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罅隙

這首歌好久沒聽了。然而卻是我第一時間非常想念的黃耀明之歌。原來收在專輯裡的版本只有一台鋼琴配著人聲,有一種很純粹的美。這個版本多了一點其他器樂,但現場演唱的感覺很好。

第一次聽到他的歌是高中三年級,就從國語專輯開始,慢慢一路收集,一路聽著。偶有走散之時,但某時某刻,總會再度相聚。在記憶的邊緣想起大一那年,他來台北宣傳,上電台節目時曾經成功 call in ,講了些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的話 。後來,若是他有在台北演出,也大致都有去看,可惜這幾年就比較沒有餘暇和心情。因為有時會覺得感傷,特別是自從三年前之後。。。 繼續閱讀 〔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罅隙

廣告

〔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帶不走

這首歌真的很久沒聽到了,算起來已經是十幾年前的歌了。最近聽到黎瑞恩翻唱這首歌的粵語版本〈身外情〉,雖然不習慣變成了爵士樂的編曲,但還是有一點高興,這首歌又重新有人注意到它。

這兩三年比較少聽黃耀明的歌曲,但是在此之前有…十幾年的時間,也都是有時在耳邊相聚、有時走散,然後就這樣過來的了。有一段時間我也在網上認識過他的其他台灣歌迷,在自己的BBS個人版上發表一些對於專輯的感想。因此,跟他的歌曲相連的,也是一段十分個人的回憶,是一段個人的生命歷程。 繼續閱讀 〔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帶不走

黃耀明 – 絕色(2010)

如果用「挪威的森林」這個詞來代表人心中一塊別人無法觸及或理解的地方,自己對於黃耀明的喜愛便可屬於這片森林當中的一塊。每回聽到他發新歌總還會聽一下,他的歌曲依然是有一種屬於他自己的message在。聽他的歌總有一種掉到洞裡去的感覺,會進入某種特別的狀態,得花一點時間才能回到現實世界。Is this good or bad? 屬於挪威的森林這一塊的人事物,不作任何評價。

黃耀明的這首歌〈絕色〉,一邊聽著,想像中的畫面有櫻花花瓣加羽毛紛紛飄落,但還有其他好像是玫瑰花刺之類的也在掉。絕色看來雖美,但總還是有點令人不安,好像永遠無法完全放心的enjoy,在愛裡總有種不安全感。自己所熟悉的明歌常帶有這樣的意味,這總令我陷入沉思,掉進那音樂的洞裡去。

 

絕色    黃耀明

作曲:盧凱彤
填詞:林夕
編曲:梁基爵
監製:梁基爵.黃耀明

聽見指尖攀過絕嶺 聽見呼吸吹皺浪聲 不吻亦忘形
一吻亦無形 我的風光不靠風景 沉魚落雁若能動聽 醋雨酸風亦如月影 一見又如何
不見又如何 你的春色不染心境 目送不到走遠身影
目送不到一切縮影 但信花灑聲裡聽到你表情

太好聽的戀愛
看不見亦存在 我一世未明何謂綠柳黑髮亦無礙 看不到衣衫遮蓋
放不進面容在眼內 免得你帶著明眸皓齒裝飾
我身外

聽見關心的你開燈 聽見開心的你關燈 我也天生不會用眼睛愛人

太好聽的戀愛
看不見便存在 我一世未明紅男綠女黑與白仍沒障礙 看不到衣衫遮蓋
放不進面容在眼內 免得你剩下明眸皓齒裝飾
我身外

看不到的戀愛
看不到是誰在 你色身根本從來未看一眼 但求沒挂礙 看不到對面露台
放不進紅塵在眼內 免得你有日懷著絕色一刀
插心內

7/4 Legacy Taipei

距離月初去看人山人海的演唱會已有一小段時間,但還是很高興去看了。08年簡單生活節的時候,曾經來過Legacy這個空間看許哲珮跟彭靖惠的表演。規劃為專門的演唱會場地,其實也是不錯。那天整個場地沒有全滿,但應該也有幾百人了。前面雖等待了久了一些,不過等到明哥出,一切的等待也就值得了。上一次看到他已經是05年的事,那次是林奕華的舞台劇,是在新舞臺那裡,這一回的場地小一點比較沒有距離感,不過我還是習慣性站在比較旁邊的地方,可以靠著桌子。當舞台上所有人各就各位的時候,離我最近的是Ellen,她非常專注的彈著吉他!在整場演唱會中雖然是大家輪流表演,但她休息的時候並不太多,真是辛苦她了!


在網上已經有許多參加了這次演唱會的人寫了很多精彩的感想,看來這次演唱會真的成功的帶給所有聽眾一段美好的回憶。在演唱會之中,我想到這些台上的音樂人都是花了很多時間在音樂上面的。他們寫歌出版專輯開演唱會上電台電視宣傳拍MV,他們與我們分享他們的音樂創作,付出他們的時間與我們一起享受這些歌,聽眾們可以因為他們的歌得到一些快樂或安慰。當他們是這樣將生命中某些時光與我們分享的時候,作為聽眾的我們,嚴格說起來真是不能真實的回報他們些什麼。的確,開演唱會簽唱會有人來,專輯受到歡迎,在網路上有許多支持鼓勵的留言,也有熱情的歌迷會在還算合適或不算合適的地方,等待著他們希望能握手或送禮物或一起拍照,然後再偶爾有音樂獎項的肯定,這一切可能就已經可以讓一個音樂工作者感到滿足了。但是在我們因著他們的歌曲而能得到些許療傷或安慰或鼓舞的時候,誰又是可以真正去看顧他們事業困難的時候,靈感缺乏的時候,還有面對其他生活上各種挑戰的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那天在那裡我不停著想到這些,想到我們在台下接受台上表演者的付出,卻不能有所回報。在過去的日子裡,黃耀明與人山人海音樂人的創作,曾經陪伴我度過許多苦樂交織的日子,因此即便其實是完全不認識的人,但是會對於他們是有一份特別的感情。這群音樂人包括演唱會的嘉賓何韻詩他們都是如此才華洋溢,所以更是希望他們能找到並擁有那份可以支持他們生命的力量。祝福明哥何菇與人山人海的音樂人!

今天應該很高興:黃耀明《King of the Road》

king of the road雖然距離專輯問世已經有一段時間,但真的很高興還能聽到黃耀明的新作品。高興,不僅是因為是對他的喜好而樂見他的新近況,也是因為在現今的音樂環境下,任何一個做音樂的人能將做好的音樂發行出來,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聽完了整張的《King of the Road》也很高興。在音樂方面,充滿鄉村民謠風情的〈廣深公路〉突破了原本對他的印象,不過整體上來說是將樂器使用的比重做了調整,用較多的吉他來淡化背景的電音氣氛。歌詞方面也觸及一般流行歌曲較少人去談的主題─「人到中年」。年紀漸長,所以開始會擔心頭髮變少;擔心人生終曲的驟然降臨,所以渴望有救贖、有平安;也渴望在有差距的愛情當中,去縮短彼此的距離;希望長途奔波快快結束好與愛人相聚;希望與愛人一同品嚐各種酸甜苦辣的滋味。這些主題放在看來總是不太顯老的黃耀明身上並不顯得突兀,因為他從未曾宣告他是永遠是某個年紀。相反地,他常從歌曲中透露出他跟著我們一同成長,或者說,我們都一起在經歷眼前的世界:千禧年、SARSrave party、全球連鎖企業、以及《滿城盡帶黃金甲》。這次從〈廣深公路〉到〈107國道〉的旅程,各個停靠站還是各自各精彩。離開了〈廣深公路〉的小小幸福,〈貪生怕死〉的開場有著敬拜詩歌的靜謐,到了副歌再把吉他與percussion堆疊上去而讓編曲有層次;〈平安鐘〉用多人合唱與獨唱交錯,很有劇場音樂的味道。〈同一個世界〉以小號吹奏的旋律貫穿全曲,散發著一種不懷好意的詭異。在全球化的今日,到哪裡都看到相同的商店和旅館招牌,讓人在失戀的時候想放下記憶也沒辦法,這還真是件詭異的事。〈Teardrop〉的出現讓人在回憶中稍事休息:Massive Attacktrip-hopCocteau Twins─那是我的大學時代,是Brit pop各團和trip hop風沸沸揚揚的時候,也是王菲還在唱歌的時候。基爵的編曲從簡單的吉他開始再帶出trip hopdrum beat,但trip hop氛圍始終是低調的留在背景,一如我們模糊的回憶。

〈金粉世家〉是專輯裡最吵、最電氣化,但也最令人有快感的歌。開頭的旋律實在太搶耳,一聽就覺得是何山在明哥的旁邊彈奏著。正因為何山的存在感如此明顯,所以覺得這首歌也適合列在Pixel Toy演唱會的歌單上。Candy唱起明哥的歌曲,總是有另一種味道。華麗與吵嚷的〈金粉世家〉之後,有著minimal風的〈Ear Candy〉緩和了氣氛,領著我們進入何秀萍〈憶苦思甜〉的世界。歌名中有苦有甜,但整首歌聽起來卻是苦多於甜。簡單的吉他伴奏透出一種孤單的氣氛,歌詞從吃說起,側寫一段有差距的愛情,故事裡的主角希望與愛人一同品嚐食物各種滋味,可是,我們卻看不出對方是否一樣的想要這樣努力。聽著聽著讓我想起《長恨歌》裡的王琦瑤與老克臘,那段有差距的戀愛以遺憾結束……但我想,在其他情況下也會有好的結局吧。走出〈憶苦思甜〉引發的沉思,〈20〉比較像是明哥之前的作品。歌詞裡的愛是執著而強烈的,好像執意要在今日成就一些什麼,好做為未來的回憶。

林夕填詞的〈你頭上的光環〉充滿對中年人的讚美,說到我們用歲月青春去交換前途,讓人很有共鳴。〈親愛的瑪嘉烈〉由Ellen作曲,歌詞是要寫給年輕一代,但裡面提到電吉他和短髮,又有At 17做合音,彷彿是明哥要給At 17的祝福。我很喜歡這首歌,雖說歌曲到後面讓我有些感觸,自己好像已有些遠離那個被祝福的位置,但我仍相信每個人是走在不同的階段,不管什麼年紀,都一樣能達到自己的新天新地。唱完了給青年人的祝福,〈107國道〉的歌詞乍看之下令人一頭霧水,但了解到這是由道路的觀點出發之後就能稍微了解一點意思。「107國道會為你驕傲」這一句唱起來有種陳綺貞的味道,大概是咬字的感覺讓人想到了陳綺貞的〈我的驕傲無可救藥〉。本來想寫精簡一點的,結果還是這麼多話。今天真的很高興,我們與明同一個世界。這位公路之王下次會帶我們去哪裡呢?不知道,但我們要撐得到。

 

小小的幸福:黃耀明〈廣深公路〉

在談這首歌之前,先講一講明哥至今唯一的國語專輯《明明不是天使》。因為原來對我而言,黃耀明的新歌,要先回到對他最初的記憶之後才能再次簡單的喜歡上。 耳邊沒有黃耀明的音樂,已經有一年多的時間。早在去年將他的CD全數出清掉之前,就已經快要什麼歌都想不起來。然而人是很奇怪的,當你擁有的時候走到記憶模糊,想說這也許是該將這些收藏與其他比我還要愛他的人分享的時候,但卻在最近這陣子,翻出僅剩的一張《明明不是天使》的卡帶,那些被遺忘的往事,突然想起來一些。
這張專輯第一首抓住我的歌是〈我是一片雲〉,我被那迷離飄渺的編曲和抽象的MV所驚豔。買這張專輯的時候是高三,剛滿18歲。我常常帶walkman上學,而它在walkman裡停留了頗長一段時間。在公車上的時候聽,在走過校園操場的時候聽,像是在為眼前的影象配樂。公車車廂被〈我是一片雲〉環繞之後好像要駛向另一個時空;在陽光之下,平凡的PU操場與那悠閒的〈咖啡杯裡的風光〉相配也多了一分出世的美。
 然而,時間始終是來到了2009年。似曾相識的旋律開啟了那些過去的記憶,但在此刻重溫,過往的情懷的確是不再了。我想,是我已經不再需要在去依賴音樂來想像自己被另一個不同於現實的空間所包圍。不過,我的確又重新喜歡這個乾淨清亮的聲音。當年的歌詞,今日聽來比以前體會更多。不管認不認同裡面的觀點,不管歌詞表面上寫得是怎麼樣,但在歌詞背後,看到的總是一顆想要被愛的心。 還記得去年《King of the Road》剛出不久,試聽〈廣深公路〉的感覺是沒辦法有共鳴。但就在把過去的印象全部忘掉之後,我又喜歡上這樣的簡單,可以品味歌裡那份想要趕快見到愛人的心思。脫去了華麗的詞藻和層層堆疊的編曲,整首歌突顯了明哥清亮的聲音,真好。明哥的音樂路程又繼續往前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跟他走散了,但就這麼巧,又遇上他了。耳邊響起他的歌聲,那也是我們「小小的幸福」。

 

廣深公路   黃耀明

 

 

    梁基爵 @人山人海    周耀輝

    梁基爵 @人山人海

 

 

能望到

最遠那個邊界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個笑容

如面前有你照片中 穿梭公路中

能遇到

最遠那個災劫亦能遇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剎胃痛

命運像大貨車竟天天操縱

路上做一個半個美夢

和你某天開舖

穿過千個荒野還未到

兜過千個方向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要上路

疲倦到 最遠那個家也懷疑就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切國度

會去到 如前面有路

穿過千個鄉鎮還未到

兜過千個交界還未到

親愛的 如時代冷酷

也要去上路 如前面有路

衝過千里千里還未老

只要想見的你還未老

向著你 再遠也去得到

很多稀罕的 將得到

在想的 想得到

在趕的 趕得到

在上路

 

能望到

最遠那個安慰亦能望到

最近這裡總有一對眼紅

如抬頭看看破天空

廣深公路中 撐得到

一些小幸福 可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