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部電影

最近看了兩部很妙的電影。有一部名叫 《雙面艾莉絲》(Complete Unknown),是由 Rachel Weisz 和 Michael Shannon 主演。故事是說一位叫做 Alice Manning 的女子,她過著一種可以自由變換身分的生活—雖然不知實務上怎麼有可能,但總之,她就是不停地轉換名字和身分、髮型、裝扮,像一種另類的「人形寄居蟹」,或說是「活的紙娃娃」。 電影中拍到的是她回來尋找十幾年前相戀的對象,她先從認識對方的朋友開始,之後有一天被邀請到對方家中。後半部就聚焦在兩人相遇後不停在對話。而在對話之中,透露出女主角是因為不想被一個身分限制所以才會不停更換身分,而在身分轉換之間的空白期似乎是她最愉快的時候。最後的安排,看起來不是很清楚到底她是不是又要再換一次身分,但是這樣的故事設定還蠻奇妙的。在現實生活中,人真的可以像寄居蟹一樣不停更換身分而過活?

另一部電影是先前奧斯卡的熱門電影《鳥人》(Birdman)。相較於剛才提及的故事人物不停換身分,《鳥人》中失意的中年演員 Riggan,好像連自己在哪裡都不知道。過往螢幕上的鳥人只是一個角色,但也是他不願放手的一個身分。他想用另一個舞台劇中的角色來證明自己,想讓自己獲得肯定、獲得眾人的關注而鹹魚翻身。到最後他發現原來要獲得關注可以不必努力,只要一個陰錯陽差在路上穿條內褲狂奔就能成為話題。至於結局的確非常有想像空間,但如果 Riggan 真的在女兒的想像中成了鳥人…在演員生命歷程結束時,他發現自己和他演過的角色在世人心中牢牢地綁在一起,這樣算是成功嗎?在事業上也許是,但在個人生命的歷程呢?也許常常在舞台上扮演別人的人就是會有這樣的風險。

在配樂上《鳥人》除了使用鼓聲之外,還運用了很多的古典音樂。當中用上了拉威爾(Joseph-Maurice Ravel)的《死公主的孔雀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這翻譯實在不怎麼好聽,但卻是最通用的一個),這是我很喜歡的一首曲子。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10 thoughts on “兩部電影”

  1. 拉威爾(Joseph-Maurice Ravel)的《死公主的孔雀舞曲》(Pavane pour une infante défunte)
    我也很喜歡
    這種好聽的曲子弄在好的電影配樂上
    真的就是太完美了

  2. 突然聽到時會覺得很感動…但電影中出現只有一下下,配在很妙的位置:一起演戲的女演員來告訴男主角說她懷孕了。劇情再往後又告訴他那是假的,所以配上 dead princess 也有一種暗示意味。從原聲帶裡面看起來還有不少其他古典樂曲,不過最喜歡就是這一首

  3. 拉威爾的曲子頗有禪意~ 同是印象派樂風, 我比較偏好拉威爾的曲子多過德布西, 不過兩者完全不同風味, 實在不該比較 ^^

    我最近也看了兩部電影, " 沉默" 和 “漫漫回家路" , 兩部都推薦.

    1. 我也有點想看《沉默》,不知這幾天有還沒有機會,因為台灣應該已經快下檔。先前看到男主角上 Stephen Colbert的節目時,他們有一段對話還蠻有意思的。Andrew為了要演出片中耶穌會士的角色而參加了耶穌會士的訓練,感覺很不可思議。

      1. 我覺得"沉默" 或許有一些 “政治" 方面的不同角度. 它以歐洲基督教的角度切入, 是歐洲角度來看這一段歷史, 當以日本人的角度來看, 這個事件卻是日本政府抵抗外來侵略的措施. 我有家人是日本人, 看完電影之後, 我回到家就跟她討論, 她表示她在歷史課本學的是, 日本鎖國期間, 歐洲試圖以傳播基督教來控制 (侵略) 他們, 所以政府下令禁止 (電影中說迫害).

        不同的角度讓這部電影充滿奇異的感覺~

      2. 昨天我跑去戲院看了,我覺得給我的衝擊還蠻大的,我可以體會棄教的神父,他們所承受的可說是無人能承受的一種試鍊。我也很好奇日本人會怎麼看待這部電影或小說,我覺得從政治角度而言外來宗教的確會是一種威脅,這個見解本身可以成立,只是說要怎麼做,手段上就會有些爭議。不曉得小說與史實差別有多少,但小說和電影中要突顯的是神父所面臨的那個情境和掙扎,所以日本官方的觀點就變成是敵對的一方。小說中耶穌會的上層似乎也是沉默的,怎麼都讓下面這些耶穌會士面臨這種狀況,但歷史上就不曉得如何了。但是站在不同角度,對於同一件事的解讀觀點就不同了,這是我的想法

  4. 我跟日本家人討論的最後有個爆笑的結論: 為什麼那些日本演員願意接演這部戲呢? 或許他們不覺得這個角度有點醜化日本政府? 還是那些演員根本不是日本人? 就像這部電影的取景根本是在台灣~ ^^

    站在不同的角度, 歷史可能會出現不太一樣的結果. 對一件事的解讀也因此有所不同, 這是必然的. 身為第三個角度 (非葡非日非基督徒), 我也很震撼. 看到神父在無援的慈悲中棄教, 更是百感交集. 他的棄教建築在對信仰更深化的新基礎點上, 把對神的愛血淚交織地刻印在心上, 這份信仰昇華至另一個境界.

    1. 我覺得你和家人的討論很有趣呢!是我沒想過的角度!我也很喜歡你的解讀,其實到最後信仰變成了不形於外的一種個人的事,而棄教的神父是用另一種方式表現愛。

      1. 最後兩句讓我心有戚戚焉。
        信仰到最後是不形於外的個人修養! 世間人有很多表達愛的方式,這部電影裡的傳教士以形式上的「放棄」表達了最深沉的、永不放棄的愛。 這是讓我最感動與震撼之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