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的思考與回顧(一)

本來想要替這一篇想個響亮一點的標題,但是想來想去覺得還是平凡一點好,因為我只是想要記下一些想法。

有時候在這裡回顧自己先前寫到一些關於自己工作上做過的案子的文章,其實也不過是幾年前寫的而已吧,不過從文章之中可以讀得出,即使辛苦我也好像做得很開心,很高興自己有機會去接觸那些類型的案子,對於這份工作好像懷抱著一份希望。

但是曾幾何時,這一份感覺慢慢地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了。到底是從甚麼時候開始這個感覺就不見了?是從戲劇類和電影的案子漸漸不再出現嗎?還是從有一陣子就不再接到某些頻道的節目開始呢?

本來我以為是,可是等到我又接到了戲劇的案子,或者是有機會接到那些久違的頻道的節目,我發現「失而復得」並沒有想像中的快樂,而是覺得力不從心,即使完成了,也沒有太大的成就感。

會是因為這份工作的本身帶有「言不由衷」的性質嗎?日前參加與職涯思考有關的工作坊時,講師本身其實有翻譯科系背景和國際新聞編譯的工作經驗,但她並不想繼續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在課程進行中她輕描淡寫地說到,因為她覺得翻譯都是在翻別人的話,所以就算她可以勝任她也不想做,也是因為這樣她才會跳出原來的工作開始做一些別的事。

近幾個月,在工作當中的確是常常言不由衷,必須扮演一些跟自己不同的角色,包括:

  1. 新聞主播:碰到科普類節目旁白就得請出新聞主播,慢一點的速度會像已故的新聞人李季準先生,要不疾不徐說話很穩健。稍快一點就是像新聞台會播的深度報導的旁白那樣。
  2. 體育主播:碰到跟「比賽」有關的節目以及跟體能活動有關的節目,免不了要請體育主播出來。體育主播有一種特別的口吻我說不出來是甚麼,但常用很多四字詞組,同時常常隨著場上賽事的情況跟著High。假裝體育主播是還滿好玩的,但是假裝起來有些費力,因為我不愛看體育節目。我在想我腦中目前的資料,可能是小時候跟家人看棒球比賽,一邊聽傅達仁先生播報而存下來的。雖然我常常覺得自己應該加強一下體育知識,但總還是處於臨時抱佛腳,遇到了再研究的狀態……
  3. 搞笑主播:這是在遇到某一種奇怪的節目必須使用的。它的製作方式跟現在台灣的新聞製作方式類似,就是把很多網路搞笑影片湊在一起加上一些旁白評論,或是加上設計對白和演戲橋段。但是我心裡一直覺得原文並不太好笑(這是跟文化差異有關),所以工作時真的會覺得自己如同處在人格分裂狀態:雖然覺得不好笑,可是還是要盡責地傳達原來的笑點或在中文裡製造笑點。
  4. 文人魂:近期有個讓我耗費大把精神把文人魂請出來的節目,旁白的口吻充滿不少藝文氣息,例如:「黃昏將至/位在北非著名的馬拉喀什市集/在舞者的迴旋中揭開序幕」,以及:「清晨時刻/早晨的天空以溫暖的琥珀色/迎向另一日」。說真的,這類文謅謅的風格對我來說其實頗為吃力,即使我對於文學有興趣,也不見得能夠隨時脫口而出一堆像在寫作文的文字。所以我會覺得可能這一塊我真的不適合。而如果比較靠近書面語的文字會讓我覺得吃不消,那可能我好像也不適合去嘗試書籍的翻譯……至少我心裡目前是這麼想。

要扮演一些跟自己不同的角色,過程中有苦有樂,有時也很吃力。朋友說,如果我逐漸感到吃不消,會不會這樣表示,其實這個可能不是真的適合我來做的事情?嗯,這個……該怎麼說呢?

前陣子有一次在網路社團看到一篇討論,提到這一行做久了就會越來越「謙卑」,好像真的是如此。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會覺得自己甚麼都很會,慢慢地就會看到越來越多自己的極限,久了就覺得其實自己並沒有很會,可是要你一下子全部放手,一時之間感覺也很難。

雖然近期我在工作中可以不必再扮演上面所提到的那些角色,但在一般接近口語的情況下,還是要考慮「接地氣」的問題,所以有些時下的詞彙雖然自己不見得會想用,但還是稍微用一下才不會顯得好像…「不夠接地氣」(其實我不喜歡接地氣這種說法)。

記得有一陣子新聞在炒「語言癌」的話題,結果那一陣子有個案子就突然可以用上「進行一個○○的動作」這種句型:「……正在進行一個鋸開的動作,但結果並沒有鋸開……」。說話的人在參加野地烤肉比賽,結果這樣用,聽起來感覺還滿好笑的。

近期也用過一次「○得不要不要的」這種句法。我其實很討厭這種「感覺不三不四」的語言,但只是因為原文的語境需要出現一個時下流行語,然後再接到旁白的解釋,所以想說「那就來用一下吧」。語言是活的,個人也沒有辦法阻止甚麼潮流趨勢,只能自己少用一點。

另外,說到接地氣,其實除了上面說的這種類似流行語以外,也有一種很微妙的地方,出現在選字詞的時候。這一點我覺得跟時間的因素是有關的,就是在翻譯的過程當中,會朝向使用更貼近當下這時候的一般用法,例如:「○○哥/姐/妹」這種跟稱呼人有關的用詞(例:章魚哥/Hold住姐/雞排妹)。

還有,當英文說到「the most 最高級」 後面的限定詞是of the planet/on Earth,在翻譯時似乎也會漸漸不再是「地球上最○○的……」,而是類似「地表最強○○」這種用法。原來的用法也沒有問題,只是在某些可以使用輕鬆活潑的語調的語境中,後者會比前者多了一點「接地氣」的味道。

另外,像是「專家」與「達人」,慢慢地,後者很多時候逐漸取代了前者。很多從日文過來的東西進入到中文,慢慢地越看越順眼,「違和感」越來越少(我也不喜歡違和感這種說法,但這是時代的走向)。

去年聖誕節期間我去看了電影《歌喉讚3》(Pitch Perfect 3)。這場「在職訓練」可說是一場超驚嚇的體驗,可能因為這是一部年輕世代的電影,也為了迎合年輕族群,所以覺得字幕看下來有濃濃的鄉民用語風格,看完就覺得那是另一個世代的東西,「真是嚇死我惹」……或者應該說是「嚇到吃手手」?這裡的預告片的感覺算是有節制了。還好電視頻道跟戲院的要求不同,不然我可能根本撐不到現在。這也是我最近在想的,會不會有一天,我和審稿人之間的世代差異越來越大,這樣大家可能也會無法合作……所以,我又得努力吸收詞語,想辦法「接地氣」,例如把「藍瘦香菇」存進腦中的詞語庫……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工作上的思考與回顧(一) 有 “ 7 則留言 ”

  1. 老實說新世代創造的一些新名詞對我挺陌生的
    因為基本上很不愛用!
    看妳得接觸全新的語彙與資訊
    覺得也挺累的!真的!^^"
    不過翻譯真的就是這麼辛苦
    真的很不簡單
    妳要好好保重啊!

    1. 謝謝!我現在會覺得這是因為是電視節目的關係,所以在比較生活化和調性較活潑的節目,或是喜劇,這種流行語或貼近在地與當下時空的走向會更為明顯或必要。嚴肅一點的節目就不用了,但過於嚴肅和正經也會覺得無聊或吃力,所以也算是自找的

  2. 什麼是藍瘦香菇?
    其實很多詞彙我看不太懂~ 問人人家也不回答 (可能以為我在開玩笑,怎麼可能不懂? 或是懶得裡我?) 現在也學乖了,看不懂或聽不懂的,就知道多半是現代人習慣說的新的表達方式了。

    妳這麼一說,我忽然懂了這一行的 “速度感" — 需要跟上時下的用語和思維方式 . . . 這非常不容易, 你說的對,好像是沒有自己聲音的工作形式。

    1. 藍瘦香菇就是「難受想哭」…應該是…老實說我很佩服居然會有這種聯想。

      我覺得這種對於當前用語的敏銳感,也可以說是無形中的一種壓力,你沒有用上,審稿人也可能改掉,所以乾脆就先走一步。

      其實我覺得雖然是翻譯別人的話,可是過程中會有一個自己慣用的形式還有用字的取捨,我覺得那也就是個人的表現和存在之處。我一直不喜歡把自己擺到「前面」的位置,所以會覺得當一個中介者或是有原文的屏障這種類似隱身的位置比較舒服一點。像工作坊的那位講師我覺得她的確比較適合站在前頭的位置而不只是口譯或編譯的位置。她在台上看起來挺自在的,好像是很習慣表現自己。

      1. 差點把我笑岔了氣… 這個聯想太… 太奇異了。

        就像寫部落格一樣,每個人有自己慣用的形式和用字遣詞的習慣。 筆譯工作需要多方推敲斟酌,若是口譯,可能是完全真實地翻譯了,時間和思考都有限。 這時候口譯是不是更接近妳所說的中介者的位置?

        每個人的位置不一樣,自己要自在才是~ 妳丟出好多的思考啊! ^^

  3. 關於語言癌,侯文詠提過「部分」、「做」、「動作」、及「處理」,例句:「信用卡的部分……麻煩你做一個移駕的動作……為你做刷卡的處理。」我也注意到「這一塊」:「我們公司特別重視售後服務這一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