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我長得不像范文芳

上個月底林憶蓮小姐在香港開個唱,在網上有看到她和倫永亮合唱〈此情只待成追憶〉的片段。在重溫經典歌曲及動人歌聲的同時,心裡也羨慕兩位細水長流的友情。算起來,到如今應該也接近三十個年頭了吧?

記得有一次在某篇文章中看到,雖然人的一生可能可以認識很多人,但是知心好友其實只有個位數。環顧自己的朋友圈,似乎也是如此。在現在常聯絡的朋友中,幾乎都是跨進本世紀後認識的。待在教會的期間,感覺好像因此多認識了很多很多人,但這些關係在離開教會後,也都無可避免地一起消失。如今能夠繼續和我聯絡的,都是進教會之前就認識的朋友。並且很慶幸的是,彼此的聯繫並沒有因為中間那段信仰狂熱的日子而完全中斷,至今不知不覺累積了超過十年的交情。對於我這種不善交際的人來說,可說是一項不小的成就。但這同時也就表示,有許多人與自己的相識,到最後,也都只是讓彼此成為對方生命中的過客。有些緣分的消失是在不知不覺間,到了某一刻才會猛然驚覺;有些緣分的消失,是讓人覺得有些可惜,心想要是做了不同決定、說了不同的話,後來的故事應該就會有所不同,不至於以那種方式結束。

日前,在某日的某段夢境中,出現了某位大學時認識的朋友,但也只是一個遠遠的影像,彼此並沒有互動。上一次大家在現實中見面,已經是我大學畢業前的事,如今也都是將近20年前的事。

大家最初是在BBS站上認識,透過了BBS信箱互相通信,那時我有一些在他校或本校的筆友,而他則是跨進數位時代之後認識的筆友。他大我一屆,是工學院的學生,但在一些文藝性質的社團頗為活躍,會演奏一些樂器,也有文字創作的習慣。最初開始我們的通信,談的是某一本我們都看過的小說,之後慢慢談到生活的其他層面,也會彼此分享自己的創作。後來我才得知他是我某些朋友認識的朋友或社團學長,有點訝異世界竟然這麼小。

在那一段透過BBS通信的時間裡,他一直都在課餘創作他的長篇小說。完成之後,我曾讀過那份稿子,覺得十分有可讀性。雖然他去洽談出版社的出版過程好像沒有很順利,但從文章裡看得出,他對於文字也有其獨到的運用。印象中似乎有一點村上春樹風,但那個年代似乎很常見,就連我自己也曾經試過模仿。

我認識他的時候,正好是我開始準備研究所考試,決心要往一個不同於大學科系的方向努力的時候。與原來系上朋友相處的時間少了,到了另一個學系去認識新朋友、讀些不同領域的科目的時間多了。人生前面的路,當時並未看得很清楚,只是比較多一點年少的勇氣和天真的樂觀。在這樣的時候,身邊有人時常給你打氣,其實是很窩心的。也許因為這樣,加上其他林林總總,對這位朋友的感覺,逐漸多了一點點跟原本不一樣的感覺。然後,我就做了一件到現在我一直都很後悔的事,那就是去把自己當時的感覺告訴他,希望可以交往。

或許因為事情發生在研究所考試之前,所以他表示答應。但我們也不算有在交往,因為我都在考試,整天念書,大家沒有見面。等到過兩個月,在某一所學校的複試之前,他就來信表示,彼此並不適合以這種關係維持下去。

跨進數位時代之後,就聽說有人用簡訊分手、用簡訊資遣。那十多年前的我是否應該算幸運,還能收到比較長篇大論的電子郵件跟你說,我們不適合?

雖然不算正式交往,但收到那種信還是很難過。之後三天,吃甚麼東西都沒有味道,也不知道食物冷與熱的差別。幸好仍有好友,可以一通電話打過去說「喂,明天陪我去唱歌吧」。在KTV包廂裡,我點了平常最不屑的那些情歌來排解情緒。朋友沒說甚麼,但她點的歌都好正面又積極,像是梁靜茹的〈分手快樂〉和陶晶瑩的〈姐姐妹妹站起來〉。

人生難免有失敗,告白不見得會成功,但沒有想過自己的經歷會是如此。如果只有一封信寄來,看了讓人難過,過了一段時間也就好了,但後來對方約了見面,表示想把話講清楚。

我們來到一間離學校很遠的咖啡館。一進門,店裡正在播放張震嶽的〈愛我別走〉,音樂大聲到讓你無法忽略歌詞中可憐兮兮又有些濫情的呼喊。一般上通常會覺得,這是一首甜蜜動人的情歌。但是,對比於那天聚會的目的,以及在印象中留存下來他所說的話,歌者的呼喊卻顯得荒謬無比。

請想像著在張震嶽的歌聲中,聽到以下的話(雖非原文,但意思已接近):

「我們這樣在不同學校是不行的………你社團的A學姊的男朋友是我學長,如果你有一天從他們那邊聽到我跟其他別的女生走得很近……」

「當你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不是就會整天很想見到對方,怎樣都要想辦法製造見面的機會嗎?你不會嗎?」

「你知道嗎?我和我同學都滿喜歡范文芳的,我們還滿喜歡那樣的女生類型。」

「日本的女演員我覺得藤原紀香不錯,她生日跟我同一天。」

「我有學開車但是我不想買車開上路,因為我覺得如果發生事故,我不想處理那種場面。」

「我有認識在搞社運的朋友,可是我覺得我不會那樣去投入……很有風險,而且……」

那天回家之後,覺得我真的做錯決定,應該再多觀察思考的……

大學畢業後,我離開台北到別的學校念書,在侯湘婷青澀的歌聲中,搭著火車前往一處陌生的地方,展開新的生活。慢慢地我們也就失去了聯繫,成為不相交的平行線。

人生中的憾事,或許這也算上一件。要是沒有那些事,我們或許能繼續再替彼此加油打氣,到今天可能也會有個認識20年的朋友。但是,事已至此……

每當想起這段往事,有時會因自己的平凡而感到難過。就因為沒有如同范文芳的美貌,才使得自己的告白變成沒人要的垃圾。但冷靜下來想想,或許也該慶幸自己長相平凡,不然,我們可能會沒有先前那一段純粹的朋友時期,可以放鬆自在地談天說地。人與人的相識與分離,一切皆有時。

只不過張震嶽的那首歌後來我都不想聽。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5 thoughts on “幸好我長得不像范文芳”

    1. 小時候有一種紙筆遊戲,叫做爬樓梯遊戲或叫鬼腳圖,就是先畫一些直線,中間再畫橫線,從上面往下走,遇到橫線就轉彎。我覺得人生很像這樣,一念之間轉了一個彎,到最後就走到了很不一樣的地方

  1. 看到他在張震嶽的那首嘶吼歌聲中說出 「范文芳」和「藤原紀香」真的快要昏倒了。 不是要解釋的嗎? 怎麼很像在討論明星… 還扯到社運… 連分手都不浪漫~~~

    讀了這篇,我也有類似的經歷。 只是發生的時間地點是跨國遠距離… 那一年是我要出國念書的時候,也是一位互相鼓勵打氣的朋友,他很體貼細心,我們在台大語文中心一起學習,下課後無視於全班的注目,我們一起出去逛街看電影。 當時好清純,他牽著腳踏車,我揹著裝滿書的大書包,一同走在青春的校園裡。 後來我出國了,他去服兵役。 我們寫信,一封又一封的信,往返太平洋的兩岸。 最後他也是想要放棄遠距離的艱難。 我寫了一封濃烈的信,直接告訴他我的心情告白,他就再也沒下文了…

    現在想想,如果我接受他的建議,做朋友就好,沒有寫出那封瓊瑤式的強烈告白信件,或許後來的結果會很不一樣。 至少我知道我會在畢業之後就回台灣… (那就沒有現在的種菜文章了~~~ ^^)

    1. 是喔…不知道怎麼說好,似乎也是因為一念之間,一切就會不同了。只要你享受現在的生活那就好了。

      印象中我們到後來比較像天馬行空隨便亂聊,所以才會出現後來的內容。說要講清楚結果也是不清楚,但我想歸結到底,應該就是因為自己不符合對方喜歡的類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