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兩則。

近期有一次到國家圖書館的時候,中午在地下樓層的7-11吃東西。身邊的其他食客多是來此自修的學生,休息區是少數可以說話而不會被禁止的地方。我在一堆交談聲中慢慢吃著午餐,過了一陣子,從後面傳來的一個女人的說話聲音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激昂。我雖然聽不懂她在講甚麼,但她說話的語氣,給我的感覺卻很熟悉,像是一個人覺得自己遭受不公平地對待,向周遭人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的情況有多悲慘的義憤填膺。為何我會覺得那是熟悉的?因為我以前也曾經這樣。

我的第一份工作在某個高教行政單位,算是半個公家機關,在那裡的那段時間,我就是一直覺得好不公平,為什麼要做這個做那個,有時候也把朋友當成了心情垃圾筒。那女人說話的習氣給我的感覺好熟悉,就好像是以前的我一樣,也好像以前工作環境身邊那些有公務人員身分(或沒有公務人員身分)的同事。

後來,我轉頭過去看看那女人的樣子,結果我猜得八九不離十,她的樣子很像是在這棟圖書館上班的,或是某種教育事業單位體系的教職人員。

近年來軍公教的退休福利問題吵得沸沸揚揚,也許外人很難理解為何這些人這麼在意甚麼幾趴幾趴,還有人會抱怨沒辦法坐郵輪去美國開同學會、沒辦法請看護照顧爸媽。在那個相近的體系待過,我可以感覺到在公職體系底下,這種覺得自己「應該要有甚麼甚麼」的人多得是。那天那個女人說話時的義憤填膺,就跟那些抗議砍福利的軍公教人員的義憤填膺相去不遠。從我離開那個環境之後,我才看清楚自己的義憤填膺有多可笑,畢竟身在其中時,也有享受一些不錯的福利,給自己的生活帶來不少好處。現在我甚麼福利也沒有,可是我也認清了,其實甚麼樣的福利也都只是我們把時間和隨意行動的能力拿去交換而得來的,沒有甚麼東西是免費的。

==========我是分隔線==============

很久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在某學校的進修推廣部上中英筆譯課程的時候,有一次上課的講師好像是一位新聞記者出身的人,課堂上對方也在講一些跟他新聞播報有關的事情。後來有一位學員舉手並不客氣地質疑到底這位講師有沒有準備,為何對方講的內容跟翻譯一點關係都沒有,又為什麼會安排他來教課。課堂的氣氛頓時變得尷尬,但已經忘記後來到底是如何結束的,只記得那位學員很生氣地表示要去退費。她看我們其他人都靜靜的沒說甚麼,還說了一句:你們難道都不生氣?後來,她也真的沒再來上課。

近年,我本來要去上第三次的筆譯課,但結果在第二堂課時發生了一點事情,後來我就決定退費了。因為那門課的老師—如果還可以叫做「老師」的話—並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講義內容上面的句子有問題,還說是學生(就是我)的程度有問題。在那個當下,感覺如同被人冤枉一樣,實在很不好,整個課堂突然間變成權力場,老師不願意承認錯誤然後怪學生。他叫學生把這個有問題的句子翻譯成中文,又不願意公開承認錯誤,然後下面的一堆學生就這樣虛與委蛇地各自表述,想一個答案出來交差了事。這到底是在幹甚麼?所以我當天下課就馬上提出退費申請,寧可自己承擔損失,也不要上這種課。

「身教重於言教」看似老生常談,但品德和處事態度這種事,其實比專業知識和技能更重要。在那個衝突的當下,我周圍的學生也都安安靜靜,每個人也都看不見那個句子的問題,變成是我在雞蛋挑骨頭。我也很好奇,為什麼大家都默不作聲?

最近,突然想起很多年前那位在課堂上跟講師嗆聲的學員,才發現她那時的感受,跟我那一天的感受,也滿接近的。從那時候到這時候,中間經過了這麼多年,我不再默不作聲,但是提出質疑也不能造成任何改變,只能自己離開那個環境。

有時候想起這件事,仍然會有一種糾結的情緒存在,我問我自己,我到底是希望得到甚麼?好像也只是希望那個老師可以承認一下自己沒注意到他列了一個語意未完全的句子而已,但是對方卻是不願承認,還覺得是我的問題。如今那名老師依然在那個地方任教,有時我會在網路上看到有上過課的學生給予好評並且說「受益良多」,看在我眼裡,覺得有點好笑也無奈,同時也迷惑,到底是誰的腦袋有問題?

也許為一個句子生氣很不值得,但令我生氣的不是句子,而是人。

不曉得對方後來有沒有回去把講義上的那個句子改掉,但那一天的情景,實在令人心寒。

有人會關心是甚麼句子嗎?是長這樣的:

China has been on an unconventional and unexpected journey that began after the tragedy of Tiananmen Square 20 years.

聽說這個句子沒有問題,而且大家都可以翻譯出來。可是我都看不懂,也不會翻。所以可能真的是我的程度不適合那門課,這樣去退費也很正常。

 

廣告

雜感兩則。 有 “ 3 則迴響 ”

  1. 人很不容易拉下臉來
    認錯對多數人而言都是困難的
    但如果這種人位高權重
    負面影響就會非常大

    我也覺得很多時候提出抗爭是沒用的
    但是不講又礙於良心
    確實很糾結
    然再想想
    有機會可以講的還是該講

    Liked by 1 person

  2. 無獨有偶,我認識的一位公務(教師)人員, 幾個月前也在為福利的事情生氣… 只能說,當有人把原本"屬於"自己的財務拿走,人就免不了會氣憤。 一氣就把很多源頭給忘了。

    那個句子的確有大問題ㄟ,大概只有亞洲人看得懂吧。

    Liked by 2 peopl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