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談人名翻譯的五四三

今天想要接著上一篇,繼續來聊一點人名的翻譯。除了Kirsten Dunst的例子以外,還有一個很經典的例子,就是愛爾蘭女演員Saoirse Ronan的名字翻譯。從下面那段演員本人的訪談可以了解到愛爾蘭人名發音規則很不一樣,對說英文的人來說難以想像。像是:

Saoirse : Sir-sha

Tadhg : Tai-ga/gə/

Niamh:  Neeve

Oisin : Osh-een

Siobhan : Shi-von

Caoimhe : Que/kwi/ -va

她的名字 Saoirse 正確的念法較接近「瑟夏」Sir-sha ,她在影片中也提到很多種對她的名字「望字生音」的念法,聽起來都很好笑。所以,中文世界出現將Saorise翻譯成「莎柔絲」的偏差,似乎有一部分也要歸咎於很多外國人搞不懂到底該怎麼念。

也許國際新聞編譯這種環境截稿壓力大,查證這件事不見得能做得很好,可是後來在其他環境下翻譯的其他人未能特別加以注意,實在也是一種遺憾(去年才有一篇雜誌文章點出了我們念錯她名字這件事:其實我們叫錯她名字很久了!關於莎柔絲蘿南的8個小趣聞)。不過我何嘗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因為我也是看了上面的訪談影片才學到的。從這個例子更是讓我明白到,翻譯人名時要特別去注意名字或姓氏的來源,最好是能了解本人是怎麼念自己的名字。

但是原則之外,我覺得好像還是有例外。例如另一位知名男演員 Jake Gyllenhaal 的姓氏是源自瑞典,你可以看到維基百科的標注是/ˈɪlənhɑːl/ ,這也是在媒體上常聽到的念法,所以常見的譯名「傑克葛倫霍」,可說大致是源自這個發音(但是用葛不用吉,也就表示可能根本沒去聽外國人怎麼念)。只不過這個瑞典姓氏的正確念法實在很奇妙 ,根據下面的影片是ee-len-hu-le-hey 有五個音節,影片中的記者念來念去都不對,所以他可能也就不想太為難人了。所以,Gy-llen-hall 這個唸法還是可以常常聽到,可能很多人也會以為這是正確發音。在他的身上,這個姓氏的念法好像就這樣將錯就錯,而翻譯的人就會有很高的機率必須一起錯,因為以正確的發音翻譯,會無法達到讓訊息接收方理解的效果。我以前也遇過一位同事,大家都不會念她中文名字的正確發音,都用錯的發音來叫她,她到後來也懶得糾正了。

 

因此,在翻譯人名時固然要追求發音的精確,但居然也要考慮到正確發音能不能讓人理解,說起來也是一件奇聞。除此之外,很多較常見的人名在台中港三地的翻譯,根據當地的翻譯情況,也是略有不同。就我粗淺的觀察,對於人名的處理,對岸經常翻出所有音節,例如阿根廷小說家Jorge Luis Borges 本地譯為「波赫士」,對岸是「博爾赫斯」。這項差異在翻譯地名時特別明顯,但這只是一種翻譯習慣上的不同。香港這邊外國的人名譯名較貼近粵語發音,例如Jennifer譯成「珍妮花」,Robert譯為「羅拔」 ,看來也與台灣的譯法不同。這種本地化的處理也就是以貼近當地語言使用習慣為主,就跟「激光打印機 vs. 雷射印表機」類似,也不能說孰優孰劣。反正,只要不符合當地使用習慣的用詞,第一眼看起來都會無法理解。

另外,特別是在虛構故事當中,人名的翻譯有時也會根據作者或說話者意圖,在翻譯時透過選字來製造特殊的效果。一個經典的例子就是《哈利波特》系列小說中的角色「跩哥馬份」(Draco Malfoy),中文的譯名,特別加了英文名字沒有的意義來暗示這個角色的性格,「馬份」一詞也帶有揶揄的意味。Draco在拉丁文是「龍」的意思,其實也有點威不是嗎?只是沒有跩這個字那麼囂張。

至於另一個角色「奈威隆巴頓」(Neville Longbottom),其實 Longbottom這姓氏是很有笑果的,也頗為配合角色的喜感,但是用正經的音譯根本看不出甚麼東西。特別在這裡提出來,是因為有一次我遇到過劇集在揶揄某個女性角色結婚後冠夫姓就變成 Ms. Longbottom ,但是因為上下文的環境以及句子長短沒辦法顯示出 Longbottom 與 long bottom 的雙關,實在是很可惜。

我曾經在工作中,遇到一個情況是一對姓 Duskin的雙胞胎兄弟,被人取了個外號 Douchebag Twins。我的做法是用「杜斯金兄弟」與「杜失禁雙胞胎」來製造一點諧音的笑果。我沒有保留douchebag的意義,因為那時我覺得「杜斯金」與「杜爛」這樣的對比,相較之下沒那麼好笑。但好不好笑也是看個人,可能也會有人覺得後者也不錯。

沒想到寫來寫去,竟然寫了很長一篇。翻個人名要注意的事情還真多,真希望個個名字都可以像「約翰」、「保羅」這麼省事。但就算「約翰」、「保羅」也還有「若望」與「保祿」這些譯名的適用性問題,真是沒完沒了。我唯一的願望是,Amy可以再多維持個幾年的「艾美」,不要因為《控制》那部電影出來以後就個個都來翻成艾咪。艾咪這個譯名對我來說好像某個《周六夜現場》的喜劇演員,或是童書的小女孩主角,或者像《控制》中的角色很偏激。幸好Amy Adams出道早一點,不然「艾咪亞當斯」會讓我很想笑。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續談人名翻譯的五四三 有 “ 19 則留言 ”

  1. 這一篇太有意思了~ 廣東話的翻譯常常讓我噗哧一笑。 有的字眼一出現就是活脫脫的有涵義嘛。

    翻譯工作所閱讀的許多有趣的文字,增廣見聞也了解不同的文化,實在很棒~ ^^

    1. 是啊,但以前上課時,有一位老師提到香港一些地名人名的翻譯選字是有歷史淵源的,因為是殖民地的關係,早期會在翻譯時故意選擇聽來似乎不夠文雅的組合。不知「珍妮花」是在何時出現,不知能否當作一例。但我想已經成為習慣的名字譯法,若有人想用不一樣的譯法,可能也不見得會讓讀者領會,在 Jennifer「珍妮佛」這個例子上,就好像沒人會想用別的字代換了。

      1. 以前看港劇就常常被那些名字給笑得… 那時候不知道這個緣由,以為是故意用「珍妮花」還給大家笑的。
        現在想想,香港人的個性和生活態度,非常可愛有趣。 總是懂得苦中作樂,笑嘻嘻的。

      2. 允許我補充一下,由於前身是英殖民地,英國政治人物的名字,都是經過外交部或領事館擬好幾個讀音比較接近粤語的漢化譯名,選出其一,然後再對外公佈。即使香港已經回歸,但這習慣沿襲至今。因此在港澳,還有海外華人地區媒體,所採用的翻譯名字跟大陸台灣都有區別。

  2. 隨便舉幾個英國首相在港澳地區的漢化譯名:
    Teresa May 梅翠珊
    David Cameron 卡梅倫
    Gordon Brown 白高敦
    Tony Blair 貝理雅
    John Mayor 馬卓安

    1. 謝謝你!不同的選字的確有意思,也代表不同的思考,可以反思一下原本習以為常的邏輯。這些譯名都很雅緻,很棒!

      1. 再補充一下,官員的漢化譯名,除了是粵語諧音外,還有好幾個準則:名子一共從三個漢字組成。一般情況下,都會從last name譯出三個漢字,好像上面所說的Cameron 卡梅倫、Blair 貝理雅、Mayor 馬卓安。如果last name難以譯出三個字,那就要first names,Teresa May 梅翠珊和Gordon Brown 白高敦就是兩個好例子。

      2. Stubbs 司徒拔
        Clementi 金文泰
        Northcote 羅富國
        Mark Young 楊慕奇
        Trench 戴麟趾
        還有,最後一任總督Patten,他原本的譯名為柏膝,到任後改為彭定康,而總督夫人名為Lavender Patten,其譯名為彭林穎彤。這些名字都很有心思!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