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井 フミヤ – 風の時代

有一段時間,每到一年的最後一天,我會花點時間聽這首歌。知道這首歌的人,如果不是他的歌迷,那想必是跟我一樣,看過那部名為《戀愛奇蹟》的日劇。雖然並不是很喜歡那部日劇的劇情,但這首主題歌卻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隨著年紀增長,對於歌詞的感受越來越深刻。搖滾樂團主唱出身的藤井先生在90年代的名曲是《愛情白皮書》主題曲〈True Love〉,後來也演了一些電視劇,乍看之下感覺好像很斯文似的,但回歸到音樂的領域,搖滾樂團的那一面總是沒離開過。這首略帶些滄桑和自省意味的〈風の時代〉,配上他的嗓音倒是剛剛好。在網上重溫著歌詞的中譯,心中也謹記著在新的一年,要坦然去面對歲月中的未知。 繼續閱讀 藤井 フミヤ – 風の時代

廣告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

今天這一篇,來談一位在記憶之中也佔了不少份量的歌手。雖然我應該不算她的歌迷,因為她的專輯我並沒有每一張都在聽,也沒有非常積極地在關注著。但因為最近聽到她的新歌,想起一些以前對於她的歌曲的記憶,然後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記憶之中也都累積了不少關於她的音樂的回憶。

從現在往回推算,第一次聽到她的歌都已經過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其實這也很正常,因為她出道已經超過十年。直到今天,在她第一張專輯當中的這首歌曲,還是依然能夠感動我。 繼續閱讀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

(歲末的)雜感一則。

小時候,我從成語故事裡第一次讀到「東床快婿」的典故,便對於這樣的軼事感到十分新鮮。在一個高官為女兒挑女婿的場合裡,最後勝出的竟然是那位對這件事一點也不稀罕,依舊我行我素的那一位。乍看之下這樣的選擇令人跌破眼鏡,不過在了解箇中道理之後,又對於這樣的選擇深深折服。 繼續閱讀 (歲末的)雜感一則。

久違的冬之光。

這兩天終於看到陽光露臉了。今天出門散步,當微微的陽光照在身上的時候,便讓我想起這首很久以前聽過的歌, Linda Ronstadt 的〈Winter Light〉,是90年代的一部兒童文學小說改編電影《祕密花園》(The Secret Garden) 片尾的一首歌曲,高中時在電影院裡聽到便很喜歡。這首歌後來也有不少人翻唱,像是辛曉琪,還有莎拉布萊曼(Sarah Brightman)。不過可能因為先入為主,還是比較喜歡原唱版本中的空靈感。走在路上看著陽光下的景物,不管再怎麼平平無奇,都因為陽光的照耀而增添了幾分美感。一時之間,突然覺得很幸福。

Midlake – Young Bride

進入了12月,濕冷的天候再次成為這座城市的常態,太陽露臉的時刻變得十分稀有,似乎只要不下雨就已經值得慶賀了。我喜歡不下雨的冷天氣,走在路上特別讓人感覺頭腦清醒,可以讓人思考或是回顧人生,只是老天爺還是喜歡送來綿綿細雨或大一點的雨……

這首歌感覺上可以和前一篇文章介紹的歌曲連在一起聽,編曲當中都有小提琴演奏的旋律段落,輕快的節奏帶來一種躍動中的歡樂,可以為陰雨天帶來一點正面的能量。會知道這首歌還得感謝 Suede 的主唱 Brett Anderson,因為之前在網上看到一篇採訪文章,列出他很喜歡的一些專輯,當中便包括 Midlake 這個團體的專輯 《The Trials of Van Occupanther》 ,提到了這首〈Young Bride〉。偶然發現一首聽了很喜歡的歌,也是生活當中的一種幸福。

對了,如果有人想知道 Brett Anderson 喜歡聽哪些專輯,也可以順道看一看:

There’s A Song Playing: Brett Anderson’s Favourite 13 Albums

Andrew Bird – Pulaski at Night

這首歌是美劇《年輕教宗》(The Young Pope)當中使用的一首曲子,開頭的部分其實是小提琴的撥弦。整首歌有一種溫暖的喧鬧,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歡樂似的。在想著應該用甚麼樣的音樂迎接今年最後一個月的時候,就想到了這首歌。即使台北天氣濕濕冷冷,整天下雨,還是想要用正面一點的氣氛(雖然歌詞好像並不快樂)來過日子。Andrew Bird是一位美國的創作歌手,也會拉小提琴,網路上也查得到一段他的 Ted Talk影片,會把小提琴當成小型吉他來演奏,好像這個樂器在他的手中有無限的可能似的。

逆向思考之必要

近日在網上發現林夕的這段演講,看了很有感觸。身為文字工作者、華文音樂界著名填詞人,在工作上他面對的壓力是一般人很難想像的。因為對於歌詞懷抱著很大的責任感,歌詞創作也成為焦慮的來源,但因為某位製作人一番殘酷的話讓他豁然開朗,作為他日後給自己的提醒,讓他在創作時可以用不一樣的態度來面對。

最近在工作上其實也有類似的體會。日前遇到一份對我來說很吃力的案子,整個工作的過程中感覺壓力好大,覺得好像快做不出來了。但有一天早上我就突然想到,再怎麼樣,這不過就是一個一小時的節目,播完了就結束了,看的人應該也不多,又沒有人知道是你做的,就算被交出去以後被大幅修改,也不是甚麼太大的事。從這個角度去想之後,感覺就好多了,又可以繼續下去。所以有時候,逆向思考真的是有其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