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日記0423

自從數年前開始整理自己房間的雜物以來,雖然已經漸漸習慣這種將物品放手的動作,可是隔了一段時間,似乎還是會默默地又累積了一些,也許應該放手的東西。

前幾天,我送走一件應該已經超過了十年的毛衣。即使一開始不是我買的,樣式也不算太過喜歡,但在這十年來總是有在使用的。不過,慢慢地,衣物纖維漸漸變得稀薄,顏色逐漸變得陳舊,而且洗久了纖維有些變硬,使得我漸漸地在這些年來越來越少穿了。我想了很久,這幾天才真的決定放手。但直到鬆手的那一刻都還是有些不捨的,可能真的是因為累積了很多年的光陰吧! 繼續閱讀 清理日記0423

廣告

在破曉之前

black-and-white-contemporary-dark-916543
來源:Pixels

前幾天的夢中,我在一棟大樓的樓梯上下穿梭,但目光總好像看著當中的某一個房間。我心裡意識到那是某人所使用的地方,但夢中的我只是意識到而已,並沒有想要走過去,也沒有很想要碰見那個人。不過走著走著,我卻總是聽見旁人提及一些關於他的消息。旁人的一言一語,像風一樣在身邊流竄,而我只是一直在往前走。

後來他出現了,看到我就十分開心地拿了吃的東西出來,分了一點給我。我靜靜收下了,心裡訝異他會這樣熱絡地招呼一個人。同時我也有點納悶,為何他會這麼開心?我也並非他生活圈裡親近的人啊。

夢境到這裡就停止了。醒來之後,在迷糊之際的第一個感受有些悵然,好像很多年前那一份無法解釋的感覺,似乎仍然清晰地存在於某個地方。就算我選擇不予理會、不作回應,而它卻是透過夢境讓我感覺到,它還是在那裡。 繼續閱讀 在破曉之前

Midlake – Young Bride

進入了12月,濕冷的天候再次成為這座城市的常態,太陽露臉的時刻變得十分稀有,似乎只要不下雨就已經值得慶賀了。我喜歡不下雨的冷天氣,走在路上特別讓人感覺頭腦清醒,可以讓人思考或是回顧人生,只是老天爺還是喜歡送來綿綿細雨或大一點的雨……

這首歌感覺上可以和前一篇文章介紹的歌曲連在一起聽,編曲當中都有小提琴演奏的旋律段落,輕快的節奏帶來一種躍動中的歡樂,可以為陰雨天帶來一點正面的能量。 繼續閱讀 Midlake – Young Bride

意外的驚喜

上個月有一天中午,在市區某處的人行道邊發現了開著粉紅色花朵的韭蘭,當下非常開心,馬上拿出手機蹲下來拍照了。拿手機拍照這件事在現今已經稀鬆平常,但是在市區內辦公大廈較多、周圍都是中午出門吃飯的上班族這樣的地方,突然做出遊客的行為感覺有點奇怪,不過既然難得看到這樣的花,便也顧不得太多了。 繼續閱讀 意外的驚喜

雨季的故事(2006)

這篇古董文是多年前寫的。這是某一年的大學學測情境作文題目,本人試著亂答一通,這應該不符合命題老師想看到的東西。

說到命題作文,學生時代曾發生一件有趣的事。在國三時,某次模擬考試的作文題目叫做「年輕真好」。那時候曾經在報紙上看到一篇文章,印象中是說人類過了25歲體力智力會開始走下坡,結果我就把它寫進文章裡面了,考完發回來分數不算很好。我的國文老師看到以後就笑說,你可能得罪閱卷老師所以分數不好。多年後想到此事,也覺得好笑,才十幾歲的我,完全不懂年齡是多麼敏感的議題。 繼續閱讀 雨季的故事(2006)

Depeche Mode 〈Enjoy the Silence〉翻唱版本一記

英國電子樂團體 Depeche Mode (流行尖端)的一首舊作〈Enjoy the Silence〉是我蠻喜歡的一首歌。近年來偶爾會聽到有人翻唱,而在真人版《攻殼機動隊》(Ghost in the Shell)的首支電影預告片中,又聽到一個版本,這樣子算下來也就有三個版本了,今天就一起在這裡作個紀錄。 繼續閱讀 Depeche Mode 〈Enjoy the Silence〉翻唱版本一記

落入草叢的小熊維尼依然微笑

Jpeg

今天出門的時候,在人行道邊的某棵樹下發現不知是誰丟棄的東西,看起來像是一個小熊維尼的造型水壺。維尼看起來仍然很乾淨,外形也十分完好,但是就這樣被人丟在這裡,看了實在有點心酸,而看到他臉上依舊掛著微笑,似乎又更心酸了一點。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來詮釋,也許維尼臉上那種「逆境中的微笑」值得我們學習?

這使我想起以前曾經在報紙上看過一張照片,是多年前政府花了大把經費由國外購置的「外星寶寶」垃圾桶被輾平的樣子。已經不記得是哪個顏色的外星寶寶了,他由本來完好的樣子被壓得扁平,但在那個扁平的臉上仍然有著原來的笑容。即使被壓扁了卻還是一臉開心樣,那令少時的我印象非常深刻。如果塑膠物品也有靈魂,在被人丟棄、被人壓扁、被人亂踹時是否真的還笑得出來?也許,它們應該慶幸自己沒有靈魂。

現在已經入夜了,不知道草叢裡的小熊維尼是否安好,主人是否有把他帶回去?還是,明後天他會被清潔隊員帶走,展開新的人生?不知道。但他的臉上仍舊會掛著微笑。

邂逅

【前言】

這是一篇多年前的自家創作,如今讀來真是恍如隔世。當年想效法名家,(自以為)使用了石黑一雄先生的那種時空跳躍的方式來安排故事,感覺上或許接近作家那本很長的著作 The Unconsoled,但現在的我絕對不會想要把事情搞得很這麼複雜。故事當然是虛構的,不過我曾夢到失聯多年的老同學過得不如意,醒來為此難過許久,所以才促成了這一篇的誕生(但在現實中和夢中那位同學已經失聯了)。倘若在閱讀過程中覺得有任何問題,那的確是真的,最適當的修改應該是全部重寫,但想來想去,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想去處理當中碰觸到的問題。我認為這原來的文字裡,存放的是當年我的想法,但現在我已經不會這樣想了。因此我只有調整一些細部銜接段落,維持原來的安排,呈現的是過去的自己。能透過文字遇見過去的自己,是一件有趣的事。看到當時不過只是社會新鮮人的我,大言不慚地寫著自己一無所知的職業,感覺實在很好笑。以下的文字蠻長的,但我不想分次刊出,閱讀之前要有心理準備。如果讓各位在螢幕上捲動了很久或滑了很久,還請見諒。

繼續閱讀 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