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後來.頭髮白了

 

brown field
圖片來源:Pixels

日前看到那部舊日的電影《Mr. Holland’s Opus》,劇中那位將一生奉獻給教學的 Mr. Holland,以及飾演這個角色的演員李察德瑞福斯(Richard Dreyfuss),倒是讓我想起高中時默默喜歡的那位補習班數學老師。對於這個少女心浮濫爆發式的無邏輯聯想,心中理性的部分的確覺得納悶,因為要是實際拿照片來比並不像。不過,Mr. Holland 在教學上的認真態度,還有給予學生的輔導,的確會讓我想到過去受教於那位老師的時光,在相處之中所得到的感覺。

就數學這個科目來說,我的確很高興能夠遇到這位老師,幫我挽救了成績單上的數字,也讓我在那段期間,對於這個學科有一種正面的回應,自發地對於這個學科有一種想要探究的興趣。當時在他的課堂上,我會感受到一種單純,只要掌握了解題的原則,就能知道該怎麼處理,解題成功的時候,就會有一種成就感。所以,在高中的時候,除了社團練習、課餘時間聽音樂和看書之外,在研讀課業的時間中,有一部份的時光,是額外地撥給了解題這件事。在整個過程中所感受到的,就是那些原理背後所構成某個單純的世界,每解出一個題目,好像就能再次從中瞥見那個世界一樣,成就感與滿足感也油然而生。然後也會有一種平靜。 繼續閱讀 “後來.頭髮白了"

廣告
走過的日子 - the days

三十好幾。(2013)

最近一個月以來,我在閱讀與收納有關的書籍之餘,除了整理和清理了不少物品,我慢慢地也領悟到,自己走過的生命歷程,也需要好好整理一下,需要跟過去生命中感到覺得遺憾的事、受傷的事、困惑的事等等一一道別。因為每天的空閒時間不算太多,所以就跟整理屋子一樣,一天也只能整理自己過去的人生一點點。但是幾天下來,覺得自己在心情上安穩了許多。就算未來仍然是未知的,但感覺自己生活的動力,正在一點一點地增加當中。

下個月就又到了我出生的月份了。直到最近,我才感覺到一直以來我該學習的一項功課,就是去接受自己已經「三十好幾」的這件事情。在二十幾歲的時候,大概因為那時的電視劇常常在演一些「女人30如何如何」之類的劇情,在自己尚未摸索出方向的時候,我也多少受到影響而惶惶不安。但是,這種不安的情緒又不見得讓人因此有什麼大動作去改變什麼。等到過了三十之後,發現其實也沒什麼,反而覺得在這段期間,你多知道了關於「什麼是你不想要的」、「什麼是你不再在意的」這類的事情,所以反而變得比較容易專注你想投入的事情中,其實還滿不錯的。不過我也會覺得,整個社會和職場環境對於三十之後的人有一種隱形的要求,所以某些時候當那張隱形的檢核表突然浮現檯面的時候,假如尚未了解自己的立場和方向,就會被那張檢核表搞得鬱鬱寡歡,烏雲罩頂,就算眼下只是走到人生的中場休息時段,感覺上卻好像明天就是蒙主恩召的日子一樣。 繼續閱讀 “三十好幾。(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