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我想我們並不瞭解她

月初時從媒體上得知香港演員藍潔瑛小姐過世的消息,第一時間確實感到驚訝和惋惜。在過往利用假期追劇的學生時代,雖然她並非我當年最喜歡的演員,但卻也是那段時光記憶裡的一部分,聽到她骤逝的消息,心中多少仍有些感觸。

繼續閱讀 “我想我們並不瞭解她"
廣告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兩則。

近期有一次到國家圖書館的時候,中午在地下樓層的7-11吃東西。身邊的其他食客多是來此自修的學生,休息區是少數可以說話而不會被禁止的地方。我在一堆交談聲中慢慢吃著午餐,過了一陣子,從後面傳來的一個女人的說話聲音越來越明顯,越來越激昂。我雖然聽不懂她在講甚麼,但她說話的語氣,給我的感覺卻很熟悉,像是一個人覺得自己遭受不公平地對待,向周遭人滔滔不絕地訴說自己的情況有多悲慘的義憤填膺。 繼續閱讀 “雜感兩則。"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歲末的)雜感一則。

小時候,我從成語故事裡第一次讀到「東床快婿」的典故,便對於這樣的軼事感到十分新鮮。在一個高官為女兒挑女婿的場合裡,最後勝出的竟然是那位對這件事一點也不稀罕,依舊我行我素的那一位。乍看之下這樣的選擇令人跌破眼鏡,不過在了解箇中道理後,又對於這樣的選擇深深折服。

後來大學的時候,這個古代的典故,也曾經影響了某次我與別人看電影之約的穿著打扮。我的想法是,假如打扮平凡一點也能吸引到人的話,那表示對方喜歡的才是真正的自己。所以,我穿得跟平常上學差不多就出門了。不過後來的結果其實跟衣著沒有關係。

在爾後的日子裡,才慢慢知道,原來如果不是天生麗質,就要先堆砌一番,從頭到腳、從裡到外、上上下下花費大把心機營造一個形象,個性上或是哪裡可能也要稍微調整一下,才可能稍微有人注意你兩眼。不過就算努力了半天,也不保證自己的努力會有收穫,不保證自己所喜歡的人會喜歡自己,因此會有極高的機率,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不過,要是去看那些已經在一起很久很久的情侶或夫妻,多少都能看出來,這些人經過長時間的相處,已經接受了對方與自己預期不符的地方,可以說是破除了迷思,所以他們的關係才能夠維持得這麼久。而如果一直執著於迷思或某種標準,可能就沒辦法維持很久了。

這樣說起來,人還真是奇怪,關係長久的關鍵其實是破除迷思,但開啟一段關係的關鍵,卻好像是要先給人家灌輸某種迷思,製造某種也許不符合真我的形象。能夠像「東床快婿」那樣一開始就眼光獨到,這種人實在是少之又少。

然而,我發現不只是交友市場有這種問題存在,還有別的事情都有類似的邏輯存在。例如學習某樣東西,或是工作的選擇。常常做一件事情或學習一樣東西的背後都是有目的的,例如希望賺大錢,希望有成就,希望過更好的生活。這不禁會讓我去想,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所做的事情達不到你原先想要的目的—就像交往之後發現對方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樣—那麼,你還會選擇繼續嗎?假如有一件事在你想做之前,就有人告訴你,這件事無法讓你功成名就,也賺不到大錢,有些你想要的東西,這件事情無法提供給你,那麼你還會決定做這件事嗎?

我覺得,假如面對這兩個問題,可以給出肯定的答案,那麼這件事和自己之間的關係,應該就能維持得比較長久。即使不是目標遠大、著眼於眾生利益的那種「志業」,也算是個人領域裡,自己執意想做的這種「志業」。然而一個人有這樣的志業,到底是幸福或辛苦,或兩者皆有,完全就看個人怎麼評估了。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兩則。(2017)

1. 原來每個人都會有點不喜歡自己
近期參加了一個跟「聲音」有關的工作坊,老師是一位 vocal coach,透過她的指導和經驗分享,讓我對於說話聲音的使用多了一些了解。以前沒有想過,人的聲音既然是透過聲帶振動而變成的聲波,它和我們的關係其實很密切,除了個人健康、生活作息會影響聲音,情緒和生活經歷也會影響聲音。(嚴格說是影響你願不願意開口講話這件事,而這樣也就會影響你發出來的聲音。)

在課堂期間有一項練習,就是念自己的中文名字。一開始的時候,總是覺得這名字是甚麼鬼東西,三個字都是二聲念起來很奇怪,覺得這名字沒甚麼好的。不過到後來,也許是慢慢接受了自己的聲音,在老師的指導下好好念出這幾個字,就逐漸能夠接受,感覺到這名字還不錯。但是,在心裡頭還是會有個想法,覺得「那這個聽起來還不錯的名字好像也不太像我的名字」。人好像就是不容易喜歡自己。 繼續閱讀 “雜感兩則。(2017)"

翻譯-translation ·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一則。

剛剛結束的一個案子,電視劇中的主角是一位與警察聯手辦案的神職人員。不過,從我經手的段落,看到的是他經歷著信仰與現實之間的衝突:不僅是經手的案子中,遇到外表敬虔但遇到事情就只想自保而不顧他人性命的權貴信徒,還有身邊同為神職人員的好友,因苦於自己的性向而深感愧疚與自責,而他自己也面臨到戒律和情感生活之間的衝突。故事將辦案過程與主角身邊人物的故事並陳,到最後這一集的案子解決了,他選擇放下神職,離開原來的環境。 繼續閱讀 “雜感一則。"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再兩則。

這種下標的方式可能會再繼續出現?因為覺得這些想法很零碎,特別放一個大標題變成專文,感覺挺怪的。

  1. Things in your head really counts.(Sometimes)/腦中的想法很重要(有時候)

有一天閒暇之餘在youtube上閒逛,發現了以下的影片。看來是因應先前位於美國佛州奧蘭多環球影城內的哈利波特主題園區開幕,所以特別請到在《哈利波特》系列電影中的明星前來體驗一番。飾演跩哥馬份(Draco Malfoy)的湯姆費頓(Tom Felton),以及飾演奈威隆巴頓(Neville Longbottom)的馬修路易斯(Matthew Lewis)跟著哈利波特系列的美術指導艾倫吉爾摩(Alan Gilmore)一起走訪這個重新打造的「斜角巷」(Diagon Alley)。 繼續閱讀 “雜感再兩則。"

雜感系列篇 - lessons from life

雜感兩則

今天一早又從某種令人無法喘息的夢中醒來。我夢見和一位朋友去吃飯,在一棟商場的美食街樓層逛完了一圈,然後發現原來得要先去下一樓買餐券。我們下了樓去買,回程搭電扶梯往上的時候,卻有好多人逆向從我們的目的地樓層往下推擠我們,我們反倒成了逆流而上的魚。等我好不容易擠上了目的地樓層,朋友不見了,我隨身的包包也不見了。一無所有的我,對著整個樓層的人大喊,問著有沒有剛才在電扶梯上的目擊者,然後我就醒了。 繼續閱讀 “雜感兩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