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上的思考與回顧(三)

前頭已經洋洋灑灑寫了兩篇了,今天很抱歉要再接再勵。其實想這樣書寫是因為我想試試看能不能破除一個近年的想法(或說是迷信),那就是:我有時候會覺得好像講太多跟工作有關的事,或是對於這項我在做的事情顯得稍微自豪一點,到最後生活中好像就會招來一些感覺丟臉的事,讓我覺得自己沒資格對我在做的事情講甚麼話。

這個迷信有可能是起源自幾年前的研習課程中,在課堂上自己翻出來的句子被老師當眾昭告同學說,這就是「翻譯腔」。然後,在那一堂課的稍早前她還有針對本人的背景稍微恭維了一下,所以我想大概就是這樣,才會產生這種迷信。我感覺自己在當天的課上莫名其妙地收到同一個人先褒後貶的話語,然後我就會怪自己一開始填那個甚麼學生背景表單的時候未免太誠實,幹嘛把自己做的案子列了幾個上去,那又不是履歷表。

更荒謬的是,去年在朋友的安排下,與她的另一位朋友見面,她的這名朋友可以算是我的同業。原本想說可以認識交流一下,想請教一些問題,結果,我發現對方居然就是上述那名老師的朋友,都是同一個學歷背景出來的,而且兩個人還很要好,這世界真是小得要命。

不知是否因為同行相忌,還是因為大家看法不同,總之在當天的談話中,她從頭到尾一直在反駁我的話,因此感覺也就很不愉快也無法談得很久,後來我就以要早點回家休息為由而離開了。

不過,在這裡這樣寫,我只是想說,有時候人就是會遇到一些不對盤的人。也許她們在專業上都有很好的表現,有的人也能夠從她們的教學中獲益(我也覺得有,只是……),但只是可惜我們大家就是不對盤吧。

不知不覺,結束了上述所提及的那門課程已經三年多了。這些年來,有時就是會覺得要「爭一口氣」,再來就是要賺點生活費,所以即使我只是人家用香蕉的錢請來的猴子而已(自從有人在某一年的金曲獎說了香蕉猴子論,大家就這麼香蕉猴子了起來),可能跟那些念正規科系的人有差,我還是會覺得,那就自己多努力吧,同時也是為了不想讓家人擔心(或是碎碎念)。

不過,兩年前,在2016年的生日的前後,除了當時突然就不再接到某些頻道的節目,讓我覺得難過之外,當時感覺更難過的是,有一天早上父親突然語重心長地對我說了些話,要我不要太認真接稿,有時候要照顧自己,更重要的是要有體力照顧這個家。

這番話當然有好意在其中,只是當下會覺得原來我努力到最後,周圍的人好像根本不在意我做的事/我的努力,合作對象是如此、家人也如此……這真是一份特別的四十歲生日禮物,就是好像宇宙突然之間告訴你,你做的一切努力都沒用,而且還是在進入四字頭的這一年。

這事先前在這裡有略為提及,我也感謝當時在這裡格友們的安慰。雖然後來過了半年左右,我又開始接到消失了一 陣子的那些頻道節目,但是後來我就覺得,這件事已經沒有那麼重要了。其實那也只是一個名號而已。節目本身的難易度和自己能不能做好比較重要。

但是現在我的確很害怕過生日,因為覺得不知到時候生命又會送給我甚麼殘酷的禮物。

去年,在母親剛過完她的生日隔天,她就突然進了醫院掛急診。雖然只是因為天氣驟然變冷而產生的不適,但因為事出突然,也讓人很擔心。我的生日跟母親的生日很接近,所以等於我去年又收到一份意外的禮物。從那之後的三四個月,也就是剛結束的冬季與這個春季,當我在工作上忙著扮演與自己不同的角色的同時,那除了是一種壓力,卻也是一種跳脫的方式,因為一離開工作的領域,周圍是更多的未知。

很慶幸的是,這段時間裡,每一次臨時要陪母親去醫院做些甚麼的時候,那一天都剛好是案子與案子之間的空檔,在等稿子或是等案子。而到了最近,這種臨時要改變行程的狀況比較少了,我也總算可以鬆一口氣。

不過,這段時間以來逐漸適應了案子較少的時程表,另一個缺點自然就是戶頭進帳也少了,而現在想要再回復到先前的時程,好像也沒那麼簡單。我覺得自己好像已經自動走入另一種階段,想到要把時程排得一天接一天沒有空檔,就會擔心會無法應付未知的臨時狀況。而臨時的狀況不見得都是來自父母,有時也會來自於我。就像今天一早應該也要工作的,只是到現在還沒開始……

我覺得自己很想有點時間釐清自己這段日子以來到底都在做什麼,但真的處在空檔的時間,也只想放空,聽音樂或看youtube影片, 什麼事都不想。

現在的生活到底該以什麼為重心?有三件事情都很重要:時間、金錢、健康,這三者也很難排序,好像隨時它們三者會自動輪流排序,身體不舒服就覺得健康重要,錢變少就覺得金錢重要,要陪家人的時候就覺得時間重要,到現在還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看著辦。

本來只是想記錄這段日子以來的黑暗期,但說起來好像每一天都有黑暗有光明。這一行的確比較適合當副業,但那也要正業輕鬆才行。家家有本難唸的經,每個人在每一行都有各自的辛苦,是沒有辦法互相比較的。而每個從事此項工作的人,相信也各自有各自的苦處,即便會在人前裝得氣定神閒、泰然自若。此文的寫作目的不是要討拍或炫耀,我只是吃香蕉的猴子沒什麼好炫耀的,只是想做個記錄整理,留下一點數位足跡。要做這一行,如果專業能力好一點,應該會更順遂和愉快!但這也只是猜測啦。

 

 

 

 

 

廣告

作者

serendipity

Living at the corner of the (Third) world, the blogger herself is still in the middle of experiencing the wonder (or shock) of life. 太平洋的小島上的一位無名人氏。至今仍然在體驗生命中的各樣驚奇(或驚嚇)。

工作上的思考與回顧(三) 有 “ 14 則留言 ”

  1. 謝謝你寫了這三篇,彷彿也寫出了我的心事。我是同行,完全瞭解你在說什麼,我也經歷了類似的狀況,但一直不知道怎麼寫出來。

  2. 記下這些心情我覺得是很寶貴的
    回頭再看的那天想起當時的自己應該挺有趣的

    我想年輕些時通常一般人都不會把健康擺在最前面的!

    1. 你說得沒錯,年輕一點的時候,不會想到健康,晚上出門玩,回來晚一點睡覺也沒關係。現在都不行了,隔天會覺得很累。所以我現在晚間都盡量不出門。

  3. 那段香蕉… 我第一次在紐約接到表演場子的時候,第一份酬勞就是一堆香蕉… 當時還是學生,吃香蕉就打發了。 問題是,香蕉很重,要我怎麼搭地鐵扛回家啊?!!

    父母了解子女的工作和理想是不容易的事。 我想大部分的父母是不了解自己的子女在做什麼的。 知道的只是外表的名相,實質上的工作內容和使命感,可能不在他們的思維領域裡。
    母親節快到了。 希望妳的媽媽身體健康~ 希望妳不要擔心!

    1. 怎麼會有人真的用香蕉當酬勞…天啊…那後來你怎麼處理那些香蕉呢?

      我母親現在已經好了,先前那段日子,也不太確定是甚麼原因。不過現在康復了也就好了。謝謝你!

      1. 以前我也覺得太匪夷所思了… 珍當我們是猴子嗎?! 現在知道是因為我們是學生,美國人也會欺負學生的。 後來當然大家現場把香蕉分一分,剩下的留給工作人員吃點心。 我哪扛的動啊~~~

        母親節快樂!

      2. 謝謝!身為某種形式的「無給薪長照員」,加上爸媽有時也像小孩,這個節日或許我也可以沾點光 ^ ^

      1. 原來如此,可是別說東西方,光是台韓的口語便大不同,韓劇的中文配音或字幕常有的「臭小子」、「臭丫頭」、「某某的爸」、「金女婿」等,雖然都夠流暢,但終究「腔調」十足啊!

      2. 我對於韓文完全沒有研究,但我想每個語言彼此之間,本來就是都會有很大的差異,而在語言轉換的過程中,也不能說都是譯者理解的問題,從實務上來說,一份稿子要出版或出現在電視螢幕上,都還要經過一些人,所以最終的成果,其實參與的人都有份。。。

      3. 受教了,謝謝。容我說清楚我的想法。我猜想妳所說的「翻譯腔」,應該是針對例如將 “I couldn’t agree more with you” 翻成「我不能同意你更多」的譯文。而我的原意是,回到我前述的韓劇例子,有些原文字詞翻得再怎麼像中文,終究不是我們的用法,這種翻譯腔很難避免吧?

      4. 對,你說的是,我先前也有在想你講的應該不一樣的方向,有的東西是無法避免的。但我很佩服韓劇的翻譯人員,因為配音的稿子會需要更口語化,但同時又要兼顧頻道限制的字數和每一行的說話的長短時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