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運河街迷路。

leidsegracht
Amsterdam by night (Source: Amsterdam.info)

昨晚寫前一篇提及指導教授之後,晚上睡覺時也夢到他了。以前還在學校念書時,的確是偶爾會夢到他,我覺得那應該是我常常得去找他談論文的關係。那時有一個夢境印象很深:我到了老師的研究室,像是希望得到某些指引,但是老師坐在漆黑一片的研究室裡,完全不發一語。

畢業之後,偶爾也是會突然又夢到他,但是夢中他的確常常沒有說話,有時甚至只是名字出現,或是出現一下子就不見了。

昨晚的夢境,則像是現實與夢境交織的結果:回到畢業後的第一個工作地點,我們在路上遇到,然後開始閒聊到這裡來的交通方式。聊著聊著,他的其他學生出現了,那個女孩就帶著他去了別的地方。我想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跟著一起走。但後來我似乎也跟著到了那棟大樓去,不過卻沒有到樓上去實地聽老師的演講。夢中的我心裡想著,「他們應該不需要我加入吧」,所以我就離開了。

接下來的夢境主題變成了迷路:我搭上了一班熟悉的公車,但下車的地方卻一點也不熟悉。從路標看來,那裡叫做「運河街」。我在公車站努力看著有甚麼公車可以到我比較熟悉的街道上,但是看來看去似乎都沒有。就這樣,我好像在路上漫無目標地走著,也不知道要往哪裡去,然後沒多久我就醒了。

在現實中,我沒去過甚麼叫做「運河街」的地方,猜想或許是先前做過某個在阿姆斯特丹尋找房子的節目,當中有條運河街。大概是腦海中留下了那個譯名的印象吧。

有一段時間沒有聽他的歌了。但說到迷路,就會想到這首〈迷失表參道〉。有香港管弦樂團一起合作的編曲版本是很出色的一個版本,少了原來電子樂的迷離,但有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憂傷。林夕和他合作得不多,但有幸這首歌到了他這裡,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歌。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在運河街迷路。 有 “ 16 則留言 ”

    1. 这首歌第一次听的时候让我非常惊艳,后来陆续有在听他的歌,​​整体来说是他少有的风格。偶然想起之后又忍不住多听几次,像中毒一样。大概我就是喜欢这首歌吧。真高兴你也喜欢!

  1. 哇~老師坐在黑暗中,好有畫面。我從來沒有夢見過老師ㄟ,念書時代常夢見的是在台上忘譜,只好即興… 有時候夢中的即興片段在醒來後都記得。   

    歌曲好聽~ 你的介紹常常幫我打開一扇窗。 

    1. 很高興你也喜歡這首歌,以你的夢境我想你的壓力源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出來,因為像我就會夢到考試不會寫,或不知道要考試突然上場,也夢過要上台報告但稿子全部變成空白。我偶爾也會夢到音樂,都是蠻特別的曲子,但都記不住,真可惜

      1. 對耶~ 就是壓力產生的。
        我曾經做過一個夢, 應該是回應國中時期的壓力: 現在的我回到了國中時代,以現在的姿態教訓了當時常常欺負我的同學。 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