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他瘋了,有人說他覺醒了

不曉得大家前陣子是否曾在新聞或網上看到這段金凱瑞談論色彩和繪畫的短片?先前看到這段影片,才想起到自從《波普先生的企鵝》(Mr. Popper’s Penguins)那部可愛的電影之後,就沒再看到金凱瑞的作品。而近年來,繪畫成了金凱瑞的某種表達自己或宣洩情緒的出口。 繼續閱讀

廣告

只有人際關係是不可取代

在媒體上,好像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XX年後即將消失的工作」這種報導和討論。忘了是在哪一篇報導上面提到翻譯這項目,在Google翻譯不停改善的情況下,即使翻譯的需求還是會存在,翻譯的前景似乎真的不令人看好。 繼續閱讀

十年前的無心之語

這兩天發現到,多年前曾在這裡發表的一篇討論某作家的文章,突然之間多了一些瀏覽率。一開始有點納悶,後來在網路上看到消息說,作家得了今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因此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那篇文章已經是十年前的作品,算是自己的業餘心得,記錄自己某一段時期,曾經狂熱地閱讀這位作家的作品,以及作家訪談、生平、甚至是研討會論文。文章寫完之後,人生也走向其他階段,逐漸遠離了那段時間。前幾年,我也曾試圖回頭重看他其中一部作品,在這裡寫過一小篇記錄,不過這一回的重讀並未把小說看完,而是看到一半就中斷了。至於作家的近作,我也只看過一部分,看一看就沒有想繼續閱讀的動力,不曉得為什麼。也許二十幾歲的我和三十幾歲的我,喜歡的事情已經不太一樣了。 繼續閱讀

盧巧音 – 哲學家

中秋節前夕稍作休息,一早出門走走。但其中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去 Smith & Hsu 茶館放空一下,假裝自己是不愁吃穿、不必賺錢的貴婦。距離上回造訪又過了些時日,先前所去的那個分店已經收起來,因此到了別家分店去。有一段時間,該分店的周邊也是自己常路過之處,因此今日的造訪,也有一點回顧過往年歲的感覺。這間分店位於一棟老房子內,某一年還曾獲得老屋新生大獎。店內裝潢與其他分店都維持一貫的簡約風格,我還蠻喜歡的。店內的場地不小,除了一樓,還有二樓和三樓的空間,但三樓還有裝修工程在進行。在非假日的鄰近中午時間,店內沒有甚麼人,店內的音樂也不會太吵。我很喜歡這種寧靜,因為有時候去咖啡館,旁邊有一堆人講話的時候,真是吵死人了。不過,換個角度從店家立場來想,一個早上客人這麼少,該如何是好呢? 繼續閱讀

記憶中的薰衣草

pexels-photo-lavender

前一篇文章對我來說是個意外。突然之間我把一個訴諸感性與感官的事物探討得那麼理性,再也容不下任何跟感覺有關的討論,想起來都覺得很意外,好像工作上的那一面會把我的其他面向掩蓋掉,甚至可說是接近否定。那麼,要是哪天我不再以現在的工作為工作,那我這個人會剩下甚麼,變成甚麼樣子?

前幾週與家人到台北的迪化街走走,商行裡販賣著各式乾貨、花草茶及糖果,不過看來看去,沒有找到我要的一種茶湯泡出來是藍色的薰衣草。記得在超過十年前,曾經在某間手搖飲料店喝到一款薰衣草奶茶,老闆是用這種薰衣草泡出來的藍色茶湯再加上牛奶,看起來有點像某種淡藍色的乳膠漆。雖然顏色看來有些奇特,但因為我喜歡調和起來的味道,所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