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曾經

曾幾何時,我有一個櫃子堆疊了很多音樂CD和電影或日劇DVD,但是在近十年的光陰裡,它們都逐步地離開了我的房間。經過去年一整年,找回一些舊朋友、結識一些新朋友,重新整理之後,如今只剩少少一疊CD在架上。

繼續閱讀 “曾經"
廣告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雜記一篇/別了秋天

前幾天,有個早上夢見在小資女時代喜歡過的對象。我曾經在這裡寫過那段日子,在現實生活裡,我們的談話總是會很快被他打斷,可是那天的夢中,他卻興高采烈地一直跟我說著很多事情,把我當成了傾吐的對象。

不過,夢中的我好像也頗為清醒,就是靜靜地一直聽著他說,心中懷抱著一份冷眼旁觀的漠然。後來他說,不如下次你約那個某人,我們大家一起再聊一聊吧。我有些尷尬地回答說我跟對方不熟。然後他卻說,還是你想跟我、還有我太太一起再聊聊?我聽了很訝異,只有淡淡地說,不如你先回去問一問,假如她願意的話再說吧。

繼續閱讀 “雜記一篇/別了秋天"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夢見老同學及其他

今天的夢境中,出現了一位久違的高中同學。夢境的內容已經記不清楚,只記得當中有這位同學的影像出現,不過醒來之後也喚起了一些舊日的回憶。

對方以前可說是班上公認最有才氣的同學,很早就顯露她在文學方面的造詣。我記得有一次班導師請她開個書單給我們,結果她開的清單當中,羅列了不少現代中文作家的作品。當時的我對於充滿古文的高中國文科興趣缺缺,對於現代中文作家更是一點研究也沒有,看到同學的清單心裡好生驚嘆,真的只能暗自欽佩。 繼續閱讀 “夢見老同學及其他"

音樂 - music ·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夢中的新世界

最近有一天在夢中變成了身手靈活的人。雙腳邁出的步伐十分輕盈,可以靠著踩地的反彈力量輕輕往空中飛起,甚至還可以在空中翻觔斗。夢中的我對於擁有這樣的能力感到雀躍,然而同時間遠方傳來了音樂聲,仔細一聽發現那是德弗札克(Dvorak)《新世界交響曲》(Symphony No. 9 in E minor, Op. 95, “From the New World")的第一樂章。在空中任意漫步和翻轉的同時,自己也隨著音樂聲假裝自己是樂團指揮……

其實前一段時間曾經買了《新世界交響曲》的總譜來看,不過自己沒事隨便看這種東西還是有難度的,比較容易一邊聽音樂一邊讀譜的還是以前有演奏過的部分,可以了解從管弦樂版變成管樂版的時候,各旋律負責樂器的變化是如何。邊聽音樂邊想到那個指揮夢覺得好好笑。如果有平行宇宙,或許樂團指揮會是個不錯的生涯發展可能性……至於要飄浮在空中指揮,那應該就是在夢或其他的世界才有辦法了。

閱讀隨筆 - book ·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惡夢、美夢、白日夢,還有放棄

cup-drink-mug-285889
圖片來源:pexels

 

最近做了兩個會讓人心情不太好的夢。一個讓人覺得有些悲傷:就是在夢中,父親向我潑了一杯水,就像演電視劇那樣的。另一個夢境則讓人頭皮發麻:像是被一堆外星訪客包圍,他們長長的觸手不停地伸向我的大腦,像是某種科幻電影的劇情。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些夢境,也許背後有著某些恐懼與擔憂吧!從那個潑水的夢醒來的時候,特別讓人心裡感到低落,會想到自己心裡面對家人,其實還是懷有一份歉疚的,只是平常沒有一直去想。至於「天外飛仙」(這個古意盎然的用詞滿妙的)帶來的驚嚇畫面,則是讓我覺得,要顧好我頂上這顆頭腦,看來它很重要…… 繼續閱讀 “惡夢、美夢、白日夢,還有放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