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告片習作 - translating movie trailers

The Wife

記得去年十月初,作家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時候,我的部落格也因以前寫過的文章跟著沾光,熱鬧了好幾天。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由好萊塢的職場帶出的性別議題,後來也波及負責評選與頒發諾貝爾獎的瑞典學院(Swedish Academy),使得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從缺。這也使得今年八月在美上映的小說改編電影 The Wife 在當前的時空之下,變得更為引人深思。

這部由葛倫克蘿絲(Glenn Close)主演的電影是改編自梅格沃里茲(Meg Wolitzer)的同名小說,描述一位全心支持先生寫作事業、甘願放棄創作天分的女性,在先生獲頒諾貝爾文學獎前夕,開始省思自己的選擇。不曉得國內有沒有引進和上映的計畫,但相信會是一部精采可期的電影。

其實,電影中這位女主角的故事,讓我想到以前大學的一位英文老師跟我們提過,她的先生對她想攻讀博士學位的夢想並不太支持,表示「我的學位跟妳分享就好了」,不過我的老師顯然非常堅持,所以後來才能進入大學任教。

與電影的故事相比,現在的女性應該是幸褔許多,擁有許多前人沒有的自由,可以追求事業、可以穿著褲裝、可以投票表達意見。然而,在社會對於女性的期待還是沒有改變的情況下,女性在家庭與事業之間,經常必須做出選擇,社會對於為了家庭放棄工作的女性,也給予很大的鼓勵。至於那些選擇不放棄的女性,她們好像也就只能這樣一支蠟燭兩頭燒地撐下去,就看個人能耐有多強。而如果是反過來,為了事業拋棄家庭的女性,則可能就會面臨各方的指責,不見得能夠像《搖滾女王》(Ricki and the Flash)那部電影中的樂團女主唱,到最後能與家人和解。我當然希望這個社會能多給女性真正的支持,但在美好的烏托邦來臨之前,各人也只能自己努力。

==

Next time I introduce you…
下次我介紹你的時候

Try a little eye contact.
多給我一點眼神接觸

And next time, don’t refer to me as your son, the half-baked writer.
下次介紹你兒子,別說我是半調子作家

You shouldn’t need my approval to write.
妳想寫作不必經過我同意

Everyone needs approval, Joe.
大家都希望得到認同,喬

Hello?
你好

Am I speaking to Mr. Castleman?
請問是凱瑟曼先生嗎?

I’d like my wife to get on the extension.
我想讓內人也一起聽

Hello?
你好

I’m on.
我在聽

It is my great honor to tell you, Mr. Castleman…
凱瑟曼先生,我很榮幸能通知您

That you have been chosen to receive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您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Tell me this isn’t some great, big, fat joke.
這應該不是開玩笑吧?

It’s all real, darling.
是真的,老公

Breath. Uh huh.
深呼吸
Welcome to Stockholm.
歡迎來到斯德哥爾摩

We are so delighted to have you here.
您的蒞臨是我們的榮幸

I came across some of your stories in a college journal.
我在大學期刊上讀到您的大作

Beautifully written.
文筆極為流暢

Joe had a very heavy hand as a teacher.
喬是一位非常嚴格的老師

He encourage you to keep writing?
他有沒有鼓勵妳繼續創作?

A writer writes because he has something personal to say.
作家會提筆創作,是因為有話想說

You write with intelligence.
妳的作品很有巧思

But you’re detached.
但妳的語氣很疏離

The characters are supposed to be detached.
這些角色本該如此

Especially the mother.
特別是那位母親

My wife doesn’t write.
我太太沒有在創作

Thank God.
真是謝天謝地

Otherwise, I’d suffer permanent writer’s block.
不然我這輩子都寫不出來了

Don’t ever think that you can get their approval.
妳別想得到他們的認同
Who’s?
妳說誰?

The men.
就是男人

The ones who decide who gets to be taken seriously.
一個作家重不重要,都是他們說了算

A writer has to write.
作家就是要寫作

A writer has to be read, honey.
但是寫了也要有人讀

I am aware of Joe’s various…indiscretions.
我對於喬的風流韻事//略有所聞

His affairs have nothing to do with you.
他的外遇跟妳無關

That’s a deep-seated fear of inadequacy.
妳有很深的恐懼,覺得自己不夠好

Don’t paint me as a victim.
別把我描繪成受害者

I am much more interesting than that.
我的人生很精采

Don’t walk away from me, dammit!
妳不可以離開我

I can’t do it anymore!
我受不了了

I can’t take it.
我已經受不了…

I can’t take the humiliation.
這一切的羞辱

What are we doing?
我們到底在幹嘛?

Joan, we’re not bad people.
瓊恩,我們不是壞人

I think you are sick and tired of Joe Castleman.
妳已經厭倦和喬凱瑟曼在一起

I would like to convey to you the warm congratulations of the Swedish Academy.
我謹代表瑞典學院恭喜您

You have reinvented the very nature of storytelling.
您重塑了說故事的本質

Tell me about yourself.
談談妳吧

Do you have an occupation?
妳有工作嗎?

I do.

And…
那是…

What is that?
什麼工作?

I am a kingmaker.
我是幕後推手

 

廣告

The Wife 有 “ 4 則迴響 ”

  1. 很好的電影和演員! 我查了一下,原來在美國已經上映過了,八月。 我沒趕上。
    音樂界也差不多如此。 女生比較少 (在台灣則是女生比男生多),女生的工作時數彈性也比較不方便,因為要配合小孩的作息。 於是我常常看到一些有孩子的音樂家直接帶著孩子出現在彩排場 (或演出後台),那些小孩彷若是在音樂廳後台或前台長大的~ ^^
    有時候我看到小孩出現,心裡會輕嘆一聲… 但是一轉念也提醒自己要體諒人家的不得已…

    寫作的領域裡更明顯,是男人的世界。

    1. 女性在婚後是很難不管家庭的,不管是社會文化的教育或期待,或是所謂的母性…但男性通常可以把家事都交給女性,也沒什麼人會反對,甚至也是社會所默許的。

      Liked by 1 person

      1. 啊啊~ 總得有人管管小孩啊~ 所以看不下去的人就先出手了 (就是女性) 。
        美國也很有趣ㄟ,女生結婚後是冠夫姓的,連自己本來的姓都消失。 他們說這是傳統。 只有少數像是專業人士的女生,原本就有名氣的,就不冠夫姓,才不會讓社會大眾混淆。 像我的所有教授就沒有冠夫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