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破曉之前

black-and-white-contemporary-dark-916543
來源:Pixels

前幾天的夢中,我在一棟大樓的樓梯上下穿梭,但目光總好像看著當中的某一個房間。我心裡意識到那是某人所使用的地方,但夢中的我只是意識到而已,並沒有想要走過去,也沒有很想要碰見那個人。不過走著走著,我卻總是聽見旁人提及一些關於他的消息。旁人的一言一語,像風一樣在身邊流竄,而我只是一直在往前走。

後來他出現了,看到我就十分開心地拿了吃的東西出來,分了一點給我。我靜靜收下了,心裡訝異他會這樣熱絡地招呼一個人。同時我也有點納悶,為何他會這麼開心?我也並非他生活圈裡親近的人啊。

夢境到這裡就停止了。醒來之後,在迷糊之際的第一個感受有些悵然,好像很多年前那一份無法解釋的感覺,似乎仍然清晰地存在於某個地方。就算我選擇不予理會、不作回應,而它卻是透過夢境讓我感覺到,它還是在那裡。 繼續閱讀 在破曉之前

廣告

Debussy, “Rêverie"

前幾天看了田村先生的一部近作,結尾處用上了德布西的曲子〈Rêverie〉。原名在法文中是白日夢之意,有的譯為《夢幻曲》或《幻想曲》。曲子聽起來也十分夢幻迷離,如同任意馳騁的思緒。一開始不知道為什麼要會把這樣一首曲子和一部氣氛沉重的電視劇連在一起,後來想想,田村先生飾演的父親之所以想回到家聽這首曲子,也許一方面是可以緩和同時失去妻子與女兒的悲傷,另一方面或許順著原名daydream的意涵,可以想像著妻女還在身邊。 繼續閱讀 Debussy, “Rêverie"

還是會在意

昨晚夢見久違的高中社團同學。夢中的場景並未發生在學校,而是人來人往的街邊。三個和我同一組的同學仍穿著高中制服、留著高中的髮型,帶著她們當年各自負責的樂器,在路邊演奏。我從她們身邊走過,很訝異她們到現在都還在練習。她們三個人都只顧著演奏,沒有注意路人,也沒有發現我。看著她們,夢中的我心裡突然感到慚愧,因為我畢業後都沒有再練習了,不僅沒有地方可以練習,樂器也不是我的,是和學校借的。 繼續閱讀 還是會在意

塵封的記憶與情懷

sea-water-ocean-dark
圖片來源:PEXELS

最近有一天晚上,夢見自己回到以前念的大學。大學時代的同學也都來了,而我們每個人都在做同一件事,就是清理置物櫃,把我們以前大學時留在學校置物櫃裡的東西,全部清理乾淨。夢中的我覺得有些不可置信,懷疑怎麼可能我們以前的東西都還留在學校裡,但也加入了大家的行列。後來,自己以前在大學時喜歡的同學也出現了,我們聊得很開心,心裡也覺得暖暖的,然後就這樣醒過來了。 繼續閱讀 塵封的記憶與情懷

小學同學(2)

繼日前夢見一位小學同學之後,近日又夢見另一位小學同學。很訝異居然會夢見她,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真的很久很久沒有見面,最後一次是在公車上,那時候我還是高中生。不過,夢中的情境很像是教會小組聚會的場景,但是都沒有過去聚會時熟悉的面孔,卻出現了我的那位小學同學。我和小學同學一起聚會,到了最後,她問我要不要再回來,我心裡有些為難,但最後還是跟她說「還是不要吧」。同學有些皺著眉頭,但臉上還是掛著微笑,跟我道別。醒來之後,我對於把教會聚會和小學同學混合在一起的這段夢,心裡感到嘖嘖稱奇。到底潛意識想的是甚麼? 繼續閱讀 小學同學(2)

早上剛剛醒來的時候

大概由於日出時間變早的關係,從四月開始,自己的生活作息似乎也提早進入夏季模式,醒過來的時間變得比較早。然而每天早上剛剛醒過來的時候,那個當下的感受,經常會跟隨著夢境而有所不同。有時候,就算夢的內容就算已經無法完全記得,但是會記得那些情境遺留下來的感受。而有的時候則是可能因為工作的關係,才一醒來,滿腦子已經在想今天的工作進度應該如何安排了。 繼續閱讀 早上剛剛醒來的時候

在夢中說廣東話

近日有一天,在夢中的我說著廣東話。感覺上是辦公室之類的場景,有個人跟我說廣東話,我也流利地應答著。醒來之後覺得有些好笑,因為我除了聽歌以外,其實也不太會說。曾上過制式的廣東話課程,但後來覺得很無聊而沒上完。 繼續閱讀 在夢中說廣東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