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唱低吟.隨興揮灑:胡琳

頭一次聽到她的歌曲,也都是最近這幾年的事情。有一次在網路上看到她翻唱一些四大天王的經典歌,編曲都改得比較有爵士風味,像是這首翻唱自張學友的〈分手總要在雨天〉,感覺上好像變成一首新歌了,也唱出了另一種風情。晚上的時候聽起來也很舒服。

繼續閱讀 淺唱低吟.隨興揮灑:胡琳

廣告

在音樂裡向憂鬱說再見

我決定讓自己快樂起來/不管窗外有沒有太陽

––葉樹茵,〈決定〉

先前在重溫葉樹茵的歌曲時,也找到這一首叫做〈決定〉的歌,最早是收錄在《非常屬於我》這張專輯。歌詞很簡單,表達了一種決心,歌詞裡的人決定無論如何要擺脫自己的壞心情。以前對於這首歌沒有太深的感覺,但是多年後重溫,感觸多了很多。走出壞心情的方法以及決心,每個人偶爾都會需要。不過靠著自己的決心是否真的就能辦到?好像要看情況。但是跟著她一起唱,感覺的確比較開心。最近有一位歌手,就是原名張懸的安溥,在受訪時也清唱了一小段這首歌。我相信她一定也很喜歡(我發現她下個月在小巨蛋要開演唱會,這是她屆時會唱的曲目之一)。 繼續閱讀 在音樂裡向憂鬱說再見

質樸之聲:葉樹茵

葉樹茵是我在高中時很喜歡的一位歌手。雖然她一開始發表的是台語歌,不過等我開始注意到她的時候,她已經開始出版國語專輯,不過當中也都有收錄台語歌曲。不同於一般上顯得較為悲情的某一類台語歌曲,葉樹茵她唱過的台語歌都有一種質樸的清新,十分打動人心。像是這首由許常德老師作詞的〈相簿〉,歌詞之中把記憶當成一本相簿,而對於喜歡的人各種印象就成了相片。雖然這首歌並不太有名,但是歌詞讓我印象非常深刻。

繼續閱讀 質樸之聲:葉樹茵

〔時光收音機〕藍奕邦 — 自知之明

說到這位香港的創作歌手及詞曲創作人,不能不先提一下吳彥祖。話說十多年前的某一天,為了近距離瞻仰男神的風采,我便買了舞台劇《快樂王子》的票,踏進幾百年才去一次的國家劇院。當天的演出當然十分精彩,距離男神只有五排的距離,已經令人心滿意足。不過那天最大的意外,卻是開場之前,台上有一位白衣男子在彈琴唱歌。我看了一下節目單,發現了「藍奕邦」這個名字。那時雖然不知道他是誰,可是他唱的歌曲卻非常吸引我。回家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查詢」…… 繼續閱讀 〔時光收音機〕藍奕邦 — 自知之明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王菀之

今天這一篇,來談一位在記憶之中也佔了不少份量的歌手。雖然我應該不算她的歌迷,因為她的專輯我並沒有每一張都在聽,也沒有非常積極地在關注著。但因為最近聽到她的新歌,想起一些以前對於她的歌曲的記憶,然後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記憶之中也都累積了不少關於她的音樂的回憶。

從現在往回推算,第一次聽到她的歌都已經過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其實這也很正常,因為她出道已經超過十年。直到今天,在她第一張專輯當中的這首歌曲,還是依然能夠感動我。 繼續閱讀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王菀之

過去的意義

剛剛結束的周末,慕名參加了一場規模十分盛大的演唱會。從買票之後等了幾個月,生活中又有各種狀況令人擔心到底是否能成行,最後幸好是可以參加,但實際去到了現場,除了選錯位置使人得轉頭和轉身45度角才能面對舞台(所以我有一些時間都沒有轉頭)感覺很不舒服之外,內心的感受也有些複雜。提早離場也有個人生活作息的考量,但說起來我已經聽了三分之二,而且還看到了從沒看過的手機星海,我想這樣也應該值回票價了。 繼續閱讀 過去的意義

突然來到的秋天,和秋天的歌

上週末下了兩天的雨,等到天氣再度放晴的時候,白天的溫度卻突然下降了一些,即使有陽光照耀,卻也不再像先前那樣的炎熱。既然「處暑」的節氣也過了,似乎秋天也這樣突然來到了。 繼續閱讀 突然來到的秋天,和秋天的歌

黃昏時分

之前容祖兒發了一首單曲,叫做〈黃昏點唱機〉。雖然我覺得這首歌很好聽是沒錯,不過和我心中的黃昏印象稍微有點差距。也許我不覺得黃昏時分有這麼時尚,像是在走時裝伸展台那樣的感覺。

說到黃昏,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曾經在他的小說《長日將盡》(The Remains of the Day)裡,透過一位不知名的路人,寫過一段關於黃昏的話:

The evening’s the best part of the day.  You’ve done your day’s work.  You can put your feet up and enjoy it.  That’s how I look at it.  Ask anybody, they’ll all tell you.  The evening’s the best part the day.

繼續閱讀 黃昏時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