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 Elgar – Serenade for Strings in E Minor, Op 20

最近從圖書館借來了收錄佛漢威廉士《雲雀飛翔》(Lark Ascending)的CD,因此也順道重溫了另一位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的作品《E小調弦樂小夜曲》(Serenade For Strings In E Minor)。以前在高中音樂課的課堂報告,是將這兩位英國作曲家一起介紹的,但是從作品來聽覺得兩人的差異性也蠻大的。不過,就連坊間的古典音樂專輯,至今也仍然會將他們的作品收在同一張專輯裡,不知道除了國籍之外還有沒有甚麼其他的考量。這首曲子如今聽來一如我高中時聽起來那樣優美,可是現在的自己,卻已經距離高中時代的自己非常遙遠了。作曲家如今也不在人世,但是他卻留下了可以流傳後世的作品。作品的生命,超越了作者的生命,甚至也會超越聽者的生命。就算世間沒有永恆,但是一首曲子能這樣一代代流傳下來,再加上錄音科技的協助,如此也算是為作曲家和演奏者打造出某種近似永恆的事物了。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6 thoughts on “Edward Elgar – Serenade for Strings in E Minor, Op 20”

  1. 艾爾加的曲子就是優雅~ ^^
    你說的真好, 作品的生命, 超越了作者的生命! 也超越了演奏者的意象, 有時候聽曲子, 尤其在音樂比賽的時候, 忍不住問自己, 我是喜歡這首曲子, 還是喜歡演奏者的詮釋? 呵~ 想太多了!

    1. 我覺得同一首曲子,不同的演奏家或指揮都會有不同詮釋,聽聽不同的詮釋版本會覺得很有趣。但以聽眾角度來說,有時會習慣某個版本,所以聽到別的版本偶爾也會覺得「不太習慣」

      1. 對呀! 像是艾爾加的大提琴協奏曲, 我太喜歡杜普蕾的版本, 聽著馬友友的版本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絕對不是馬友友的問題!! 我喜歡馬友友啦~ ^^)

      2. 呵呵,我也有類似的體驗喔,在聽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的時候。說到杜普蕾會想到以前有看過一部描寫她的電影 《無情荒地有琴天》Hilary and Jackie,不曉得你看過沒。電影真實度有多少並不清楚,因為在故事中Jackie不是一個討喜的角色,但演員的表現還蠻有說服力的。以前那時候很喜歡飾演杜普蕾的Emily Watson。

      3. 看過!!
        Emily Watson 詮釋心理狀況的戲實在很精采. 杜普蕾是無庸置疑的天才演奏家, 她的一生太短暫, 讓人來不及了解真正的她.

        我也不知道電影情節的真實度有多少 . 只能確定的是, 不是每個優秀的音樂家都如同外表看到的這麼 “偉大", 難以相處的比比皆是 . 啊~~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