就已經可以適用這句話。因為有一次看到一則新聞,提到現在的研究生論文口試,學生也得在餐點方面下工夫。那時我就突然覺得,好加在我已經畢業了(再次提醒自己:你已經不是研究生了)。記得我的論文口試是在中午過後的時間,我有先問指導教授要吃甚麼,他說「三明治就可以了」,結果因為是在系辦,還有另一個大學部的系上老師也在,他就說「那你也順便幫我買一個好了」(但是他吃素所以得去另一家買)換作是今日的時空,可能也沒人敢再叫不熟的學生幫忙了。至於另一種叫做「謝師宴」的場合,本人都沒去過。我只去過根本沒看到導師也不知道他是誰的「導生會」(另一種去吃「吃到飽」的代名詞),但是成績單上會有他打的某種操行成績。說起來還真是詭異啊!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學校。到任的第二天,一位較為資深的老師來到辦公室,跟其他待了較久的同事聊了一陣子,結果聊一聊就到了中午。於是老師說不如大家一起去吃飯。而到了餐廳,其中一位和我交接的同事就小聲跟我說「現在這裡你輩份最低,要幫忙倒茶。」後來,過了一兩年,有一回在期末的聚餐中,在我們行政同仁的那一桌裡,有一兩個老師跟我們同桌吃合菜。可是也許是他們年紀稍微輕一點,所以我們都各自打理,那一餐突然覺得很放鬆。

近年高教單位內部的行政或教學人員的福利常成為新聞話題,當年的我應該也算血汗員工一名,在任職的第一年計算起來,大約有四分之三的時間所負責的工作,跟主管的另一份兼職事業有關,而這部分所得到的報酬只是正職工作的十分之一不到,只能算是補貼一點交通費加周末的出勤,也不到一份科技部兼任助理的報酬。在那時候,我主要只想著趁空閒時間想想論文發展空間以便確認是否要繼續深造,工作上的事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為了這份兼職工作,周末有時得約在校外的場地開會,那麼場地和餐點就又成了一個需要仔細張羅的事。後來,算是幸運地在學校兼主管家附近的一間尚算OK的飯店,在其中一個空間裡,找到一個不會多算包廂錢的包廂空間,大家就能在那裡開會兼吃飯。同時店家也能準備素的餐點,以因應吃素的其他前輩的需求。只要老師們聚在一起開會,我就是會議記錄及會後主要執行者,在餐桌上開會,雖然我有帶錄音機,可以不必餓肚子一邊紀錄,但我也就得點一些可以盡快吃完,或是不會滴滴答答的東西(因此可頌、三明治、口袋麵包都不行)。

後來還有一次的周末出勤是跟研討會相關的審稿會議,有一次是會前,但因為人數少,不能去平常去的那個包廂,結果張羅到了一間小書店的額外空間。然後我還特別去別的地方找來了可以攜帶的、小型的、吃起來不會太messy的酥皮塔類點心。原本對於自己這一切的準備很滿意,但是我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吃不完的話,你也要負責替它們找出路。幸好後來,書店他們有人願意吃。之後又辦了一次審稿的會議,這回很高興可以用學校的場地,那天原本也很得意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好吃又漂亮的「芒果慕斯蛋糕」,但是我又忘了:慕斯這種東西不適合擺太久,然後,有人要沒有糖的二合一咖啡(那時超商還沒有賣咖啡)—那時候我都還沒特別注意即溶咖啡是不是有「二合一」這種選項。這些其實都是小事,做好也沒有人會注意,但要是需求沒有滿足就一定會被注意。幸好審稿會議的主事者不是我主管,那個老師人比較好一點,不然要是被我主管看到這些小缺點,他肯定又會指責我做事不夠精細。

後來離開學校以後,就再也沒有這類事情需要操心。即使在公司裡兼任過福委的位子,就是得張羅中秋節送甚麼,還有尾牙要去哪吃飯,但是因為主管都有參與最後決策,所以就沒有在學校時那麼困難。

為什麼今天會突然想寫這樣的話題呢?因為一早我又做了一個很神奇的夢,夢見本人突然成了民X黨內部的行政人員,旁觀著小英總統和閣揆先生和一堆人員正在開會。此時,外頭突然有人按了門鈴,開門發現外面有兩位中年男士,其中一位頭髮較稀疏的樣子,看來有點像國X黨內已經有些淡出的吳X雄先生。他們進來會談之後不久,我突然聽到討論結果是「那麼,我們就請○○○小姐來負責這場餐會的執行工作」。他們提到我的名字,夢中的我嚇了一跳,但卻覺得很不滿:「我又沒有投票給這個黨為何要替他們辦餐會呢?」接著,身邊出現了幾位戴著廚師帽的「總鋪師」,他們沒有唱「三八阿花吹喇叭」,但是表明只負責下鍋煮菜的部分,之前的買菜和備料的工作完全不負責(真是奇怪的廚師)。總之,突然被授予奇怪任務的我憂心忡忡,只能和一位衣著端莊的女士討論到底應該準備甚麼菜色,詳細對話已經記不清,但討論結果,有可能是朝向擺出蔣家時代,總統伉儷所愛的菜色……雖然這不能算惡夢,但是夢中那種突然接到棘手任務的感覺,還真像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啊!

 

 

 

 

廣告

5 comments on “在職場中,吃是一門(奇特的)學問

  1. 漫遊者-Lu 說道:

    文章接到後頭夢境時真的很有趣^^
    其實我也有夢過國家元首耶(不過絕不是民x黨的)
    我都覺得很荒謬

  2. Lady Oscar 說道:

    哈哈,你壓力太大了喔~ ^^
    這篇文章好有意思,我從來沒想過三明治熱狗會吃到掉滿地而給人不方便的印象! 上個月跟一位總監開短會,就順便去吃三明治,我按照慣例吃得滿手都是,他也是。 現在想起來,大概幸好我們很熟,所以沒那麼在乎形象。 不過倒是提醒我了,若是跟前輩 (長輩) 開會,絕對不要吃三明治…

    • serendipity 說道:

      以前那個單位在學校也就算半公家機關,很多老師都是很嚴肅的那種老師,開會時可說全是這樣一群長輩男老師,我主管又特別要求完美,所以我覺得壓力很大呀!當然沒辦法吃得太開心囉!

      • Lady Oscar 說道:

        呵呵~ 這個時候吃得太開心可能會被長輩罵吧~  
        這種開會吃東西都是為了在公事中找點事情做,減少尷尬 (有需要的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