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妹同學的煩惱

先前某日不經意看到電影台播送的《林北小舞》,發現故事背景的設定竟然是在金門。這讓我想起過往的日子裡,曾經認識一位從金門來的同學。那是我國一時的一位同班同學,她和妹妹一起住在台北,她家離我家不遠,因此有的時候,我們會一起走路回家,邊走邊聊天。不過,我對她最大的印象,應該就是聊天的過程中,她會常常跟我說到在金門的時候,有很多男生想追她,很多人寫情書給她,搬到台北以後,還是有人一直寄信給她。言談間她聽起來似乎有些煩惱,但這些事情對當時的我來說,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就像有人跟你說「天降紅雨」那樣,讓人完全無法想像。 繼續閱讀 正妹同學的煩惱

廣告

後來.頭髮白了

 

brown field
圖片來源:Pixels

日前看到那部舊日的電影《Mr. Holland’s Opus》,劇中那位將一生奉獻給教學的 Mr. Holland,以及飾演這個角色的演員李察德瑞福斯(Richard Dreyfuss),倒是讓我想起高中時默默喜歡的那位補習班數學老師。對於這個少女心浮濫爆發式的無邏輯聯想,心中理性的部分的確覺得納悶,因為要是實際拿照片來比並不像。不過,Mr. Holland 在教學上的認真態度,還有給予學生的輔導,的確會讓我想到過去受教於那位老師的時光,在相處之中所得到的感覺。

就數學這個科目來說,我的確很高興能夠遇到這位老師,幫我挽救了成績單上的數字,也讓我在那段期間,對於這個學科有一種正面的回應,自發地對於這個學科有一種想要探究的興趣。當時在他的課堂上,我會感受到一種單純,只要掌握了解題的原則,就能知道該怎麼處理,解題成功的時候,就會有一種成就感。所以,在高中的時候,除了社團練習、課餘時間聽音樂和看書之外,在研讀課業的時間中,有一部份的時光,是額外地撥給了解題這件事。在整個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就是那些原理背後所構成某個單純的世界,每解出一個題目,好像就能再次從中瞥見那個世界一樣,成就感與滿足感也油然而生。然後也會有一種平靜。 繼續閱讀 後來.頭髮白了

意外的驚喜(2)

兩個月前,有一天早上突然發現住家附近的變葉木,竟然開花了。雖然從小就知道這種植物,但是沒有特別想過它會開花,而且花的型態還這麼特別,就像是有人特別設計的一樣。如此意外的發現,就像發現認識很久的朋友竟然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才藝。希望下一次還有機會看到!

 

幸好我長得不像范文芳

上個月底林憶蓮小姐在香港開個唱,在網上有看到她和倫永亮合唱〈此情只待成追憶〉的片段。在重溫經典歌曲及動人歌聲的同時,心裡也羨慕兩位細水長流的友情。算起來,到如今應該也接近三十個年頭了吧?

記得有一次在某篇文章中看到,雖然人的一生可能可以認識很多人,但是知心好友其實只有個位數。環顧自己的朋友圈,似乎也是如此。在現在常聯絡的朋友中,幾乎都是跨進本世紀後認識的。待在教會的期間,感覺好像因此多認識了很多很多人,但這些關係在離開教會後,也都無可避免地一起消失。如今能夠繼續和我聯絡的,都是進教會之前就認識的朋友。並且很慶幸的是,彼此的聯繫並沒有因為中間那段信仰狂熱的日子而完全中斷,至今不知不覺累積了超過十年的交情。對於我這種不善交際的人來說,可說是一項不小的成就。但這同時也就表示,有許多人與自己的相識,到最後,也都只是讓彼此成為對方生命中的過客。 繼續閱讀 幸好我長得不像范文芳

聽說她在湖畔走著走著就倒了下來

little prince

雙十一前夕,想起一位如今已在天堂的前同事。她的年紀比我大了至少三十歲,是我第一份工作時的同事。我們曾在同一間辦公室,一起度過兩年多的時光。 繼續閱讀 聽說她在湖畔走著走著就倒了下來

踏進十一月。

揮別了奇裝異服的萬聖節,把書桌上的月曆翻到十一月的頁面,頓時感覺到今年真的已經快要結束。在進入到十一月之前的這段日子不太安穩,工作上、生活中都有一些小幅的變動,還有住家附近沒完沒了的裝修工程,好像生活就是不停地有意外(但是並不想要)的驚喜出現。去年生日過後收到生命送來的意外驚喜,到現在對於那種失落感還餘悸猶存,也許是這樣才讓我很擔心,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收到生命送來更意外的意外驚喜。 繼續閱讀 踏進十一月。

只有人際關係是不可取代

在媒體上,好像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XX年後即將消失的工作」這種報導和討論。忘了是在哪一篇報導上面提到翻譯這項目,在Google翻譯不停改善的情況下,即使翻譯的需求還是會存在,翻譯的前景似乎真的不令人看好。 繼續閱讀 只有人際關係是不可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