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巧音 – 哲學家

中秋節前夕稍作休息,一早出門走走。但其中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去 Smith & Hsu 茶館放空一下,假裝自己是不愁吃穿、不必賺錢的貴婦。距離上回造訪又過了些時日,先前所去的那個分店已經收起來,因此到了別家分店去。有一段時間,該分店的周邊也是自己常路過之處,因此今日的造訪,也有一點回顧過往年歲的感覺。這間分店位於一棟老房子內,某一年還曾獲得老屋新生大獎。店內裝潢與其他分店都維持一貫的簡約風格,我還蠻喜歡的。店內的場地不小,除了一樓,還有二樓和三樓的空間,但三樓還有裝修工程在進行。在非假日的鄰近中午時間,店內沒有甚麼人,店內的音樂也不會太吵。我很喜歡這種寧靜,因為有時候去咖啡館,旁邊有一堆人講話的時候,真是吵死人了。不過,換個角度從店家立場來想,一個早上客人這麼少,該如何是好呢? 繼續閱讀

廣告

Debussy, “Rêverie"

前幾天看了田村先生的一部近作,結尾處用上了德布西的曲子〈Rêverie〉。原名在法文中是白日夢之意,有的譯為《夢幻曲》或《幻想曲》。曲子聽起來也十分夢幻迷離,如同任意馳騁的思緒。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要會把這樣一首曲子和一部氣氛沉重的電視劇連在一起,後來想想,田村先生飾演的父親之所以想回到家聽這首曲子,也許一方面是可以緩和同時失去妻子與女兒的悲傷,另一方面或許順著原名daydream的意涵,可以想像著妻女還在身邊。 繼續閱讀

還是會在意

昨晚夢見久違的高中社團同學。夢中的場景並未發生在學校,而是人來人往的街邊。三個和我同一組的同學仍穿著高中制服、留著高中的髮型,帶著她們當年各自負責的樂器,在路邊演奏。我從她們身邊走過,很訝異她們到現在都還在練習。她們三個人都只顧著演奏,沒有注意路人,也沒有發現我。看著她們,夢中的我心裡突然感到慚愧,因為我畢業後都沒有再練習了,不僅沒有地方可以練習,樂器也不是我的,是和學校借的。 繼續閱讀

Sleeping At Last – Saturn

前陣子發現了 Sleeping at Last這個樂團的音樂,他們有一部分的音樂是以行星和海洋的名字當作音樂標題,十分有意思。在行星系列當中的〈Saturn〉影片很特別,把某種類似仙女棒火花和流星雨的效果回放,就變得很神奇,像是在說,萬事萬物最終都要回歸某個根源處。記得學生時代看見滿天星斗的夜空,經常會有一種想哭的衝動。家人曾笑說,或許冥冥之中自己在懷念出生前所在的星辰。人最初的源頭和最終的歸處眾說紛紜,但人實際能夠體驗到的,也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切和自己的肉身。近年會覺得要是能早一點回歸到那最終的歸處該有多好,但那裡會有甚麼等待著我?此刻我連想像中的圖畫也沒有,不過要是能與星辰融為一體,也未嘗不可。 繼續閱讀

Wynonna & The Big Noise – Things that I Lean On

等了一陣子,終於收到了訂購的CD《Wynonna & The Big Noise》。第一次聽到 Wynonna Judd 的歌聲,是在十多年前迪士尼的一部動畫片《星際寶貝》(Lilo & Stitch)當中,那時她為這部以夏威夷為背景、大量使用貓王音樂的動畫片,翻唱了貓王的歌曲〈Burning Love〉。她的聲音渾厚又充滿力道,將貓王的歌曲詮釋得恰如其分,說是女版貓王也不為過。她在80年代與母親組成團體The Judds,是頗有名氣的鄉村樂團,1991年解散後展開了單飛事業。這張去年出版的《Wynonna & The Big Noise》是與她的丈夫 Cactus Moser(影片中的鼓手)及一群樂手的合作,目前他們正在美國各地巡迴演出。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