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唱低吟.隨興揮灑:胡琳

頭一次聽到她的歌曲,也都是最近這幾年的事情。有一次在網路上看到她翻唱一些四大天王的經典歌,編曲都改得比較有爵士風味,像是這首翻唱自張學友的〈分手總要在雨天〉,感覺上好像變成一首新歌了,也唱出了另一種風情。晚上的時候聽起來也很舒服。

繼續閱讀 淺唱低吟.隨興揮灑:胡琳

廣告

在音樂裡向憂鬱說再見

我決定讓自己快樂起來/不管窗外有沒有太陽

––葉樹茵,〈決定〉

先前在重溫葉樹茵的歌曲時,也找到這一首叫做〈決定〉的歌,最早是收錄在《非常屬於我》這張專輯。歌詞很簡單,表達了一種決心,歌詞裡的人決定無論如何要擺脫自己的壞心情。以前對於這首歌沒有太深的感覺,但是多年後重溫,感觸多了很多。走出壞心情的方法以及決心,每個人偶爾都會需要。不過靠著自己的決心是否真的就能辦到?好像要看情況。但是跟著她一起唱,感覺的確比較開心。最近有一位歌手,就是原名張懸的安溥,在受訪時也清唱了一小段這首歌。我相信她一定也很喜歡(我發現她下個月在小巨蛋要開演唱會,這是她屆時會唱的曲目之一)。 繼續閱讀 在音樂裡向憂鬱說再見

〔時光收音機〕藍奕邦 — 自知之明

說到這位香港的創作歌手及詞曲創作人,不能不先提一下吳彥祖。話說十多年前的某一天,為了近距離瞻仰男神的風采,我便買了舞台劇《快樂王子》的票,踏進幾百年才去一次的國家劇院。當天的演出當然十分精彩,距離男神只有五排的距離,已經令人心滿意足。不過那天最大的意外,卻是開場之前,台上有一位白衣男子在彈琴唱歌。我看了一下節目單,發現了「藍奕邦」這個名字。那時雖然不知道他是誰,可是他唱的歌曲卻非常吸引我。回家之後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查詢」…… 繼續閱讀 〔時光收音機〕藍奕邦 — 自知之明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王菀之

今天這一篇,來談一位在記憶之中也佔了不少份量的歌手。雖然我應該不算她的歌迷,因為她的專輯我並沒有每一張都在聽,也沒有非常積極地在關注著。但因為最近聽到她的新歌,想起一些以前對於她的歌曲的記憶,然後才發現,原來不知不覺,記憶之中也都累積了不少關於她的音樂的回憶。

從現在往回推算,第一次聽到她的歌都已經過了十年以上的時間。其實這也很正常,因為她出道已經超過十年。直到今天,在她第一張專輯當中的這首歌曲,還是依然能夠感動我。 繼續閱讀 那個自彈自唱的女孩、藝術家、還有小王子:王菀之

鋼琴與管弦樂之歌

先前在這裡提過,小時候的夢想之一是當DJ。在錄音帶還盛行的時候,我也曾經用空白錄音帶錄製自己喜愛的合輯,自己排出歌曲的順序,而且還必須控制在錄音帶的長度以內。以前很喜歡這種「DIY」,每錄完一捲錄音帶都會很有成就感。 繼續閱讀 鋼琴與管弦樂之歌

〔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罅隙

這首歌好久沒聽了。然而卻是我第一時間非常想念的黃耀明之歌。原來收在專輯裡的版本只有一台鋼琴配著人聲,有一種很純粹的美。這個版本多了一點其他器樂,但現場演唱的感覺很好。

第一次聽到他的歌是高中三年級,就從國語專輯開始,慢慢一路收集,一路聽著。偶有走散之時,但某時某刻,總會再度相聚。在記憶的邊緣想起大一那年,他來台北宣傳,上電台節目時曾經成功 call in ,講了些不知道自己在講甚麼的話 。後來,若是他有在台北演出,也大致都有去看,可惜這幾年就比較沒有餘暇和心情。因為有時會覺得感傷,特別是自從三年前之後。。。 繼續閱讀 〔時光收音機〕黃耀明 — 罅隙

這天,我又回到那棟房子:倫永亮

多年前當我還在經營BBS版的時候,曾經有一陣子嘗試著以自己喜歡的歌手為題,以側面的方式來寫作自己對於他們的印象。當時寫了幾篇,後來有一篇雖然很希望能寫出來,但是怎樣也想不出來該怎麼按照我原來計劃的方式寫,所以整個系列的文章就因此停擺了。

也許因為近日曾處理一篇以香港為專題的英語報導節目,我的耳朵又開始懷念有粵語歌圍繞的時候,就把先前收集的歌曲找了一些出來聽。聽著聽著,覺得每一首歌、每一張專輯,或多或少收集了一點跟自己有關的回憶,在歌曲播放的同時,也重溫了某一段時期的自己。

昨天早上醒來之前夢見高中社團的同學。這次大夥又要去練習了,各組人拎著樂器,神色匆匆地往前走。我則像個旁觀者,並沒有跟著一同往前。其中有幾位同學的臉孔特別清晰,但是大家並沒有眼神交流或是交談。醒來後並沒有時間多想,因為心裡已經在擔心手頭上的案子。提早起床忙了一會又回頭繼續睡,再次醒來、吃過早餐,還是覺得有點累的時候,一時之間突然很想聽聽他的歌,或者說,想聽聽他的聲音。 繼續閱讀 這天,我又回到那棟房子:倫永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