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十一月。

揮別了奇裝異服的萬聖節,把書桌上的月曆翻到十一月的頁面,頓時感覺到今年真的已經快要結束。在進入到十一月之前的這段日子不太安穩,工作上、生活中都有一些小幅的變動,還有住家附近沒完沒了的裝修工程,好像生活就是不停地有意外(但是並不想要)的驚喜出現。去年生日過後收到生命送來的意外驚喜,到現在對於那種失落感還餘悸猶存,也許是這樣才讓我很擔心,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收到生命送來更意外的意外驚喜。

但可能生命已經毫不留情地送來了我一點也不想要的意外驚喜。兩週前有一天出門走了較多的路之後,雙腳的腳踝又開始覺得不舒服,接著就是其他各部位的痠痛整天不定時來問候,讓人覺得就像回到了四五年前那段幾乎天天去復健科報到,求助各種治療,但感覺毫無進展與希望的日子。現在已經不記得這段感覺最難受的日子,到底維持了多久。當這些熟悉的感覺再次來報到,我只是在想:到底這一次會維持多久?

重新開始在平地穿著爬三千公尺的高山在用的厚重登山鞋出門,但所幸如今已不需要生活在還不熟的辦公室同事不解的眼光和評價中,不需要跟別人解釋我的狀態。其實我很想永遠都不要再穿上這雙鞋子,因為它讓我想起那段糟糕的日子,但是天氣冷的時候,有它包著腳,又覺得其實很溫暖、很舒服。苦與樂、開心不開心,這一切就像樹枝與藤蔓互相交錯。

上個月突然又有機會翻譯已經一年都沒接觸過的電視頻道的節目。這一年來,我了解到也許我默默地將能翻譯此頻道的電視節目視為一種成就,所以在我沒有接到案子的時候會把這件事看成一種工作上的挫敗。然而現在的我已經不再這麼覺得,也不想過於刻意努力,就只是照我的方式盡力去做,只要不要出現極為明顯的錯誤,例如12翻成20這種事就好了。

先前在網路搜尋時發現到這位薩克斯風演奏家Amy Dickson,還滿喜歡她這一首〈Pavane〉,是改編法國作曲家佛瑞(Gabriel Fauré)的〈孔雀舞曲/帕凡舞曲〉。這樣的音樂是悲是喜,似乎也無法確定,但在此刻聽來頗為撫慰人心。錄音室的版本與現場演奏版本也都很不錯。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4 thoughts on “踏進十一月。”

  1. 佛瑞的孔雀舞曾經是我很愛彈的曲子!
    妳真是神奇,總是能找到我的童年回憶~ 謝謝!

    記憶中的過往,形成了印記,在相同季節和情境中就會像幽靈般浮現~ 跟文章開頭的萬聖節意象貼近,很微妙。 一樁一樁的往事 (故事) 在佛瑞的孔雀舞中,悠悠然地展開。

    1. 是嗎?好巧,我要去找找鋼琴的版本😊
      其實最早接觸到這首曲子,是因為香港的創作人倫永亮曾經改編過這首曲子,擷取了一段旋律再加上自己的創作,變成他專輯裡的一首歌。不過現在網路上找不到,也沒有數位的版本,CD也難找,只有在腦海裡重溫高中時的記憶。最近意外找到這個薩克斯風演奏家的詮釋,覺得很高興。聽這首曲子,也會多少想起年少的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