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 music · 張敬軒 Hins Cheung

晚上的歌單。

Hins Song List明明該回去工作了,但仍然在此駐足。明明這裡沒什麼訪客,但還是想留下一個最近新建的歌單。都不是新歌,但卻是讓意識漂流的良好場所。全部是張敬軒的歌,不是刻意,只是覺得插進其他人的聲音很奇怪。也不放太多歌,這樣六首,晚上睡前聽剛好。不管你喜不喜歡他的歌,聽過或沒聽過,都歡迎你找來聽聽看。

 

 

 

 

廣告
藝術與戲劇 - art and theater · 張敬軒 Hins Cheung

Bringing “Equus” to Hong Kong/ 《Equus馬》勇闖香江

原文連結:http://blogs.wsj.com/scene/2014/05/09/bringing-equus-to-hong-kong/

Bringing “Equus" to Hong Kong

Equus馬》勇闖香江

(Wall Street Journal – Scene Asia)

《華爾街日報─亞洲風情》 繼續閱讀 “Bringing “Equus” to Hong Kong/ 《Equus馬》勇闖香江"

音樂 - music · 張敬軒 Hins Cheung

張敬軒 — 詩郵寄

夏天,真是一個充滿回憶的季節。今天剛聽了Ivana重唱的〈迷失表參道〉,突然也跟著很想念張軒的歌。從檔案裡翻出了《No.11》的歌曲來聽,雖然當時聽的時候覺得這一張算是都還OK的作品,但是今天也許是想念的情緒多了些,每一首歌都變得好好聽。最近張軒有比較多的活動都是在廣州,他的錄音室看起來超級棒,希望下半年還能聽到他的新歌。

在《No.11》當中我很喜歡這首〈詩郵寄〉。我一直都覺得這首歌是〈迷失表參道〉的失散姊妹花。

 

音樂 - music · 張敬軒 Hins Cheung

張敬軒 — 攝氏零度

昨天重新整理一遍部落格上有關張敬軒的文章。在回顧視頻的當中,看到他這些年各種不同的嘗試,樣子變成熟了,歌唱的技巧也成熟了,如今又在舞台劇的世界裡,探索更多的可能性。在那一篇篇的記錄中,我也看到我自己在信仰和生活上的成長歷程,寫作時的行文風格,也反映了當時的我的個性和想法。幾乎每一首留下印象的歌曲,都標記著每一個讓我更加想要認識他的音樂的時刻:〈迷失表參道〉、〈遇見神〉、〈總在我身旁〉、〈Blessing〉、〈笑忘書〉、〈騷靈情歌〉、〈聲音〉,但昨天卻發現我竟然沒有提過〈攝氏零度〉。雖然如今手邊並未留下這張專輯的CD,但是我還是偶爾會聽留在電腦裡面的檔案,一直也都很喜歡這一首歌。歌詞裡寫的是等待著關係重新恢復的心情,是一段很美的描述。雖然也許不再是少女的年紀,但我心裡仍有一塊浪漫的部分,喜歡這種詩意的歌曲。以前的我是不會承認的,但現在的我,想面對自己真實的感覺。

也許很難相信,但昨天聽到這首歌,我想到的是我自己和神、和我的信仰的關係,也需要重新回溫。我並非不再相信有一位神,也不是不知道祂的愛,也不是不相信祂,只是就是有一些不知道是甚麼的消失了。我仍會來到祂面前禱告,有時也還會為我所喜愛的歌手禱告(很天真吧), 或向祂說一些自己的感受。我仍然覺得有這樣的時間很好,只是不曉得那種感覺上的改變,是好還是不好。但我相信祂仍看顧我,也不忘記我。在張敬軒的歌聲中,我期待著氣溫回升的那一天。

音樂 - music · 張敬軒 Hins Cheung

翻唱,一場華麗的冒險:張敬軒《Pink Dahlia》

Hins Cheung自己聽張敬軒的歌也有幾年的時間了。從一開始從倫永亮的專輯裡聽到他和Anthony的合唱,之後是《笑忘書》的〈餘震〉,而《酷愛》之後的這些年,雖然每次聽到他的新歌都滿高興的,但也覺得這幾年下來,作為一個歌手的張敬軒,所面對的公眾期待與壓力是越來越高了。在這幾年,我看見他非常努力,為了找出自己的定位,回應公眾與自己的期待,努力到好像快要抓破頭皮了,然而每回交出來的作品總有各種不一的評價,好像總是有某一些期待沒有被滿足。也許事情本來就會如此,沒有人能夠讓所有的人滿意,只是自己看得不太習慣罷了。不過,我的確覺得他這幾年承受的壓力要比以前多很多,加上他又對自己也很有要求,如果可以的話,真是希望他能讓自己放輕鬆一點,不只是在家種花的時候,而是做音樂的時候……這樣子說,可能也是一種給人壓力的期待?語言有時還真是充滿弔詭。 繼續閱讀 “翻唱,一場華麗的冒險:張敬軒《Pink Dahlia》"

張敬軒 Hins Cheung

張敬軒 — 迷失表參道 (港樂 live)

幾年前曾經在這裡介紹過這首歌了,但最近從港樂live當中聽到的編曲真的很出色。由簡單的吉他開場, 然後讓管絃樂層層堆疊上去,聽起來很有層次。以前第一次聽的時候,一直想起黃耀明,因為歌詞的意境頗有明哥的風格。如今即使換了一個編曲,還是會想到他。但是這首歌並沒有給錯人,因為張敬軒的歌聲也有這種傷感的詩意。我可以感受到歌詞所描寫的那種情境裡的悲涼,但我想一段時間過去就要走出來。以前會覺得迷失二字所指涉的是很浪漫的事,但現在的我並不想永遠迷失,那樣實在太悲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