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Equus” to Hong Kong/ 《Equus馬》勇闖香江

原文連結:http://blogs.wsj.com/scene/2014/05/09/bringing-equus-to-hong-kong/

Bringing “Equus" to Hong Kong

Equus馬》勇闖香江

(Wall Street Journal – Scene Asia)

《華爾街日報─亞洲風情》 繼續閱讀

廣告

《我和秋天有個約會》

很高興能在台北欣賞到香港話劇團的演出。《我和秋天有個約會》是先前《我和春天有個約會》的續篇,編劇是杜國威先生。以前就很喜歡由杜先生的劇作所改編的電影作品《南海十三郎》、《我和春天有個約會》,這次能看到杜先生的作品直接以舞台劇的方式呈現,真是非常開心。透過舞台即時的表演呈現,劇本裡的故事給人的衝擊更加深刻,也更能引發觀者對於自身生活情境的思考。因此,十分盼望未來還有機會在台欣賞到杜sir的其他劇作。

《我和秋天有個約會》承接了先前《春天》的角色及故事,並延伸到主要角色的下一代身上。當年麗花皇宮的四位好姊妹,如今有些已不在人世,徒留給他人一份無止盡的思念。她們的孩子都已長大成人,但也在人生和感情的道路上遭遇了挫折和失望。鳳萍的兒子Danny事業有成,但因失戀封閉自己,變得冷漠不近人情;露露的兒子Bobby雖然生性樂觀,不過事業和感情沒有著落也讓他心中難受。隨著劇情的轉折與發展,Danny明白到原來他放不下的過去,背後其實藏著一份更深的愛,而Bobby也在朋友和家人的支持下,開始一段新的生活。

我覺得這部戲在呈現故事的方式上有兩個特別的地方。一是使用了夢境來呈現故事,像是小蝶和Danny,他們都透過夢境和他們已逝的朋友、家人重聚。夢對我們來說常是既真實又非真實,但它總是透露出我們潛意識中的一些渴望。與其否討論夢的真實性,不如坦然面對自己心中的渴望,尋求調適自己的方法。就如同小蝶對於自己的夢,最終也向家豪坦承自己過往的想法,即使並未想出甚麼樣的下一步,但第一步總是要先面對自己。另一個我覺得有意思的地方,是因為角色職業背景的緣故,戲中安排了許多歌舞段落。每當台下的我們因著台上的表演叫好的時候,我們不自覺成為戲裡的一部份。台上台下同在一場戲裡,直等到落幕之後,各人又再回到自己的戲裡去,想想也十分奇妙。

此外,這部戲也充滿了對於昔日香港流行音樂文化的懷念。Danny的助理Tobby以中性的裝扮唱出〈夢伴〉,一舉手、一投足都讓人想起原唱的梅艷芳小姐。Bobby和Danny分別模仿張國榮和譚詠麟的嗓音合唱〈難為正邪定分界〉、〈相逢何必曾相識〉,這些都是70-80年代的經典歌曲。流行音樂是集體文化記憶的一部分,《我和秋天有個約會》也透過這些歌曲,喚起觀眾對於昔日美好年代的回憶。因著香港從70-80年代開始,透過戲劇輸出了香港的流行音樂,所以相信在本地也仍有一群觀眾會對這些歌曲印象深刻。

除了流行文化之外,《秋天》的故事把Danny的角色背景設定為越南來的孤兒,後半段也有Danny遠走加拿大與女友的父親相見,也讓人看見香港移民在歷史中的軌跡。關於這部份,我想香港的朋友比較會有深刻的感受。

其實,在最近這段時間,為了找尋下一份工作,我的心裡面一直有很大的壓力。所以,當我在看戲的時候,很能夠理解戲裡面Bobby的心情。在看戲的那三個小時多裡,大概是我這陣子以來笑得最多的時候吧!雖然,近來跟家人的關係也不是很理想,但透過戲中所呈現出的那些夢境,讓我體會到和家人的相聚時光是有限的,所以,不管彼此之間發生了甚麼事,我還是會珍惜大家能夠相處在一起的時間。看到Danny在感情上走過的路程,也讓我感受到不管過去發生了怎樣令人痛苦的事,都該學習放下,並珍惜現今擁有的一切。

這次透過《秋天》的台北公演,可以同時看到張敬軒和劉雅麗小姐在舞台上演出,真的很開心。我發現張敬軒同學真是越唱越好了,這幾年他唱低音的部分已經有了突破,感覺好像毫不費力就可以唱到。當Alice唱出〈我和春天有個約會〉時,心裡真是非常感動,不知不覺還感動到哭,因為真沒想過有此機會聽見她唱現場,當然,兩位一起合唱的時候,則又是另一個經典的時刻!〈我和秋天有個約會〉這首歌出現在結尾,透過現場的詮釋,比起錄音室的版本更能讓人感受到歌詞的意境。

今天寫完這篇文章的時候,《秋天》也已經結束了三天的台北公演。雖然舞台上的戲已經落幕,但是看戲時的感動,還是能透過文字留存一點記錄,或是透過張敬軒的歌聲,再次回味歌中那份深深的思念。

我和秋天有個約會   張敬軒

(舞台劇《我和秋天有個約會》主題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