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Austin Wright 的《夜行動物》(Tony and Susan)

前一段時間,我買下了電影《夜行動物》(The Nocturnal Animal)所改編的小說 Tony and Susan (書名中譯也是《夜行動物》)來閱讀。原本打算在閱讀完要來寫一篇心得,談談原著與劇本詮釋的差異之類的,結果等到看完之後,就覺得不知道要不要寫感想。會這麼覺得,一方面是因為電影與原著的落差大到讓人意外,自己對於原著故事及人物的感受也跟著改變了,到最後變成我對於導演的詮釋和作家的寫法都不算是很滿意。另一方面,譯文讀起來的感覺也讓我覺得意外,我會很好奇到底為何翻完出來經過審稿之後會變成現在看到的這樣。我思索著心中的這些感受,然後就開始懷疑起在這裡寫心得的必要性。既然這部小說在讀過之後,自己的感覺並沒有很喜歡,那有甚麼好寫的?會不會反而讓人產生先入為主的偏見,結果擱置了這本書,可是這本書其實並不是寫得很爛,而是其實寫得不錯,只是翻譯的感覺我不喜歡? 繼續閱讀

廣告

This Is My Letter to The World

好久沒讀詩。記得曾經在某篇文章中看到作者引用了美國詩人Emily Dickinson的一首詩This is My Letter to the World,覺得這詩的開頭深得我心:This is my letter to the world/That never wrote to me ,但是詩人想說的,跟我想像的略有不同,最後的意思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我喜歡她的詩具有的韻律感,和一種「字句簡單但意思不簡單」的感覺。

This Is My Letter To The World

This is my letter to the world,
That never wrote to me,–
The simple news that Nature told,
With tender majesty.
Her message is committed
To hands I cannot see;
For love of her, sweet countrymen,
Judge tenderly of me!

 

赫曼.赫塞《生命之歌》(Gertrud)

生命之歌剛進大學的第一年,我在課餘時常常閱讀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的作品。當年讀過的內容雖然已經沒有印象,但我幾乎把所有志文出版社出過的中譯本全看了(唯獨《玻璃珠遊戲》沒有挑戰成功)。到底當時為何如此狂熱?我想應該是赫塞的小說中,經常有對於人生、老年和少年、對於生命的探討,而那時的我,在身邊沒有甚麼太多人可以討論的情況下,似乎很希望能從書中找到一點解答。 繼續閱讀

人生的不可逆轉,也許只是一種想像:閒聊《卻西爾海灘》

幾年前的卻西爾海灘(圖片來源:http://www.geograph.org.uk/photo/7243,作者:Val Vannet)

幾年前的卻西爾海灘(圖片來源:http://www.geograph.org.uk/photo/7243,作者:Val Vannet)

前陣子,我從圖書館借來了英國作家伊恩‧麥克尤恩(Ian McEwan)的小說《卻西爾海灘》(On Chesil Beach)的中英文版本,一方面是為了看小說,一方面也稍微了解一下中文譯者的處理手法。看著看著,可能是對於故事主軸太過熱中,結果到最後變成只是為了瞭解故事主角到底經過甚麼事,以及故事的結局,對照原文和譯文的工作只做了一點。 繼續閱讀

《文・堺雅人》

  在網路書店上偶然看到,於是就買了。買書時的心情有點八卦,與其說好奇這位演員寫得如何,不如說是好奇把我最愛的日劇女演員娶回家的人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但展卷閱讀之後,觀感就很不同了。我很喜歡堺雅人先生寫作的筆調,並不會讓人覺得大明星遙不可及或是用字過於艱澀,而是十分平穩自然地描述自己的經歷,也不流於炫耀。翻譯者的功力也是沒話說的,在閱讀時特別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作者娓娓道來的平實筆調適當地轉成了中文,而且是很雅致的中文,讓人感覺彷彿作者就在面前訴說自己的故事,但文字又是很精緻的。在工作之餘抽空讀個一兩篇,有如前往「心靈綠洲」一般,實在是非常享受的閱讀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