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曾經

曾幾何時,我有一個櫃子堆疊了很多音樂CD和電影或日劇DVD,但是在近十年的光陰裡,它們都逐步地離開了我的房間。經過去年一整年,找回一些舊朋友、結識一些新朋友,重新整理之後,如今只剩少少一疊CD在架上。

My CD collection

近日林憶蓮小姐發行的新專輯《0》並沒有出版實體CD,只有發行數位專輯和黑膠唱片,之後到底會不會有實體CD,目前還是未知數 。來到今日音樂平台和影音網站大行其道的年代,國外CD連鎖店企業像是Tower Record或HMV都只能黯然退出市場,實體CD的存在似乎越來越尷尬。到底Compact Disc 雷射唱片這種儲存媒體是否會像floppy disk或VHS錄影帶一樣被時代淘汰?還是會像卡式錄音帶或黑膠唱片那樣來個懷舊復興? CD的未來也充滿了變數。

後來,有一天當我看著架上的CD發呆的時候,突然想到我有一片複寫式光碟片CD-RW,就想到那應該可以把我買來的數位音樂檔案,經過轉檔燒成音樂CD的格式放進CD隨身聽來用,這樣也就稍可彌補買不到實體專輯的遺憾。燒錄成功後實際聆聽,發現似乎變得更好聽,人聲和器樂的感覺更立體一些。平常習慣用手機聽音樂後不見得會注意到這點,但是有經過這樣兩相比較,就會比較有感。不過我想這跟把錄音得到的檔案直接拿去壓製成CD應該還是會有點差別,不管是m4a或mp3都是壓縮過的格式。

在燒錄光碟片的等待過程中,突然想到,曾經大約有三年的時間,燒錄光碟片這件事是我在工作上經常要做的事,最高的頻率可以到每天都要燒錄幾張光碟片。我每天或每隔一兩天,都要開啟Nero Express這個程式,因為必須把客戶傳來的檔案燒進光碟片,再交給工廠的業務拿回去壓製成CD或DVD。不過在我離開那份工作之後,我使用光碟機的機會也越來越少,連用光碟機聽CD或看DVD的機會也很少,在那天等待光碟片燒錄完成的時候,我感覺到燒錄這件事對我來說變得很陌生,然而時間回到十年前,那卻是我整天在做的一件事。許多當時工作上在做的事情:cold calling、算報價、算運費、算利潤、對內對外的聯繫,今日給我的感覺也很陌生。 這樣的差距讓我想到,也許今日所熟悉的事情,未來也有可能變得陌生。

這幾天的某一個早上,醒來之前夢見以前的主管在跟我說話。當我在做這份經常燒錄光碟的工作時,他一邊處理自己的客戶,一邊負責督促我開發客戶或想辦法增加業績。

在夢中我好像有點想說話,可是又沒說出來。結果他說到最後,拿了一張類似優惠券的東西給我,上面印著某個網址,似乎是可以上去取得免費看一部電影的密碼這種優惠。醒了之後,覺得這個夢還挺幽默的。

直到今天,距離我離開那份工作已經快要八年了,對於那段時光的記憶,當時工作期間的各種感覺,或是必須每天通勤來回雙北境內的感覺,到現在也已經模糊了。想不出來那份工作到現在是留下了甚麼,那段期間我也許有某種成長,但是可能到今天也已經感覺不出來了。我記得的是主管的父母有時會來幫忙包裝CD,他們常常帶好吃的東西來給我們,所以因為這樣,我吃過了板橋油庫口的蚵仔麵線、萬華的剉冰、小潘鳳梨酥、一之軒麻糬,還有主管的母親做的四神湯與刈包。對於食物的記憶,似乎是比對於工作的記憶還深。人的記憶真是奇妙。

廣告

曾經 有 “ 4 則迴響 ”

  1. 這倒是真的,透過正常的音響, CD 或唱片呈現出的音色的確比較好,有些細微的音色在電腦或手機裡聽不出來。 當然手機會一直改良。 至於可以改良到如何與真正的音響比較,不得而知~
    看到架子上的 CD 收藏,給人文藝氣息的感覺。 好美。

    Liked by 1 perso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