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會在意

昨晚夢見久違的高中社團同學。夢中的場景並未發生在學校,而是人來人往的街邊。三個和我同一組的同學仍穿著高中制服、留著高中的髮型,帶著她們當年各自負責的樂器,在路邊演奏。我從她們身邊走過,很訝異她們到現在都還在練習。她們三個人都只顧著演奏,沒有注意路人,也沒有發現我。看著她們,夢中的我心裡突然感到慚愧,因為我畢業後都沒有再練習了,不僅沒有地方可以練習,樂器也不是我的,是和學校借的。 繼續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