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進十一月。

揮別了奇裝異服的萬聖節,把書桌上的月曆翻到十一月的頁面,頓時感覺到今年真的已經快要結束。在進入到十一月之前的這段日子不太安穩,工作上、生活中都有一些小幅的變動,還有住家附近沒完沒了的裝修工程,好像生活就是不停地有意外(但是並不想要)的驚喜出現。去年生日過後收到生命送來的意外驚喜,到現在對於那種失落感還餘悸猶存,也許是這樣才讓我很擔心,不知道今年會不會收到生命送來更意外的意外驚喜。 繼續閱讀 踏進十一月。

廣告

只有人際關係是不可取代

在媒體上,好像每隔一陣子就會出現「XX年後即將消失的工作」這種報導和討論。忘了是在哪一篇報導上面提到翻譯這項目,在Google翻譯不停改善的情況下,即使翻譯的需求還是會存在,翻譯的前景似乎真的不令人看好。 繼續閱讀 只有人際關係是不可取代

反差

昨天匆匆忙忙趕完一個案子,雖然應該感謝案子本身內容不難,所以即使時間稍微有點壓力,但整個過程還算輕鬆。可是,好不容易依照先前約定的時間交稿之後,心裡卻也沒有甚麼特別的充實或滿足感,而是有一種空空的感覺。記得以前還在公司上班,到了週五下班時也常有這種感覺,明明是很順利地完成一些事,可以休息了,但是卻不覺得有甚麼可高興的。 繼續閱讀 反差

又一年。

時序進入七月,一年轉眼又過了一半。每逢六七月之交這個時候,除了想起多年前求學時代的學位考試、第一份工作,也還有最近一次的工作轉換。想起這些人生中的轉捩點,總是會讓人有很多感觸。不過,雖然每天花了很多時間與文字為伍,也長時間使用文字,面對自己的事情,很多時候我都發現自己其實根本就是最詞窮的人,無法形容出自己的感受。 繼續閱讀 又一年。

雜感一則。

剛剛結束的一個案子,電視劇中的主角是一位與警察聯手辦案的神職人員。不過,從我經手的段落,看到的是他經歷著信仰與現實之間的衝突:不僅是經手的案子中,遇到外表敬虔但遇到事情就只想自保而不顧他人性命的權貴信徒,還有身邊同為神職人員的好友,因苦於自己的性向而深感愧疚與自責,而他自己也面臨到戒律和情感生活之間的衝突。故事將辦案過程與主角身邊人物的故事並陳,到最後這一集的案子解決了,他選擇放下神職,離開原來的環境。 繼續閱讀 雜感一則。

重拾(2)

先前做了一點電影預告片的翻譯練習之後,最近突然有機會在工作上重新接觸到戲劇類節目。不知是否因為宇宙聽到我的呼喚?不過這回感覺特別難。除了內容本身的問題以外,加上近期因制度改變而開始較頻繁地收到回饋意見,也更令人不敢大意,如此壓力又變得更大。交稿之後感覺比較輕鬆,但也會擔心下一封回饋意見回來的時候,不知道那稿件會被改得怎樣。他們會接受我的想法嗎?不是自己做的東西,每一個人看都會有不同的想法。 繼續閱讀 重拾(2)

當林中的一棵樹悄悄倒下

fallen-tree

先前曾經有想過字幕的存活期間這件事,結果透過某個案子最近很明顯地感受到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經手過的某部影片,播映權已經從A台轉移到了B台。雖然只是看到一兩秒的預告,都能感受到上面的文字和我以前做過的截然不同。當下,我的心中就突然有一種「某一棵樹在遠方的樹林中默默倒下」的感覺。那棵樹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出生、成長、直到倒下了,也沒有人知道。我覺得字幕很像這樣的一棵樹。但是以上提到的還是有可能重播個幾次的長時間影片,假如是帶狀的各類系列節目中的某一集,有的頻道可能是在某一週密集重播個幾次,然後就不知道哪一年才會重見天日,也可能是播個一次兩次就不會再播了,我就會連那棵樹甚麼時候突然倒了都不知道。 繼續閱讀 當林中的一棵樹悄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