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整理郵票

今天開始了整理舊郵票的工程。好幾年前,某位老友手邊有一批舊郵票要轉送,當時想說讓有集郵習慣的父親有事做又多點收藏,所以就向老友要來了。結果因為其中有一部分的郵票都還黏在信封上,需要時間處理,父親說他不想花時間弄這些,所以就一直擱到現在。

繼續閱讀 “整理郵票"
廣告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清理日記0423

自從數年前開始整理自己房間的雜物以來,雖然已經漸漸習慣這種將物品放手的動作,可是隔了一段時間,似乎還是會默默地又累積了一些,也許應該放手的東西。

前幾天,我送走一件應該已經超過了十年的毛衣。即使一開始不是我買的,樣式也不算太過喜歡,但在這十年來總是有在使用的。不過,慢慢地,衣物纖維漸漸變得稀薄,顏色逐漸變得陳舊,而且洗久了纖維有些變硬,使得我漸漸地在這些年來越來越少穿了。我想了很久,這幾天才真的決定放手。但直到鬆手的那一刻都還是有些不捨的,可能真的是因為累積了很多年的光陰吧! 繼續閱讀 “清理日記0423″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無法永恆的婚紗(照)/婚禮/婚姻

外婆過世已經過了好幾年,但記得應該是前年吧,母親和阿姨、姨丈才將外婆家的所有東西清空,把這個空間出租。在清理外婆遺物的期間,母親說到外婆連阿姨的結婚照都留著,但在阿姨家,她好像已經不知道把那20多年前的結婚照放到哪裡去了。母親沿襲著前一代人惜物的習慣,對於那陣子我在自己房間裡雷厲風行斷捨離的行徑頗不以為然,但自從她幫外婆整理過遺物後,她稍微有理解到很多東西都是不必要的,可以不需要費大把心思收集或收藏。 繼續閱讀 “無法永恆的婚紗(照)/婚禮/婚姻"

閱讀隨筆 - book

「斷捨離」收納:人與物的一期一會

過年後回來上班不過一個禮拜,但因著星期六也上班,感覺上變成特別漫長的一週。房間在經歷大掃除之後,目前並沒有太多新東西加入,只是原有的東西還要調整收納的位置,也要讓自己的頭腦習慣這些新的位置和收東西的方式。

如果各位對於收納或是家事/生活方面的書籍有涉獵的話,應該會看到近年書店裡有不少日文翻譯書提到減法式的收納。這種收納方式的首要工作是決定自己要留下哪些東西。將自己所擁有的物品全部拿出來一一檢視,思考現在自己是否仍需要這些物品,然後再決定其去留。至於如何界定自己的需要,不同作者也有不同觀點。例如《斷捨離》的作者山下英子小姐是以「現在是否還用得到」來考量,而另一位《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的作者近藤麻理惠小姐是以「這是不是讓自己最心動的」來考量。然而,不管以何種方式決定物品的去留,這些對於房間整理的討論,都得到許多讀者的正面的回應,很多人的生活似乎因此有了極大的改變。這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但在我一邊閱讀,也一邊整理房間的過程中,我逐漸理解為什麼整理房間也可以影響自己生活的其他層面。物品是無生命的,但是在我們有意或無意留下它的時候,這件物品就承載我們對它的決定,而在這決定的背後,就反映出我們的思考邏輯:丟不掉過去留下的某些東西,反映出我們無法忘記自己過去的某些部份;別人送的東西太精緻捨不得用,寧可用比較平凡的東西,也反映出我們對自己的評價,覺得自己配不上那麼好的東西。透過整理,我們面對自己的每個決定,從而看見自己思考中的盲點,進而做出改變。思維改變了,行動上也會有改變,因此,透過整理房間,人生跟著改變,的確是可能的。不過,整理房間的另一個重點是「持續」:持續檢視當下的自己,持續注意自己此刻的需要和喜好。然而,學習關注自身,並非鼓勵自戀,而是把自己整理好之後,才知道怎麼與他人互動。

透過最近這一個月的大掃除,我對「物」的看法的確有些改變。因為丟掉很多,所以對於買與不買考慮更多,也思考自己何以覺得需要。有些以前很喜歡買的東西,像是CD,也在不知不覺間,覺得不是那麼需要了。面對自己留下來的東西,則讓我去思考自己與它們的關係、它們對我的意義。在決定物品的去留之中,我發現人與物的相遇,也有如是某種「一期一會」。因為我們的需要和喜好會隨時間改變,因此大多數的物品對於我們的重要性,也只會存在一段時間而已。因此,時間到了讓它走,其實也很合理。這樣做,也讓我們所擁有的物品,與我們的生命一同處在流動的狀態。

說起來,其實我還沒能做到完全的斷捨離。以書和CD來說,我還是有一些目前暫時不知如何處理的部分:的確不常用,或是感受不算強烈,但讓它們走,感覺好像它們也不會去到更好的地方。而在決定留下它們之後,對它們也多了一份責任感。每當我看到它們,就覺得要多讓它們發揮一點,也會去想之前為什麼會買下它們。所以,在這個新年度,我也會花一些時間重新溫習這些書和CD,或者可在其中,有一些新的體會。我期待與它們再次相遇時的那份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