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那女孩後來怎麼了?

寫出前一篇之後,心中浮現一個問題:那個未完成的計畫,今日是否有重開機的可能?

回去翻看那時存下來的文章,除了早一點出土的那一篇之外,其它的越看越驚奇。到底是在寫些甚麼啊!曾經以為自己寫得很好的東西,十幾年後看起來頗為詭異。那真的是我寫的嗎?今日的我,似乎也不再有相同的心思,可以寫出這樣的文字。

其中有一篇感覺頗為奇特的,是寫給一位當年我認為頗為奇特的歌手。她是地下樂團出身的,後來單飛簽了主流唱片公司做發片歌手。原本她不在我的關注範圍內,都是因為關注填詞人的緣故而開始聽她的歌。她的歌曲有些成為熱門K歌,其他的則完全不像熱門K歌,那時我很喜歡後面這一塊。她有不少專輯是以某個概念為題,在現在這種以數位單曲連發的時代,可能很難想像用一個主題來發想的十首歌專輯會是甚麼情形。在她離開主流唱片公司之前的那一張,當年是少見的精彩作品,今日聽來還是一樣精彩。然而在那之後,她就開始用很低調的方式,偶爾出現一下,然後消失,近幾年又有新的作品出現。

原本我並沒有覺得她的聲音特別好聽,但是久了以後覺得這樣的聲音也很吸引人,沒有太多的裝飾,覺得很純粹很直接。前幾年有一天在台北某處吃飯,餐廳的廣播居然傳出她的歌聲,讓當時在吃煲仔飯的我,突然間好像吃到黯然銷魂飯似的,感傷了起來,想到自己不知不覺遠離她的歌曲很久很久。

聽說她下個月要開演唱會,在這裡遙祝她演出順利。她前些年的近作〈自戀自在〉,在雙十一這一天聽起來很合適。以這首歌來說,很慶幸這女孩,不再像我當年從歌詞裡感受到的那樣是「為了讓愛人明白自己的心意,就算是死也願意」,而是可以自己一個人過了。

把舊文章拿出來曬一曬,在網路上風乾,給諸位下酒吧!

===

我是你生命中一切

(2003.10.4)

當我掛上電話的那一秒,我隨即了解到,剛才電話裡那個說話的人,正是三天前跟我說話的那個女人。她還能追蹤得到我的行蹤,便意味著我這三天來的焦慮和擔心可以宣告解除,同時也代表我的人生即將告一段落。

三天前,當我正在城裡的超級市場購物的時候,有一個女人突然跑到我的面前,拉著我的手說:「我終於找到你了。」

「小姐,我認識你嗎?」

我大致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她看起來約二十來歲,帶著金屬邊框的眼鏡,有著一張圓臉,和薄薄的嘴唇。然而不知道是因為她突然地停止跑步,或者是因為情緒過於激動,我感覺到她握著我的那隻手微微地顫抖著。

「的確,」她說道:「也許你不認得我,但是,我的確是那個創造你的人。我知道,你就是那個女孩!那個去了森林的女孩!」

各位朋友,假如你們遇到了這種情況,相信你們也會跟我一樣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我想,當時的我一定是皺了一下眉頭,所以她沒等我回答,又繼續說下去:「我想,你一定會問我,我的證據是什麼。請你先看看這首詩。」

她遞給我一本詩集,並指著一首名為〈真實的愛〉的詩。這首詩是這樣寫的:

雖然,我已經在一大清早到森林去
為你擷取最新鮮的蘑菇
可是你還是說
「我感覺不到你的愛」
所以,這一次–也許這樣真是愚蠢至極–我選擇
吃下那些美麗和致命的毒菇
從今而後化為塵土
為你孕育無數美味菌子
當它們成為你的桌上佳餚
你這聰明的傢伙
想必就能嚐到我真實的愛

然後,這個女人開始長篇大論了起來:「這是我幾年前所寫的一首詩。通常,一個寫作的人並不會注意到,也不可能去思考,當他完成一部作品之後,自己筆下的人物『後來』究竟過著怎樣的生活,除非他一開始就打算要對某個人的一生─從出生到死亡─做出最詳實的描繪。因此,我的確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沒再去留意這首詩裡面的那個女孩。然而,兩年前某一個春天的晚上,我不經意地在這附近的pub看到了你的表演。不知道為什麼,你的歌曲讓我想起我曾經寫過的這個女孩;而我甚至有種感覺,認為你就是她。」

「一開始,我也覺得這種想法不切實際,根本不可能有這種事。然而,從那一天開始,我便常常去看你的表演,反覆聽著你的歌,直到最近,我終於能夠確定,你就是我筆下那個一去不回的女孩,那個『為了讓愛人明白自己的心意,就算是死也願意』的女孩。」

「你難道沒發現,自己總是孤單一人,不停地追尋著某種你所想要的答案嗎?為了自己的夢想,你願意離家,然而你難道沒發現,你對家人的印象總是那樣模糊,反倒是對你愛的人,才擁有那麼多深刻與強烈的印象?」

「在你的愛人面前,你有很多形象:有時候你是魔術師,有時候你是吸血鬼。我不知道到底是他喜歡你這樣,還是你希望用這樣的方式去愛他?但我知道,你很愛這個人,想完全佔有他的一切。你希望每分每秒都在他的身旁,所以不管是他家的床、他家的廚房、甚至是他的夢境,全部都是你想進佔的地方。你知道他是研究佛洛依德的,所以你甚至安排了一齣戲,叫做《佛洛依德愛上林夕》,而這齣戲成為他的惡夢的素材來源。你不就像是我詩裡那個女孩嗎?她希望愛人把
她吃了進去,這樣她就可以永遠陪在他身邊。你跟她一樣緊緊抓著自己所愛的人;而你根本就是她,你希望成為你愛人生命中的一切事物。甚至,你還想當媽媽,生一個像他一樣的孩子。」

「可是這些,都只是你的推理和想像罷了。你有什麼更直接的證據?」

「是的,我的確沒有更直接的證據。可是,為什麼你開始向後退了幾步呢?如果你不是她,那為什麼你要這樣做呢?」

回想起來,我的確無法解釋為何當初我會想拔腿就跑。這個女人並不會傷害我,然而她說的話是那麼一針見血,活像個心理分析師。這難道不會令人毛骨悚然,從背脊開始感到一陣涼嗎?但許真正令我感到不愉快的是她說的這句話:「跟我回去吧!」一時之間我真的很不滿,難道這真的就是我的結局?難道我只能在那片迷濛的森林裡過活嗎?我不是好不容易才從那裡出來的嗎?

「你跑不掉了。」剛才她在電話裡,說的就是這句話。這三天來,我從城裡來到這破落的小鎮,在各個角落躲藏,但沒想到,即使躲進了廢棄的圖書館,她還是找得到我。就在三分鐘前,我跑進了圖書館後面這片林子。起初我既害怕又很慌亂,感覺她隨時都會出現在我眼前,然而我現在已經慢慢鎮靜下來:因為我身後正好有一片色彩繽紛的菇海,而我剛才已經吃了兩朵可愛的紅色小傘。所以,即使現在她正朝著我走來,我再也不會害怕了。

我摘了一朵鵝黃色的毒菇,向她揮手。

==

〔建議搭配服用歌曲〕

盧巧音〈一個人在途上 〉

〈女魔術師的催眠療法〉

〈女吸血鬼的情歌〉

〈代你發夢〉

〈我愛廚房〉

〈佛洛依德愛上林夕〉

〈很想當媽媽〉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所以,那女孩後來怎麼了? 有 “ 4 則留言 ”

  1. 台北、煲仔飯、盧巧音廣東歌,一整個超現實啊!

    「我是你生命中一切」,標題本身就很特別。 很有魔幻效果的好故事! 好看! 我很想知道女人要女孩跟她回去,是否還有別的原因? 還有,那愛著某人的女孩,最後在愛的洪流裡找到自己了嗎?

    「可以自己一個人過了」,很喜歡這一句~

    1. 我覺得可以在台北某處突然聽到她的歌,真的很像奇蹟出現。除了吃飯那一次,還有一次不知道是在逛甚麼店的時候也是突然聽到,的確非常超現實。

      謝謝你的鼓勵!可以讓我再去思考一下當時的創作。我在想,假如我是故事中的女人,可能會不希望自己創造的角色跑出她設定的框架(森林)而跑去別的地方趴趴走。然而,被創造者是否也會希望有自己的自由,去創造自己的故事呢?我覺得這是我想說的。

      1. 太好了!! 故事裡的人物特有的獨立精神~ ^^

        我想起妳以前寫的幾個故事,你寫奇幻情景有奇特的風格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