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身術

記得以前讀過一個叫做「隱身草」的故事,大致上是說有個吝嗇的有錢人,平日經常用各種理由扣工人的工錢,因此有兩個工人就想出了一個辦法,來教訓這位有錢人。他們故意在樹下東張西望,裝成很神祕的樣子在談樹上的隱身草,讓對方相信真的有這種東西。之後,在陰錯陽差之下,有錢人以為自己真的找到了隱身草,就開始拿著草,在路上偷拿人家東西。那些被偷的人顧及有錢人的身分,寧願不惹事而選擇隱忍,結果反而讓有錢人對於隱身草越有信心,越玩越大,最後還跑進了官府偷官印,結果當然是被縣太爺教訓一頓,打得奄奄一息。

在西方也有類似「透明人」的故事,早在倪匡的《透明人》問世之前(小時候看過改編成電視劇的版本,看了以後嚇都嚇死了,晚上沒辦法睡覺),19世紀的英國小說家H·G威爾斯就曾經寫過〈隱形人〉(The Invisible Man)。雖然到現在已經不太記得整個故事,但印象最深的就是,在主角變成一個用肉眼看不見的透明人之後,因為行為上的改變,個性也就逐漸轉變,變得越來越邪惡。從中外兩個不同版本的故事看來,倒是會讓人覺得,好像隱身這項能力會召喚出人性中邪惡的部分似的。畢竟,要是做甚麼都不會被人看見,感覺上好像就可以為所欲為。但是仔細想,「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不論有沒有福爾摩斯到現場剖析一番,但是留下來的那些痕跡—不管是屍體、散落一地的蘋果、還是消失的某樣物品,也仍然是這世界對於發生過的事情的一種見證。

另外一項來自虛構世界的著名隱身工具,就是「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中的「隱形斗篷」。因為沒有看過原著,所以不曉得除了電影演過的部分,哈利有沒有拿隱形斗篷去做哪些別的事情。不過從電影看來,擁有隱形斗篷的哈利行為舉止倒是收斂得多,只是以斗篷作為藏身處或是偷溜出門的工具,顯得隱形斗篷挺實用的,假如真能擁有一件好像也不錯。

但是在真實世界中,我覺得也是有隱身術的存在。其中一種隱身術,就是源於譯者這個身分的隱身術。在口譯以及影視翻譯的場合,譯者要將講者/螢幕上的人所說的話從一種語言轉到另一種語言,在訊息轉換的過程中,譯者只是一個媒介,他要做的主要工作是將聽到的訊息傳達出去,但是也要顧及講者的身分、年紀,語言出現的場合、或者是體裁、時代背景這類因素,去拿捏一些用字。在處理戲劇的時候,對於這些細節的處理是特別有感覺的(也是特別容易被人察覺的),在既有的字數限制下,還是會思考和揣摩戲劇角色的台詞轉入中文世界,聽起來應該是甚麼樣子。到最後,將訊息傳達完畢,譯者的工作也就告一段落,理論上來說,他/她的存在也就形同透明人一樣,在整個訊息傳達的過程中是隱形的。

另外一種隱身術則是來自演員這個身分。不過並不是所有從事表演工作的人都能給人這種感覺,有些人可能是因為外型上的明星光芒太強、給人的印象太深,結果每一部戲到最後是讓演員的明星形象,蓋過了角色。但反過來,有些人則是一演戲就躲到角色的背後,所以在看訪談時,才會感覺到「歐,原來他/她本人是這樣」。

從今年以來,陸續看了幾部由澳洲女演員蜜雅娃絲柯思卡(Mia Wasikowska)的作品,包括了《寂寞星圖》(Maps to the Stars)、《慾謀》(Stoker)、《腥紅山莊》(Crimson Peak)、以及《慾見包法利夫人》(Madame Bovary)。在網上看她一些的訪談片段,我就覺得她很明顯是屬於這種能夠躲到角色背後去的演員。在大部分訪談中看起來,她本人的打扮出奇地素淨,常常都是畫淡妝,看起來甚至有點接近沒化妝。衣著方面也都穿得很簡單平實,不太像一般好萊塢女星。跟一群演員在一起時,也顯得寡言了些,不太會搶風頭,像是舞會時會靜靜坐在一旁的人。但是她在表演時又能融入每個角色,呈現出各種不同角色的樣貌。儘管有些人覺得她相貌平凡,但我覺得一個成功的演員,應該就是要能夠隱身在每個角色背後,讓觀眾注意到角色而不是自己。但是說起來,像這樣成功的演員,也還是會受人注意,很難真的完全隱身。

最後來介紹一段我覺得跟這個主題可以互相搭配的音樂,至少在我來講,它聽起來很像有人即將要消失,現在正忙著把自己留在各處的痕跡擦掉,等一下就要消失在大風雪或森林之中。有時我也會想自己的人生應該怎麼謝幕。如果有這首曲子這麼優雅那就好了。

 

 

 

 

 

 

廣告

7 comments on “隱身術

  1. 漫遊者-Lu 說道:

    「隱身草」的故事也讓我聯想「國王的新衣」耶^^

    「哈利波特」的隱形斗篷
    我之前看過報導好像不久後真能研發成功喔
    如果沒記錯的話

    妳附上來的曲子好聽
    隱身術我也覺得是有的甚至無所不在
    火車站廣播員,卡通配音員等等都是,,,,,
    大部分的格友好像也都是
    但是卻也因為隱身
    讓我們有更多想像
    想像其實也很不錯

  2. Lady Oscar 說道:

    蕭邦!! 學生時期我最愛彈蕭邦的曲子,每學期末考試都跟老師吵著要彈蕭邦當自選曲。 這個是改編過的? 是電影嗎?

    我小時候超嚮往隱形的。 小叮噹也有隱形斗篷,我一直都希望能得到一件斗篷,想要躲起來的時候可以安安心心待著,不必躲躲藏藏的。

    你說的真好~ 翻譯師的工作很像隱身的術士! 特別喜歡你對這個職業的體會和詮釋! 多年的智慧結晶啊~

    • serendipity 說道:

      你也很喜歡蕭邦啊?真好。這位鋼琴演奏家Chad Lawson他是有一整張的專輯叫做The Chopin Variations,全都是蕭邦作品的改編曲。以前小學的時候我會在下課時跑去校園中的某棵樹上待著看風景,那棵樹有一個樹幹分岔的地方長得很低,所以可以站在那個分岔的地方,靠著樹幹看風景。我很喜歡那種感覺,而且基本上附近沒甚麼人,所以通常一下課我就會到那裏去,也算是一種隱形吧。後來那棵樹沒了,所以這種樂趣就消失了。

      • Lady Oscar 說道:

        對呀,我記得好幾次的期末考我都是彈蕭邦, 畢業考也是彈蕭邦~ 耶!
        妳的樹好浪漫! 我國中的時候躲起來的地方是音樂教室旁邊的樓梯間。 我甚至孤僻到自己跑到那裏吃便當…

      • serendipity 說道:

        你的秘密基地是帶給你甚麼樣的感覺呢?我記得每次可以站在那棵樹看風景給我的感覺就是,「哇,太棒了,這是個好地方,那裡沒有人只有我,感覺很棒」。到了高中我的秘密基地就是學校的圖書館,每次中午便當吃完我就會溜過去了,但不見得都是去看書,其實是去看報紙娛樂版和電影雜誌。

      • Lady Oscar 說道:

        我的秘密基地,讓我覺得… 希望那裏有個小叮噹的時光機,讓我快速遠離學校,來到未來,看看長大的我在做些什麼… 或是回到過去,看看我到底是什麼怪物來投胎的。 所以我常常在牆壁上輕敲,妄想著敲到一台時光機。 現在想想真是變態。 能夠長大也是奇蹟,哈~

        我以前念的國中和高中都沒有圖書館。 要是有個圖書館,我應該會跟妳一樣,躲到圖書館去,至少書本的安慰比敲牆壁有益身心多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