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一則。

剛剛結束的一個案子,電視劇中的主角是一位與警察聯手辦案的神職人員。不過,從我經手的段落,看到的是他經歷著信仰與現實之間的衝突:不僅是經手的案子中,遇到外表敬虔但遇到事情就只想自保而不顧他人性命的權貴信徒,還有身邊同為神職人員的好友,因苦於自己的性向而深感愧疚與自責,而他自己也面臨到戒律和情感生活之間的衝突。故事將辦案過程與主角身邊人物的故事並陳,到最後這一集的案子解決了,他選擇放下神職,離開原來的環境。

這讓我想起去年年中的時候,有一次我也接到一個案子,那部劇集裡有一位大型教會的牧師,講道時總是說得慷慨激昂,但下了講台後似乎暗中策劃了一個秘密組織,由於那還只是整個故事的起頭,所以一集看下來我也不曉得那個組織到底是黑幫,還是某種自認伸張正義的激進團體。

在工作的案子當中遇到跟宗教和宗教人士有關的內容,然後又是自己接觸過的宗教,給我的感受比起處理其他領域的內容要更為複雜。一方面,就工作來說,在處理文字的時候,自己會不自覺地自動過度認真去查閱和了解語句的出處背景,注意跟聖經經文的相關性,是直接引述或是使用部分詞句,也會特別在意有些詞彙,會再去想以前讀過的讀物或聽過的講道裡,是怎麼使用的,或者直接以關鍵字來搜尋詞彙使用的情況。

可是,有時我也會覺得,可能其實也沒有必要太過在意是否使用了比較偏向神學領域或教會人士在用的詞彙,因為這是電視劇,不是屬靈出版品或神學論述。而觀眾,甚至是審稿的人,也不一定有這方面背景,搞不好會看不懂。舉一個例子,在這個案子當中,我一直很想用一個詞語就是「得著」,句子會是「獲得…,得著…」。放在牧師講道的段落當中,自己心裡一直覺得這樣很順,因為以前在教會的環境裡,常常聽到這樣的字眼。可是,我想如果沒有這樣背景的人,看到「得著」可能會無法理解那是甚麼東西,可能會以為是打錯字,所以到後來我還是決定不用了,想說幫後面的人省一個麻煩。

另一方面,在處理這些和神職人員和信徒有關的段落時,看到戲劇中的這些呈現,顯示出他們的某種偏激和狹隘的思考、他們的虛偽、他們的軟弱和掙扎,這些也會令我感到五味雜陳。上個月我看了張學友和林嘉欣演的《暗色天堂》,裡面有一個神職人員被女信徒控告非禮的故事,到最後也顯示出神職人員內心原有的一些黑暗思考,可能才是造成這一切風波的主要原因。

在剛剛做完的這部劇裡,那位神職人員覺得自己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似乎非得當個完美的人不可。雖然高層的人跟他說沒有這種事,但他覺得這種期待還是存在的,不管是來自會眾,或是來自教牧同仁。我覺得這個觀察很適切。我想也就是因為如此,神職人員的行為若是違反了所信的真理,或是在道德上有瑕疵,會更令人感觸良多。就算沒有人是完美的,但總是會希望神職人員會是某種表率不是嗎?如果信仰無法落實於生活,這樣的信仰又算甚麼呢?

不過,在這樣說的同時,也不是說自己就有做到了什麼……所以難怪日前在某一天的夢中,我夢見我從一場講道的現場中起身,看了一眼台上的牧者,然後默默離開。

我也選擇了出走/撤退。

但還是感謝有過去的經歷,不然要模擬牧師和神父講道,恐怕會更沒有頭緒。

 

 

 

 

 

 

 

 

廣告

3 comments on “雜感一則。

  1. 漫遊者-Lu 說道:

    其實所有都是凡人
    一些奇特的想法
    表裡思想不一的事
    想來也習以為常了
    只是真實生活中若真遇到這等人
    確實不太容易說服自己相信罷了!

  2. Lady Oscar 說道:

    妳好用心! 一份翻譯讓你做這麼多考察和反覆思考,我要是老闆,一定會很感激重用妳的!!

    信仰的根若是不扎實,遇到人性的關鍵挑戰,就崩潰了。 這時候一發不可收拾,反而比沒有信仰的人還要危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