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中的薰衣草

pexels-photo-lavender

前一篇文章對我來說是個意外。突然之間我把一個訴諸感性與感官的事物探討得那麼理性,再也容不下任何跟感覺有關的討論,想起來都覺得很意外,好像工作上的那一面會把我的其他面向掩蓋掉,甚至可說是接近否定。那麼,要是哪天我不再以現在的工作為工作,那我這個人會剩下甚麼,變成甚麼樣子?

前幾週與家人到台北的迪化街走走,商行裡販賣著各式乾貨、花草茶及糖果,不過看來看去,沒有找到我要的一種茶湯泡出來是藍色的薰衣草。記得在超過十年前,曾經在某間手搖飲料店喝到一款薰衣草奶茶,老闆是用這種薰衣草泡出來的藍色茶湯再加上牛奶,看起來有點像某種淡藍色的乳膠漆。雖然顏色看來有些奇特,但因為我喜歡調和起來的味道,所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繼續閱讀

廣告